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零点书院 > 武侠修真 > 蝶谷修士 > 第591章 悬天河命陨,松灵子魂断

第591章 悬天河命陨,松灵子魂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除了松灵子拼死一战,魔云海被拖住手脚,关注这场战斗的还有一人,正是魔萝这个一直想要魔云海性命的姑娘。本来已经约定好,只要朝廷平定蜀地,她便可以报仇了。

    但是这两日大战的结果来看,朝廷大军很不乐观,尤其是今晚的突袭。她很确定玉山动用了风水地理图,这件宝物的来历,她的师父寒江钓叟也曾提过,自然是知道厉害。如今她该怎么办?

    天降火雨烧不到她,只需一句口诀,周围的火焰便被乾坤篓收走。不过朝廷的大军算是完了,远远看见魔云海正在山顶半空和三供奉缠斗,她咬了咬嘴唇踌躇了,现在看来今晚过后,朝廷元气大伤,平定蜀地算是要遥遥无期了,更意味着报仇也是如此。

    现在怎么办?是转头拂袖而去,还是和那蜀地的人一起联手围攻魔云海?

    魔萝并没有考虑很久,周围的大火竟然散去,整个大山也似乎在慢慢下落。远处传来了大军冲锋的震动,曾作为拜圣女教三十六护法之一的魔萝,多少也是知道些军事,玉山增援一到,魔云海恐怕也无力回天。

    这一次她做出了一个自己都没想到的决定,魔萝拿出了法宝幽真剑果断向醉饮千江攻去,在那一刻连她本人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这么做。

    其他不论,醉饮千江被魔萝这一突袭也打了个不知所措,魔萝本身修为并不弱,再加上所修炼的神通逆雷指也是那种爆发力绝强的功法。醉饮千江也没发现这暗中的偷袭者。而魔萝挑上他还是有原因的,目前来看镜湖仙千张面孔,万般手段。而悬天河却是攻击最强者。唯独醉饮千江,术法不敌镜湖仙,而武功不如悬天河,除了释放八百里香之外,没见有什么手段。拿来开刀最适合不过。

    醉饮千江被魔萝的剑势渐渐逼退,这是玄门正宗的上清流云剑,这个女孩莫非也是蝶谷弟子?虽然一时被压制,但醉饮千江的修为始终要高过魔萝,而上清流云剑,魔萝也是刚刚开始修炼,只有其形未得精髓,加之醉饮千江早有脱身之意,两人越打越远,离开了整个战圈。

    魔萝的突然出现和醉饮千江的离场,害苦了另外两人,魔云海早就抓住机会反攻,镜湖仙自知不敌,表面抵挡两下立刻抽身,悬天河被硬生生的留在魔云海面前。

    本来是三打一变成了一对一,悬天河本来也想抽身,没想到镜湖仙却先这般做了。魔云海放出自己的坐骑狴犴,把悬天河的法宝暗夜影轮咬在口中。失去了在一旁法宝的掩护和攻击,魔云海直接上前举起金锏。

    面对即将落下的金锏,悬天河避无可避,忽然之间却有些释然了,他和夕泽老祖是结拜兄弟,这么多年来依旧是青年模样,因为情感上有负夕泽老祖的妹妹,导致这位夕泽小姐郁郁而终,所以他答应夕泽老祖相助赎罪,成为夕泽家的守护供奉。也罢,我欠你们夕泽家一条命,今日便换你们一条命……

    手起锏落,悬天河被魔云海打的脑浆迸裂死在当场。回头再忘去,镜湖仙遁逃,醉饮千江和魔萝转换了战场,如今看来,只能先放镜湖仙一条生路了。魔萝的修为不及醉饮千江,魔家最后的血脉不能断送于此。

    当魔云海前往支援的时候,却见魔萝独自在那里,醉饮千江早已不知去向。

    魔云海关切的问道:“你……师妹,你怎么样了?那醉饮千江可伤到了你?”以前还可以用晚辈的称谓,但是自从魔萝拜师寒江钓叟,可以说成为玄门第三代,按照三教的辈分和魔云海是平辈,叫一声师妹并不冤枉。

    魔萝秀眉一皱,并不喜欢这个称谓,但还是说道:“没有,我们对了几招他便走了,本来想收了他,没想到他一口气把乾坤篓给吹翻了。”

    原来刚才脱离战场,醉饮千江就施展全力,形式马上逆转,他的将进酒剑法已经侵淫了数十年,传说剑身上放八个装满美酒的碗,任凭他一套剑式下来滴酒不洒。和半吊子的剑客魔萝不同,确定魔萝不会给自己造成威胁,他立刻逃离战场,连魔萝使用压箱底绝招逆雷指的机会也不给。

    魔萝见其要跑哪能放过,招出乾坤篓便要吸他进来。只可惜醉饮千江修炼的是乾坤一气的功法,既可以瞬间吸纳上万之众,也可以突然分发这一气之威。只见半空中的乾坤篓被醉饮千江一个呼吸吹跑。魔萝赶紧施法召回,再看眼前哪里还有醉饮千江的身影。

    随即魔云海便赶来了,总共也没花多少功夫,魔云海松了口气,到了今日醉饮千江仍然不愿直接和蝶谷冲突,就算参与战争也是做些辅助,看来是不必介怀了。

    魔萝冷声说道:“与其关心我,你还不如赶紧去前面看看,敌军可是杀过来了。”

    魔云海脸色一变,刚才的大山与天火,再加上醉饮千江的麻痹和突然杀来的道兵,只怕整个主力基本已经完蛋了,可恶,所有的优势一朝丧尽,如今要做的不是报仇,更不是杀人,而是赶紧组织剩余力量撤退。

    ……

    几道剑气飞过,整个大地被划出了沟壑,身受重伤的松灵子并非没有还手之力,但也不过是拖延招架罢了。短短的瞬间交锋,剑气早已弥漫四周,整个战场只闻得剑气碰撞争鸣的碰撞声,此时此刻如果有个普通人踏入这个范围附近,必然会在毫无知觉的情况下切成几片。

    松灵子已经是强弩之末,而纯阳子也不好过,面对身受重伤又失去法宝的松灵子,那濒死的反扑才是最大的障碍,刚才再杀梦中仙的时候,自己也并非全无损伤。

    今日夜袭早有计划,纯阳子诛杀梦中仙,广宜生缠住童童,临江酒仙去捉林越。或许他们并不知道田忌赛马的故事,却也安排了下驷对上驷的布局。纯阳子杀了梦中仙后迅速和广宜生联手制住童童,然后坐看三供奉和魔云海两败俱伤。有诛仙小剑打底,或许能将这些蝶谷二代一并杀死,可惜一直守在金光阵的松灵子没有露面,所以让他们算漏了。但峰回路转,童童也不在,这样一来才有了这般局势。

    松灵子心有不甘,他知道不会有人来救他了,早在之前他们就明白玉山可能不会留手,面对诛仙小剑谁也不敢保证全身而退,所以魔云海叫所有蝶谷弟子注意安全,情况一有不对,立刻丢下眼前的事能跑就跑。所以松灵子才会丢下金光阵撤回来,也因此给了油尽灯枯的广宜生一个翻盘的机会。

    纯阳子知道大军已经逼近,准备最终一击,他敬松灵子是一名剑者,所以更希望他死在剑者手下,而不是被人围杀,或者被诛仙小剑窝囊的杀死。

    纯阳子说道:“师弟,对不住了。”说话间衣袖飞舞,剑气冲霄。

    松灵子岂不知自己已到末路,咬牙说道:“今日我死,非战之过,来世必以万剑相还!!”金光阵伤了他的根基,广宜生废了他的双剑,不然纵使不敌,又怎能跑不掉?再多不甘也是枉然,面对疾来的剑雨,松灵子魂断……

    死去的松灵子变回了原形,一只浑身被刺穿的小松鼠,纯阳子叹了口气将他的尸身一并收起。

    魔云海组织军队撤离,心中也是充满了不安,蜀军喊杀之声已经迫近,想来金光阵已经破了,这并不奇怪,玉山肯定还有隐藏的手段,广慈真人既然来了,少不得亲自出手。如此一来对面就有四个玉山二代高手,童童离开未归,这边处于下风,相信梦中仙和松灵子会审时度势选择撤退,自己不能一头扎进去,万一再被拖住,让蜀军将朝廷主力消灭干净,那时纵然是蝶谷战力不损又能如何?

    不管怎么组织,现在跟随在魔字帅旗下的部队也不过几万人,还各个带着伤,三十万大军只剩下了这么多,当然还有失散和被俘的,但如此看来到了后方能剩七八万也就谢天谢地了。还有许多人被酒气醉的不醒,现在也无力救助,只等蜀军过来,运气好当个俘虏,运气不好直接补上一刀,被杀死在睡梦中。

    ……

    马露莎带领大军冲向狼藉不堪的大营,刚才突起的山峰弄死不少人,大火烧死不少人,道兵杀死不少人,最后大山恢复,还有一些幸存者就被土石活埋了。蜀军没遇到什么抵抗便被突破,玉山弟子飞身离开,找寻着蝶谷的幸存者。而马露莎下令,遇上尚能救治者可饶,苟延残喘之人就地灭杀。在充满凄厉叫声的大营中,蜀军士兵拿着长枪找寻着还有微微气息的人,然后一枪捅了下去。

    窦恒和黑小白早早组织撤退,大概救出了六千来人,让黑小白守在后方,窦恒不放心又回到战场。

    大山虽然落下,但并未恢复成平地,一直在大火只找出路的慕容鹤轩,身边也不过百十来号人,在土石之间摸索,正巧遇到了结伴而来的长歌七兆以及雪路行。

    慕容鹤轩是蝶谷名人,长歌七兆暗自皱眉,如今的慕容鹤轩也是疲惫非常,方才虽然没有对阵修士,但为了保护士兵,他一路上和玉山道兵大战。数十个普通士兵才生杀死一个的道兵,这一路行来竟被他杀了近百个,如此高强度的作战,即便有天赐的臂膀也见乏力。

    看玉山之人挡路,慕容鹤轩果断叫士兵们先走,然后死死的盯住二人,二人也没有为难普通士卒的意思,能不能搞定慕容鹤轩还不好说呢,等普通人走后,三个人之间的氛围陡然犀利起来。
手机用户请访问:m.00sy.net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