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零点书院 > 综合其他 > 萌宝当道:早安,总裁爹地! > 第118章 乱中求稳好开端

第118章 乱中求稳好开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搜索
    “嗯……”柳眉轻蹙,清灵通透的眼眸满是为难,她无奈地说,“这几天多亏他帮我,不然我早就露宿街头了,可现在……我却要过河拆桥。”

    “其实,若没有轩轩,那倒真是不错的人选,但现在,你得为孩子考虑下啊。”

    副驾上的好友不说话了,冯雪静也不再多言。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她相信接下来就是好友被霍大总裁彻底“拿下”!想着轩轩的亲生父亲不是霍凌渊而是霍凌霄,她也觉得不可思议,怎么会当年就弄错了呢?

    可从另一个方面想,这也不算是坏事,一家人能团聚,对谁来说都是圆满结局。

    到了星巴克,方若宁下车后跟好友摆摆手,便转身进去。

    坐在窗边的褚峻中看着这一幕。

    等她坐下,褚峻中才问:“朋友送你过来的?”

    “嗯,”方若宁莞尔一笑,“我们好多年的感情,闺蜜那种,四季酒店的大小姐。”

    “冯家?”

    方若宁吃惊,“这你都知道?”

    “那是,”男人得意笑笑,“想要多招揽业务,自然得扩充人脉关系,我跟那位冯公子还一起吃过饭。”

    方若宁笑了笑,顺口一说:“他们兄妹俩关系比较特殊,水火不容。”

    “嗯,听说了,同父异母,存在竞争关系。”

    方若宁再次目瞪口呆。

    褚峻中看着她的反应,调侃道:“是不是有点崇拜我了?”

    “嗯,崇拜!”夸张地比了个手势,两人都笑起来,褚峻中又问,“想喝什么?我去买。”

    “不用了,”方若宁也卸去笑容,正色了几分,“那个……峻中,我有事跟你说。”

    褚峻中看着她,知道她要说什么。面前的女人年纪轻轻,却沉稳淡定,五官标致,眼如水波,清秀的眉宇间透着睿智聪慧——无论从外貌还是内在来说,这都是一个非常适合自己的伴侣,至于她带着孩子的事实,这在西方人眼里,没什么问题。

    可惜,相逢恨晚。

    他儒雅绅士地笑着,明知对方要说什么,脸上神情却未变化,只是静静地等着对方开口。

    女人沉静着,还在组织语言,想着该如何开口才能最大程度地维护对方的尊严,表达自己的歉意。

    好一会儿,她微微低头,艰难地,沉缓地道:“峻中,对不起……我,我还是得跟你分手,我必须跟你把话说清楚,不能再辜负你的真诚。”

    褚峻中坐起身,双手交叉扣住,放在桌面上,“能说说……为什么吗?是昨晚跟他又谈过?”

    不愧是知名律师,洞察人心的本领也是一流,什么事都能看得清楚透彻。

    她本就没打算隐瞒,当即点头,“嗯,昨晚……我们心平气和地谈了谈,从孩子角度,我答应跟他试着相处一段时间,以三个月为限,如果三个月后,我还是……还是无法接受他的话,那么,他就放我自由,不再纠缠我们母子。所以现在,我必须跟你把话说清楚,否则就是玩弄你的感情了。”

    愧疚到无地自容,她落下眼眸盯着桌面上的纹路,真诚地道:“峻中,谢谢你,这些日子对我的关照,做不成情侣,以后我们还是朋友。”

    褚峻中双手一摊,挑眉,“那真是遗憾,看来是我没有这个福气。”

    “不是的,峻中,是我——”

    男人摆了摆手,依然儒雅,不曾流露半点厉色,“不用解释,我明白。再者,这不是还有三个月么,我还有机会。”

    方若宁听他这么说,越发有压力,“峻中,以你的条件,多少优秀女孩任你挑选的,你……”

    “若宁若宁……”男人抬手打断她,笑着安抚,“不用替我担心,你在英国呆了那么多年,了解的,多的是人四五十岁才拥有婚姻,这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无法拥有你,我就当没有遇见过好了,我一个人生活也挺好。”

    方若宁恍惚地点点头,不知该如何接话。

    倒是褚峻中,担心她心里愧疚,反而安慰:“父母能一起生活,对孩子自然是最好的安排。霍凌霄那人,本就是个人物,他若是真心待你,这无疑是最好的归宿。人总得向前看,你还年轻,需要敞开心扉去迎接新感情。”

    这番话,整整一下午都在方若宁耳边回荡。

    对于褚峻中,她心里同样怀抱四个字:相见恨晚。

    下午回了律所,没有人询问她这几天去哪里了,为什么没来上班。

    卫云澈开庭去了,不在所里,助理林天爱送了几个卷宗过来,她还没看完,已经快到四点。

    手机又响,她一边坐电梯下楼一边不耐烦地接起:“干嘛?”

    “去接轩轩了没?”

    “正准备去。”

    “接了孩子,过来看看我,嗯?”

    方若宁心说,你有什么好看,但话到嘴边又改了:“我等会儿还有工作。”

    “那正好,把孩子送我这儿来,你去忙工作。”

    “没时间。”

    “我让人过去接?”

    她数次呛声,对方依然和颜悦色,如此一来,方若宁的脾气也显得非常没修养,沉默了几秒,她只好道:“要么你让司机到幼儿园门口来,我等着。”罢了,又补充解释,“我旷工几天,的确积压了一些工作。”

    男人难得温柔,笑了笑说:“行,那你先忙。”

    电话挂断,方若宁像是斗败的公鸡一样,无精打采,叹息了声。

    看来,这人是来真的,很明显地在压抑自己的脾气,在收买她。

    医院那边,霍凌霄挂了电话,旁边的陈航不解:“霍总,您怎么不说住院的事呢?说不定方律师一个心软,就带着小少爷来看你了。”

    霍凌霄觑他一眼,“你懂什么。”

    这么快就用苦肉计,后面还用什么?三个月的时间,多着呢,不急,他有他的策略。

    接了轩轩,方若宁跟他交代,“妈妈还有工作没处理完,你跟司机伯伯去霍叔叔那里,等妈妈忙完了再去接你,好吗?”

    小家伙聪明,一听就明白过来,问道:“妈妈,我们不住霍叔叔那里了吗?”

    方若宁心里叹息一声,知道儿子舍不得那间炫酷的儿童房,只好温柔地安慰:“那里毕竟是霍叔叔的家,我们不能长住,不礼貌。”

    “好吧。”

    霍凌霄的司机很快就到了,接走了轩轩,方若宁在路边打车,等了好一会儿,才等来一辆网约车。

    回到律所,刚好卫云澈回来,见她吃了一惊:“这个时间你怎么没去接孩子?”

    “接了,送到那边去了。”

    那边?卫云澈看了她一眼,跟着她进了办公室,关上门转身问道:“你跟霍总……关系明朗了?”

    方若宁知道,卫云澈一直都在猜测她跟霍凌霄的关系,事到如今,也没必要隐瞒了,她无奈地一歪头,解释道:“说实话,就在几天前,我还不知道轩轩是霍凌霄的亲生儿子,我之所以失踪,也是被这个消息吓到了,无法接受。”

    “什么?!”卫云澈差点惊掉下巴,“这是说,你之前并不知道轩轩的生父是谁?”

    “也不是,我以为是另外的人。”

    卫云澈点点头,明白过来,“看来,当年发生了一些比较复杂的事。”至于具体是什么事,方若宁没说,他当然也不会去问。

    各自都还有事要忙,卫云澈弄清自己想问的事,利落地转身走了。

    方若宁手上几个卷宗看完,整理好思路,一看时间已经六点。

    打车直接回了翡翠华府,她进门时给霍凌霄打了个电话。

    那边,父子俩正在吃晚饭,因为霍总裁胃病又犯,这几天只能吃清淡易消化的流食,所以方昀轩跟着他一起喝粥。

    “下班了?”

    “嗯,”不习惯被霍凌霄这样关心着,方若宁语调淡淡,透着不自在,“刚回到家。”

    “那还没吃饭?”

    “没。”不想被他占据主动权,方若宁主动提到,“我打电话是想说,要么就让轩轩在你那边过夜吧,省得还要麻烦司机送过来,明天早上你直接送他去幼儿园。”

    “在我这里过夜?”霍凌霄放下汤匙,看了眼对面的小儿,这才说,“我今天在医院,留他在这里不方便,等会儿吃完饭,我让司机送他回去。”

    医院?

    方若宁捕捉到这两字,顿时想到的就是他住院了?可是关心的话到了嘴边,她又没说出来,吱呜了下,答应:“那好,也行……”

    挂了电话,心里又觉奇怪,平时阻止他跟轩轩见面,他总是想尽办法跟她抢人。今天主动说让孩子在他那边过夜,他却又拒绝——真是怪异!

    医院里,霍总裁放下手机,显得意兴阑珊,也没了吃饭的心思。

    这女人可真是心狠,知道他在医院,居然都能漠视不问——是故意的还是真的不懂人情世故?

    晚上八点多,方昀轩果然被司机送回来。

    小家伙在客厅坐下,方若宁还是没忍住,问他:“轩轩,你从医院回来的?”

    “嗯,妈妈,霍叔叔生病住院了。”

    果然是。

    “那他严重吗?”

    孩子懵懂地摇头,“不知道,他说没事,可我看医生伯伯的脸色,好像比较严重。”

    言语能力超凡的方昀轩,意思表达的很到位,还懂得看人脸色。
手机用户请访问:m.00sy.net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