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零点书院 > 都市人生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正文卷 第212章 装疯卖傻的石守信(2/3)

第212章 装疯卖傻的石守信(2/3)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早朝结束。

    品级不够的都先行离开了。

    王琛刚刚被封为龙图阁直学士,得去文德殿参加常朝。

    他没有立刻去,而是先领了封赏,把布洲子的官服换成了龙图阁直学士的官服,顺带着领到了鸡血石砚台、和田黄玉和折算成黄金的二十贯钱,实际上就二两黄金,聊胜于无。

    倒是鸡血石砚台比之前赏赐的那块还要大一点。

    王琛掂量了下,估摸这块称作“鸟语花香”的鸡血石砚台大概七百克样子,很值钱了。

    至于和田黄玉赵匡胤赏赐了两块,一块三百克样子,另一块稍微重点,五百克左右,都是没刻字的印章,不过上面的雕刻非常精致,一个是张扬跋扈的穷奇,另一个则是玄武状。

    领完赏赐。

    王琛在太监的带领下赶去文德殿。

    里面。

    刚走进去,他便看见有几个官员投来不善的目光,甚至石守信还连连骂道:“竖子!竖子!”

    围着石守信的几个官员也有些义愤填膺。

    “妄臣!”

    “人如其名!”

    “献个千里镜就能跻身从三品大员?可笑之极!”

    “怪不得名字叫王琛,原来本性就是一个妄臣,让人鄙夷之极!”

    闻言,王琛蹙起眉头,内心在破口大骂,哥们儿招你们惹你们了,左一个竖子又一个妄臣,你妹啊,再说信不信哥们儿削你们?

    他心里清楚,自己没立什么功劳被赵匡胤封赏了这么大的官,大家心里都不平衡呢。

    至于石守信为什么会参与进来,王琛也明白,这人拼命给自己抹黑呢,不然赵匡胤能让石守信安享晚年?

    可你给自己抹黑也别带上哥们儿啊。

    石守信又恶言相向道:“观你面相就知道乃是奸诈小人,不知怎生迷惑了陛下,实乃可恶。”

    你还说?

    呵,你真当哥们儿吃素的?

    王琛当下就来气了,挽了挽袖子,上前……嗯,什么事情也没做,石守信武官出身,如今虽然四十七八岁,但是单挑的话,王琛肯定不是对方对手。

    好吧,吃素就吃素吧,你要演戏哥们儿就陪你演一出,不能浪费了你影帝级的表现啊。

    王琛佯装气势汹汹道:“石侍中,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是奸诈小人,我是刨了你祖坟、还是杀了你全家?“

    石守信演戏演的还挺像,假装勃然大怒,“竖子,你再说一遍!”

    他旁边几个官员全都哗然一片。

    “不当人子,不当人子!”

    “竟然敢对石侍中如此说话?”

    “不知道石侍中乃是咱们大宋朝开国元勋吗?”

    王琛非常镇定地盯着石守信,再次道:“我问你,我刨你祖坟了没有?我杀你全家没有?”

    石守信捏紧拳头,上前拎住王琛衣领,恶狠狠道:“你找死?”

    王琛一把拍开他的手掌,同样还以恶词道:“好狗不咬人!”

    两人眉来眼去,王琛甚至都看见石守信眼睛里对自己发出“深爱”的目光了。

    嗨,对方不是真的针对自己。

    只是在演戏,王琛表现出“火爆”的脾气,当然中了石守信下怀。

    宰相薛居正出面制止道:“石侍中,王龙图,此乃文德殿常朝,你等两位能就此罢休吗?若是传到陛下耳朵里,谁都不好受。”

    闻言,两位影帝才堪堪住手,谁都不看对方一眼。

    一个是开国功臣,一个是皇帝面前炙手可热的红人,薛居正拿谁都没办法,只好黑着脸随便说了几句,然后就让大家回去上班了。

    ……

    离开文德殿。

    因为王继恩上班去了,王琛一个人朝前走,后面跟着一大堆官员,石守信也在里面。

    蓦然,石守信不依不饶道:“竖子休走!”随即,王琛听到石守信对着诸多官员说了句,“你们先行一步,我和这位竖子好好聊聊!”

    诸位官员劝阻。

    “石侍中切莫冲动啊!”

    “他毕竟得了陛下的宠,打伤了不好。”

    “是啊,石侍中,您别这样。”

    石守信不听,“我非要收拾收拾他!”

    话音刚落,身后传来脚步声。

    王琛扭头一看,只见石守信一脸狰狞跑过来,说真话,他吓了一跳,别这老石动真格的吧?

    结果他没猜错,石守信确实在抹黑自己,他上来压低声音道:“王龙图得罪了,我和你义父私下交好,还请莫怪,你待会和我骂上几句,千万别声张其他的。”

    王琛点点头,演戏道:“老狗!要动手尽管动,我若是皱一下眉头,绝不是好汉。”随即他压低声音,“石伯伯,我演的怎么样?”

    石守信偷偷竖起大拇指,偷笑道:“好,演的好。”说完这句,他大声嚷嚷起来,“狗贼,气煞老夫!气煞老夫也!”

    后面的官员们听得心惊胆战,一个个都以为石守信要和王琛打起来了。

    谁知道两人一边对骂一边小声聊着天呢。

    “你这老瘦猴,尖嘴猴腮,一看就不是好东西!”王琛对着后面大喊了一句,又压低声音道:“为什么挑中我?”

    “腌臜混沌不当人子!”石守信也高声喊了句,然后笑眯眯小声道:“谁让你是皇帝面前红人,老夫不找你找谁?”

    王琛汗了下。

    这个石守信当真为了保全性命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疯狂抹黑自己。

    “你这老汉挟着**撒开!”

    在北宋千万别叫人汉子,那是藐称,而老汉则是对于老年男子带侮辱性的称呼。

    “直娘贼!还敢应口?”

    “你个老撮鸟!”

    “气煞老夫,气煞老夫,打不死、拷不杀的短命腌臜!我定要找王继恩好好问问,怎生会有你这样混沌魍魉的义子!”

    “尽管去,含鸟猢狲,小爷怕你不成?”

    两人边聊边骂着出了皇城。

    最后一见如故,惺惺相惜,王琛还偷偷和石守信交换了名帖。

    ……

    王继恩宅子。

    为了演戏演的更像点,王琛是被是石守信揪着领子进去的。

    结果正在门口的萧峰当真了,上前二话不说对着石守信一拳挥过去。

    石守信连忙松开王琛,大叫一声道:“来得好!”然后向后退了一步,想要伸手抓住萧峰的拳头。

    未曾想萧峰力大如牛,石守信刚一碰到,险些胳膊都被震骨折,连连向后退了三五步才稳住身形。

    萧峰一脸鄙夷道:“就你这老汉武艺如此稀松平常,还敢抓着我东家不放?”

    王琛汗了下,生怕萧峰打伤石守信,上前准备阻止。

    未曾想石守信来了脾气,气极反笑道:“你说老夫武艺稀松平常?好小子,来来,老夫让你看看什么叫做真武艺!”说着,他扑了上去。

    萧峰不慌不忙。

    可能是石守信知道萧峰力气大,没有再正面硬接。

    两人抡着胳膊打了小半天。

    王琛插不上手,只好津津有味地看起来,虽然他不通武艺,但也看得出来,年老体衰的石守信落败只是时间问题。

    但是未曾想,这个时候发生意外了!

    背负着长剑的冷艳从里面走出来。

    王琛一看,忙喊道:“冷姑娘,别……”

    话没说完,冷艳剑已出鞘,以极快的速度奔袭而来,一道寒芒闪过,瞬间分开两人,剑刃抵着石守信脖子,冷冷道:“退下。”

    王琛吓了一跳,赶忙上前道:“冷姑娘放下剑,放下剑,这位是我的贵客。”

    “哦,贵客。”冷艳没说话,随手把剑往身后一抛,自动插入了剑鞘中。

    这招王琛知道,听萧峰说过,是裴旻的入鞘剑术,冷艳剑术继承裴旻之道,会这一招很正常。

    然而石守信却大吃一惊道:“裴旻剑术!?”

    冷艳微微颔首,没说话。

    石守信有些激动,随即心有余而力不足道:“可惜老夫晚了十年……不,五年见到姑娘,不然定当好好领教下裴旻剑术的高明。”

    萧峰撇撇嘴道:“你连我都打不过,还想和冷姑娘过招?”

    石守信被他一激,瞪着眼睛道:“小子,那是因为老夫年老体衰,若是年轻五岁,把你揍成肉泥!”

    萧峰冷笑一声,“哪怕你年轻二十岁,萧某同样不惧于你。”

    王琛:“……”

    你妹啊。

    哥们儿和石守信演戏吵架,结果你俩还真的吵起来了?

    他赶忙阻止了两人打嘴炮,带着石守信进了内堂。

    里面。

    石守信还在吹牛皮,挽着袖子道:“王龙图,你信不信老夫年轻五岁能打死刚才那莽汉?”

    王琛哭笑不得道:“信,信,您老坐着,我给你泡杯茶。”

    听到这话,石守信心里舒服多了,也不客气,往椅子上一坐,评价萧峰道:“刚才那莽汉若是身在军中,绝对是万人敌。”

    正叮嘱下人泡茶的王琛侧头看来,哟道:“石伯伯,你对他评价这么高啊?”

    石守信笑了笑,摇摇头道:“说句实话,哪怕老夫年轻的时候都未必是他对手。”他停顿了下,“若是非要找个武艺稳压他一头的人,我只能想到年轻时候的高怀德,嗯,如今李继隆那小子应该也能和这莽汉不分上下。”

    这个评价有点失公允了。

    根据王琛所知,如果非要扯北宋猛降排行的话,李继隆当为第一,第二才轮得到高怀德,只是如今李继隆还没有完全证明自己,被石守信小觑也正常。

    只是王琛没想到的是,石守信对萧峰评价那么高,看来自己得对萧峰上上心了,不能埋没了其的武艺啊。

    正在胡思乱想,石守信忽然道:“对了王龙图,听闻你送给曹太傅和潘太傅各一块手表,那个……能卖一块给老夫吗?”

    我晕!

    我说你为什么非要跟过来。

    合着是想弄块手表玩玩啊?

    王琛眨眨眼,看过去道:“石伯伯若是喜欢,我送你一块便是,不过您得帮我一件事。”

    石守信问道:“何事?”

    王琛露出狐狸尾巴道:“我想邀请京城所有的达官贵人开个唱卖会,专门唱卖几样稀罕的东西,只是吧,若是以我的名义召开唱卖会,我怕东西还没唱卖,就被有些人要光了,要不这样,只要您肯以您的名义召开唱卖,我就免费奉送一块手表给您,怎么样?”

    他心里清楚得很。

    京城位高权重的大佬不计其数,如果传出去自己要拍卖手表、座钟和花露水,恐怕不少大佬都会厚着脸皮来要,到时给还是不给?

    给,自己就不能交换奇珍异宝了。

    不给,得罪了那些大佬们,回头有自己苦头吃。

    所以啊,最好是能找个不惧那些大佬要东西的人来操办这件事,比如眼前的石守信。

    况且石守信正在疯狂抹黑自己,故意表现的非常贪财,别人也不会找这位来要东西啊。

    这位是替自己召开唱卖会的绝佳人选。

    现在王琛只有一个问题,石守信会不会因为一只手表答应帮自己?

    :

    :.。:
手机用户请访问:m.00sy.net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