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零点书院 > 历史军事 > 民国的春秋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开战的第一天(二)

第一百二十一章 开战的第一天(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陈乐山带着师部乘船甩开部队一早就到达湖州,陈乐山早年留学日本军校也算是一名从底层摸爬滚打上来的军官。到达湖州后第一件事拜访湖州知事后安顿师部,架设电台联系部队。湖州知事是浙江这边最早加入复进党的知事,听说陈乐山上门拜访那颗小心已经提到嗓门眼了。

    陈乐山礼节性的拜访知事,作为第四师最高长官拜访驻防地知事陈乐山询问湖州对驻防的第四师一万三千人安排是否有困难,军营划拨是否到位等部队驻扎事项。

    知事中规中矩一一作答复,心里可是扑通扑通乱跳家里坐着几个江苏方面来的客人,感叹道人生如演戏。回答陈乐山关系这段时间江苏方面动向时,知事按事先预演好的剧版演戏,想了想装作很不懂得样子。

    “陈师长,那广播读的十点申明让我觉得莫名其妙,江苏方面想干什么?虽然这两年经济搞的不错也不至于狂妄到对浙江动手吧。”

    “我也不明白怎么回事但十有八九可以肯定江苏是没有能力对我们动手,进攻江苏我们做不到但想进攻我们那是天方夜谈。这段时间江苏方面可有什么异常情况?”

    “我就是纳闷这点啊和平时没有两样,只是有飞机经过。”

    “飞机我也遇到了撒了点传单没有什么作为。”

    陈乐山急着回师部没有做过多停留,接受知事晚上替他接风洗尘办的宴会。

    上午九点差十分时一营士兵张乐余半跪在山边掩体内,远远望去身体和四周的草丛融合在一起,草绿色迷彩服在草丛里除非走到三米左右才能发现。架在掩体上的20式步枪被他来回架起放下好多次。头上的M35钢盔罩在头顶感觉头皮痒痒的,不敢摘下来军规很严要被班长发现少不了回去蹲禁闭。掩体散出腐质味道和割断的根茎味,山间的蚂蚁爬行在迷彩服上。

    掩体另一端班长在用手势通知对方即将到了,张乐余打开20式步枪保险,三点一线姿势瞄准前方空无一人的路面。浙军熙熙攘攘排着行军阵型走过来,肩扛日本造6.5毫米长度近一米的烧火棍,大盖帽、灰色军服、布鞋、打着绑腿。

    张乐余将枪口瞄准大盖帽上有一条金色镶边的军官,按操作规范瞄准部位是胸部,胸部比头部着弹面积大容易击中。看见土路上士兵翻到在地才听见轰的一声传来是反步兵*被引爆了。不时传来20式步枪特有的响声,张乐余扣动扳机7.92毫米子弹高速旋转着射出,枪体的后坐力冲击着他肩膀,那名军官捂住胸口不甘的倒下。拉动枪栓抛出弹壳顶上下一颗子弹寻找目标,第四师先头部队迅速褪去,土路上躺着几十个被击中的士兵在翻滚*。

    远处传来一阵闷响随即脚下一阵抖动,山上小块浮石伴随泥土沙沙落下。张乐余抖了抖身上泥土时听见身旁同伴*声,被一颗流弹打中胳膊血染红半条手臂。本能的拿出急救包帮他包扎后敲敲对方的钢盔小声说趴在掩体里不要露头。

    远处传来零星的枪声这边是短暂寂静,工兵爆破前方山体产生的冲击波。张大发蹲在半山腰大树后面透过望远镜观察战场情况,远处一阵烟尘升起时知道对方退路已经被封死。

    “发信号,前沿全体攻击。”

    两发红色信号弹升上山谷上空,两挺马克沁重机枪从半山腰的掩体内喷出金属链,四师前部凸出士兵像稻草一样软下去。很快四师混乱的局面得到控制,后面冲上来的警卫团离开山谷中的土路钻进山两侧的树林。这些士兵手持枪依托树木掩护向阵地逼近。

    阵地斜横切在山腰上,两挺马克沁受视野和角度的影响不能提供支援转而继续向路面上士兵扫射。七八挺轻机枪的火力输出打的前方冲锋的士兵躲在树后或趴在地上,但警卫团全然不要命的打法使得防线岌岌可危。

    天空中一颗颗手榴弹冒着青烟砸向阵地,轻机枪顿时哑掉两挺。连长大声叫着扔手雷,天汾工厂出品的大威力防御手雷被扔往树林,钢弹珠在高爆炸药压力下急速往四周绽射。

    “通信员呼叫炮兵,TMD一发炮弹也不支援。”连长端着20式步枪半跪着射击,后背让手榴弹弹片划开巴掌长的伤口自己全然不知道。

    迫击炮佟佟的声响,一发发炮弹落在掩体前方的树林和灌木丛中。迫击炮刚停对方就发起密集队形冲锋,双方的手榴弹在空中交替飞舞,掩体内的苏军明显占优势只要不掉落掩体内就不会对士兵造成伤害,相反浙军除了依靠不太粗的树木作有限掩护全部暴露在杀伤范围内。

    苏军武器再先进也抵消不了对方人数的优势,很快浙军抵进到掩体前。20式步枪打一次要再拉一次枪栓射击速度跟不上,眼看阵地要被突破。

    “趴下,贴着掩体趴下!”连长按下手中的*。

    十几个反步兵地雷从掩体前十几米处弹射到七八米空中炸开,每颗地雷爆射出几百颗钢珠。苏军从腰间掏出M1911手枪连续射击往后撤退的浙军。近战M1911连发性能出色七发子弹瞬间打出,左手连贯的换上弹夹。

    浙军的警卫团那见色过这种火力打击不顾后面军官督战纷纷后退跑了。是跑了不是后退,是漫山遍野的跑了。

    一营千想万想也没有想到会遇到这情景漫山遍野四处逃窜的浙军。一直雪藏在后方的两辆装甲车被提前用上阵追击溃逃的浙江。

    “都是自家兄弟,缴枪优待。”

    “我们的军饷比你们要高很多还不扣饷,过来当兵吧,在那当兵都一样,不就是换个头嘛。”

    “放下枪可以活命,放下枪可以逃走,拿枪的坚决击毙。”

    装甲车出现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随着拿枪的浙军纷纷被击毙更多的浙军扔掉手中的枪解下腰间的手榴弹举起双手,投降行为像传染病一样蔓延开一队队士兵成建制的在装甲车机枪注目下解除武装。

    张大发从指挥所里出来第一件事找到对方现有最高级别军官副旅长协商抽调人员抢救伤员,收拾阵亡人员尸体。不分苏军、浙军伤员一律平等救治,阵亡尸体用一营的收尸袋统一装好。幸存士兵在两侧机枪的注视下坐在地上等待后方部队接受。

    张大发清点已方伤亡人数大吃一惊,战死一百二十七人,重伤十六人,轻伤一百七十八人。伤亡快过半了,营参谋在一旁说旅部要求我们是阻击,营长你倒好在几个连长怂恿下将阻击战变成歼灭战。

    演阳军营接到战报时李满强眼珠差点掉在地上,不住的要参谋合适是不是搞错了,一个营居然歼灭一个旅这是不是有点疯狂。得到前方回电确认真实性后李满强兴奋的跺着脚:“要是给他一个团不成将第四师给踹了,第一旅大部抵达德清了吗?”

    “报告,第一旅已于一小时前抵达德清正对第四师形成合围。”

    “命令龙王庙机场飞机起飞,第一旅引导轰炸。命令在湖州的特务队员协同民团进攻第四师师部活捉陈乐山。”

    刚到德清的王宏国接到第一营的电报气乐了,让他阻击变成全歼第四师第二旅。让他张大发这么一打居然让一旅变成打阻击战,一团火速赶往月映桥村构筑阵地将防止第四师东逃,一旅余部全速推进力争中午前到达鸡马岭堵住四师后退之路。

    龙王庙机场地勤人员在给麻雀飞机做起飞前最后检查,随着塔台上红旗升起,一架架改装后的麻雀轰炸机在水泥跑道上加速起飞,带队长机是刚从沧州前线回来的刁元俊南通本地人,高中毕业后在天汾工厂当一段时间管理后加入复进党经复进党推荐送到龙王庙参加飞行员培训。这小伙子在天空中方向感特别好,只要在地图上标出位置总能八九不离十的找到目标。在沧州那给重装甲团空中支援效果明显高于同伴一截,经胡文楷批准升任龙王庙飞行大队长。

    十六架轰炸机在龙王庙上空盘旋组队后直扑湖州方向,编队经过长江后寻找到嘉定特有的炼油厂修整方向直飞湖州,刁元俊通过步话机大声喊道:“降低高度到800米,这片一直到湖州没有超过三百米的山峰。副驾驶注意寻找地面的指引标识。”

    在吴江县上空副驾驶发现地面用大幅红布铺成的箭头图案。

    “刁队长,正前方发现标识。”

    “看到了,麻烦你以后叫我刁大队长,你是故意叫我吊队长的吧?”编队48个人听得清清楚楚,拼命的忍住笑声。

    “没有,别冤枉我,我要叫你吊队长,我们不是变成吊队员了吗?我才不干呢。”这下队员终于忍不住笑出声。

    “王缺德,你小子记住回去就把你调到运输机中队。”

    “别啊,刁大队长我真不是故意的。”

    “你们都别笑,一会轰炸时你们注意手上的投弹把手,别一股脑的全给投下去。分小队分区域投弹别给我集中在一起,听明白没有?”刁元俊不再理会笑声,因为快要到达湖州了。

    “队长前方有标识。”
手机用户请访问:m.00sy.net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