门马_第0085章 一些往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只有我一个人,来看看山青哥。”
丁闯又解释一声。
眼前几人眼中戒备消失,而旁边拿着武器的彪子也放下武器,诧异道:“你怎么来了?”
上上下下打量,又震惊道:“从村里来的?”
“恩!”
丁闯又回应,见他们眼神中不再戒备,这才缓缓上前,虽说还很黑,但也能看清轮廓,赵山青躺在病床上,脸上苍白,带着氧气罩,旁边机器发出滴滴的声音,不过被用黑布盖住,看不见亮光。
按照后来的说法,这里应该叫做重症监护室。
只是现在太简陋。
看了十几秒,很难想象,前几天市里赫赫有名的大混混山青哥,几天过去竟然变成这幅模样,不再多看,缓步走出病房,彪子也跟出来。
“你是唯一一个来看山青的人!”彪子缓缓开口。
丁闯心里又凉了半截,赵山青这伙人的主要成员不多,但也有几十人,平日里交好的老板、朋友,不计其数,竟然没有人来看他,岂不是说赵山青在面对袁爷人心上就倒了一半?
也太恐怖了点。
“情况怎么样?”丁闯问道。
“不好,身上被砍了三十二刀,今天下午抢救输了将近九千毫升血,现在依然随时有生命危险。”彪子叹息一声,又看向丁闯道:“你让我很意外,无论是出于何种原因,能在今天来看山青哥,都很意外,这份情我记下了。”
人体内血液四千毫升左右,九千毫升,岂不是换了两身血?
能活下来是个奇迹……
丁闯能明白他什么意思,其实也懂,在他们这伙人眼里,自己就是个唯利是图,不临阵不抱佛脚的小人,可现在说这些没有意义,也不想解释。
又问道:“袁爷那边怎么说?”
“不死不休!”
彪子说出四个字,后背靠在墙上,苦笑道:“现在已经放出话,如果山青死了就算了,如果不死,等他伤好了再杀一遍。”
丁闯:“……”
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从这四个字的字面意思,就能理解出来,除非有一方永远闭眼,要不然这件事绝对不算完。
“把你坑了,呵呵。”彪子笑了笑,毫无顾忌的点了支烟,也给丁闯一支,吸了口烟道:“其实我们和虎哥,就是夜场看场子那位本来就不和,那天你找我们,山青的意思是在袁野出来之前,给他个下马威,谁成想虎哥太怂,连个屁都不敢放,要是那天他多说一个字,山青现在的样子,就是他当时的样子。”
“如果不出意外,山青这次躺下,市里没人敢用你的啤酒,阎王好哄小鬼难缠,他们都受了山青的气,自然要发泄到你身上。”
丁闯也把烟点上,事实上,之所以来也没太指望赵山青醒过来横扫千军,啤酒瞬间畅销,不大现实。
还是那句话,做人需要些道义,合作一场,理应来看。
问道:“你们呢?有什么打算?”
彪子没隐瞒:“等山青度过危险期,我们就去干他丫的,他也说了要在弄我们一遍,何必等他来,直接崩了他,大家同归于尽,他是大混混,可我们也不是吓大的,干就完了!”
丁闯想说能不能谈和,又觉得问出这句话很傻,都已经这样怎么和?
劝道:“能不冲动就不冲动,终归有解决办法,同归于尽没必要。”
“呵呵。”
彪子笑了笑:“小家伙,这种时候还是离我们远点吧,被人看到不好,免得你也被打成同伙,赵刚都被藏起来不能出门,你也要小心。”
在他们眼里,丁闯一直都是小孩。
丁闯也笑了笑,沉吟片刻问道:“我能知道因为什么?”
彪子耸了耸肩,随口道:“没什么不能说的,男人之间,就女人那点事,山青刚出道的时候还是小混混,就跟现在的赵刚差不多,在年轻一辈中有些名气,后来看上一个女孩,整天软磨硬泡追到手,对了,女孩很漂亮,跟许晴差不多,比她还多了几分清纯,是我们所有人的梦中情人,可惜山青捷足先登。”
“再后来两人就热恋,开始同居,女孩怀孕。”
“可是有一天女孩突然失踪了,我们就到处找,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一家舞厅看到她,坐在一名社会大佬身边。”
“袁爷?”丁闯问道。
彪子点点头,吸了口烟继续道:“那天我们在舞厅里跪成一排,连句话都没有,一通毒打,山青最严重,胳膊、腿都断了,在床上躺了两个月。”
丁闯皱了皱眉问道:“袁爷抢她,她也同意了?”
“别着急,慢慢说。”彪子娓娓道来:“这两个月我们什么都不敢坐,因为袁爷成名已久,又是大哥,斗不过,可山青不一样,他什么都敢做,两个月之后能下床,一个人堵到袁野,捅了十几刀,他命也很大,竟然没死。”
“山青也是这次一举成名。”
“再后来,袁野的人开始找他,一个月之后找到,还没动手,来人了……”
“就是那个女孩!”
“脸色苍白,脚步轻浮,从这些人的背后走出来,给了赵山青一巴掌,非常用力的一巴掌。”
丁闯下意识道:“她不是个好女孩。”
崇拜更大的混混无可厚非,但能对前任、还是热恋的前任动手,不地道,而且当初走的也不仗义。
“确实,当初我们也这样认为。”彪子挑了挑眉,又点了一支烟:“可有些事情很滑稽,完全没道理,你有没有想过,这个女孩是袁野的女儿?”
“啊?”丁闯触不及防,是女儿,转折的未免也太快了。
“就是女儿,我们当时也没想到,长的不像就算,姓氏也不一样,她叫赵玲玲,可就是袁野的女儿,亲闺女,从小养在亲戚家,这种情况在当时不少,而且那个时候非常乱,也可以理解,没想到刚回来不久就被山青看上,还真走到一起。”
“在舞厅那天是袁野故意让我们看见的,也是故意把我们引去,很简单,就是想用大混混的威严,逼山青与赵玲玲分手,他说这行没好人,坚决反对,如果敢反抗就给孩子打掉,给她送到外地,让人看住。”
“赵玲玲妥协了,为了留住孩子,只能营造出攀上高枝的假象,当然,被打的时候她没看见,估计看见就会忍不住说出来,也就没有后面的事。”
丁闯被这对父女秀的头皮发麻,也不怪自己说她不好,谁能想到她是袁野女儿?
彪子继续道:“按照袁野的想法,我们是绝对不敢反抗的,他是成名已久的大哥,而我们就是一群小混混,天壤之别,分手也就分手了,再见到赵玲玲都得躲着走。”
“没想到山青脾气倔,真敢捅他。”
“赵玲玲知道山青差点给他爸捅死,一着急,孩子掉了。”
“等袁野醒过来,知道外孙子没了,派人找山青,可很巧,正好赶上巡查到本市,他的人找到巡查所在宾馆,还带着武器,巡查一声令下,抓紧去就是这么多年,其实他也是命好,如果再等一年赶上严厉打击,他身上的事得枪毙,现在出来就是个清白人。”
丁闯大致听明白,简单的说,赵山青原本可以成为袁爷的女婿,可袁爷为不让女儿找这行的人设计阻止,赵山青又差点捅死他,孩子也因为赵山青的冲动流产……
想了想道:“其实,我认为也可以说开,毕竟差点成为一家人,没必要不死不休。”
彪子一笑:“确实,如果只是这样,可以想办法和解,毕竟袁野也有责任,可是,那天赵玲玲打完山青之后,转身就跳楼了,很幸运,没死,可她命不好,刚清醒,第一眼看到袁野坐在旁边,第二眼就看到有人进来给他父亲抓走……”
“然后,她受了刺激,就疯了,现在还在市精神病院。”
“袁野说等山青好再杀一次意思是,一次给他外孙子报仇,一次给他女儿报仇。”
丁闯被雷的外焦里嫩,想了想问道:“独生”
“独生女!”彪子回应,沉吟片刻又道:“再说一点,袁野的人是被山青故意引到巡查面前……”
丁闯彻底无语。
如果不是赵山青引到巡查面前,或许还有一丝和解可能,是他引的,这个结就死了。
在元爷眼里,是赵山青活活逼疯女儿。
彪子继续道:“山青知道真相以后也崩溃,假如早点知道他们是父女关系,后面的一切事都不会发生,他也恨袁野,但袁野进去了,所以曾经跟袁野的人,山青一个没放过,全都给废了,你在市里听到这个瘸子、那个瘸子,只要上了年纪的,基本都是山青打的!”
说完,笑问道:“怎么样,精彩吧?”
丁闯下意识点点头,何止是精彩,故事都不能这样写,就因为一个真相,扣越系越死,到现在变成无法解开。
“啪。”
彪子抬起手放在他肩膀上:“小家伙,所以现在不要靠我们太紧,当初山青把袁野身边的人都废了,无法保证袁野会不会同样报复,没看到我们的人,也就剩这几个敢在医院,其他人都吓跑了,你也得跑快点,要是火真烧到你,很冤……”

(零点书院零 点 书 院 零點書院www.00sy.net QQ群7:399062588)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