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零点书院 > 科幻灵异 > 厂公宠妻日常 > 第五十三章偶遇

第五十三章偶遇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搜索
    第五十三章偶遇

    又是一年寒冬,连日飘飞的大雪掩盖了整个都城。

    转眼便到了年三十,叶安安大清早就被春儿唤起。

    “太冷了,再睡一会儿……”

    叶安安迷迷糊糊的拽住被子,紧紧裹住企图贪睡一会儿。

    “公主殿下,您昨儿可是说今早要去清玉殿给淑贵妃娘娘请安,要奴婢们一定要喊您早起的。”

    叶安安把头缩进被子里装作听不见。

    春儿见她将自己裹得犹如蝉蛹,顿时一筹莫展。

    这时就见王婉清举着锣走进来站在叶安安窗前一通乱敲,力气之大,声音之嘈杂,让春儿都捂住耳朵。

    “……”叶安安猛地鲤鱼打挺翻身起来,睡意全无,幽怨的望着她。

    “算你狠。”

    春儿和王婉清为她穿上喜庆的镶金边翠珠红袄裙,挽了个垂鬟分肖髻,以金钿点缀。又施以粉黛,染脂描眉,衬得她面若桃花,明艳动人。

    叶安安这两年正是抽条的时候,个头窜高不少,显得越加窈窕,就连厚重的冬衣也遮不住纤细的腰肢。

    就是……

    叶安安摸了摸胸口,叹了口气。

    这胸怎么就不长呢?

    春儿见她唉声叹气,知晓她又在纠结,捂着嘴笑道:“公主殿下莫要着急,凡事慢慢来嘛。奴婢吩咐御膳房多给公主做些滋补身子的甜品,总会有的。”

    叶安安幽怨的回头望去,就看到春儿和王婉清傲人的胸围,顿时满脸纠结。

    “……”

    明明她吃得最好,凭什么她长得最小!

    “公主殿下,各家夫人已入宫请安。”

    听到宫女的禀报,叶安安理了理衣袖,起身披上斗篷淡淡道:“走吧,咱们也该去给淑贵妃请安去了。”

    淑贵妃原是淑妃,今年刚升了贵妃,执掌凤印,协理六宫。

    淑贵妃是极其清心寡淡的一个人,原是承乾帝府邸跟着的侧妃。听闻早些年有过一个女儿不甚夭折,她又体弱多病不易有孕,承乾帝念她可怜,一直对她多有怜惜,赏赐无数。

    可淑贵妃或许是因为唯一的孩子没了,心如死灰,又年近四十,越加寡淡。

    即使得了凤印,但六宫之事一向不上心,能和稀泥就和稀泥。

    原著里她也只是个跑龙套的群众演员。不论是太子继位还是淮南王夺位,她都无所谓,只把自己关在宫里吃斋念佛,到最后反而一世平安。

    好在承乾帝淡于美色,又早已立了太子,后宫新人不多,也就还算和谐。

    每年年三十早晨,各家夫人都会去淑贵妃处请安。

    叶安安倒是无所谓请不请安,毕竟不是嫡母皇后,往日里大冷天的她也懒得起那么早的,便很少和青玉殿有联系。

    叶安安坐在轿子里抱着暖炉打了个哈欠,她无聊得掀开窗帘观望着雪景。

    清晨大雪已经停了,四处可见扫雪的宫人们。

    各处的宫殿,亭子,长廊都挂上了大红灯笼和红绸,显得格外喜庆。

    白雪,腊梅,宫灯,红绸。

    好一副皇宫雪景图。

    冷气扑面而来,叶安安呼了口雾气刚想放下帘子,正巧瞧见不远处,一道修长的人影悠然前行。

    叶安安定眼一看,连忙撑头唤道:“厂公大人。”

    她挥着帕子吩咐抬轿的宫人快步追上,趴在轿窗上热情笑道。

    “大人好巧啊~”

    唐怀偏头望了她一眼,微微一笑,声音如玉石相击:“不巧,难为公主殿下还记得咱家。”

    自从回宫之后,除了那次崇文馆受罚,叶安安就不怎么见过唐怀。

    德妃已除,收了王婉清,铲除原女主一大助力,李念儿同司马长平发展趋势甚好,徐曼娇成了她朋友……

    叶安安看到了未来的无限希望,十分满足。成日闲来无事就画画做饭,泡澡按摩,约着拓跋钰两人闲聊赏花,日子过得好不快活!

    早就忘了去在唐怀面前刷脸了……

    要不是前些日子千机阁那一箱宝贝,她还真把唐怀抛诸脑后了……

    叶安安装傻,当做没听到唐怀刚才说的话,嘿嘿一笑,殷勤的将手中的暖炉递了过去:“天气寒冷,大人暖暖手吧。”

    唐怀望着她讨好的笑容,嘴角轻勾,接过暖炉淡淡道:“那就多谢公主殿下好意了。”

    两人一个坐在轿子里,一个立于轿外并肩而行。

    春儿和王婉清识趣的悄然走到轿子另一侧。

    叶安安趴在窗户上,脑袋压着手臂望着他。

    唐怀今日穿着朝服,头戴高筒纱帽,身披黑色斗篷,毛绒绒的紫貂毛衬得他如玉的脸庞愈加白皙精致,眉目如画。

    叶安安暗暗贪图了会美色,企图聊天:

    “厂公这是要去哪儿啊?”

    “刚下了早朝,咱家回司礼监处理些宫事。”

    叶安安见缝插针拍着马屁:“年底诸事繁忙,大人真是辛苦,又要处理宫廷内务,又要统理东厂为父皇分忧,宵衣旰食,不辞劳苦,为国尽忠,是天下人的楷模啊!”

    见唐怀不置可否,叶安安嘿嘿一笑,试探道:“前些日子,本宫得了一箱千机阁的宝贝,真真是喜欢极了!可思来想去也不知道这千机阁为什么会送来东西。”

    唐怀把玩着暖炉悠悠道:“既然送给了公主,那便是公主应得的。公主殿下天之娇女,自然当得起,又何必想太多呢?”

    果然是他送的。

    叶安安心里觉得轻快欢喜,嘴角噙着笑意,眼睛弯弯:“多谢厂公大人。”

    不一会儿便到了路口,唐怀停下脚步朝她轻声道:“司礼监事忙,咱家就先回了。”

    说罢脚下一转,黑色斗篷微微荡起一道弧度,他便抱着暖炉如飘云般悠悠离去,片刻不再停留。

    叶安安到嘴边的寒暄硬生生给吞进了肚子里。

    至于一刻不停留吗……

    我的暖炉还没还我呢!

    叶安安望着他离去的方向,那道身影早就消失不见。

    她趴着窗户眼神哀怨,吸了吸冻得有些发红的鼻子,真是猜不透这人什么心思。

    王婉清掀开帘子,叶安安扶着她的手下了轿子,望向宫殿上雕刻的三个字。

    “走吧。”
手机用户请访问:m.00sy.net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