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零点书院 > 科幻灵异 > 厂公宠妻日常 > 第一百零七章局中局?

第一百零七章局中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搜索
    第一百零七章局中局?

    “我同船家没有任何关系。”王婉清深吸一口气,“那日我去找船家却并没有看到他,因着心里着急公主殿下,我便自己拿了止晕药离开了。”

    安禛翘着二郎腿晃悠,“你怎么知道那药就是止晕药?”

    王婉清现在极度怀疑东厂人的智商,深吸一口气平复自己有些烦躁的心情:“……药包上有写字。”

    “……哦。”安禛咧嘴笑了笑,又问道,“你说你跟船家不是相好,那……”他起身凑到她面前,“你心里有喜欢的人吗?”

    两人离得极近,王婉清不太习惯同人有这么近的接触,她微微昂头避开。

    安禛见她嫌弃自己,呲了呲牙,举着烙铁晃悠:“从实招来~”

    叶安安刚到门口,透过狭小的门窗就看到安禛举着烙铁站在王婉清面前,吓得心下一紧,一脚踹向门大吼:“住手!”

    踹门声之大将安禛也吓了一跳,差点没拿住烙铁。

    然而……门被锁着,叶安安一脚踹过去纹丝不动,反而磕到了脚趾。

    “哎呦!”

    她弯下身子捂住脚疼得龇牙咧嘴,春儿连忙扶住她:“公主殿下您没事吧?”

    叶安安摆了摆手,招来一旁的侍卫吼道:“还不快把门打开!”

    “是,是!”

    等侍卫抽出钥匙打开门,叶安安便急吼吼冲进房里将安禛猛地推到一旁,护崽一般挡在王婉清面前。

    “你敢对本宫的婢女动手?!”

    安禛见来人是叶安安,连忙单膝跪地行礼:“公主殿下金安。”

    叶安安脚趾疼得蜷曲抽搐,浑身微微发抖,额头都冒了冷汗,面上却装得孤傲无情,冷笑道:“你既知道本宫是公主,还敢对本宫的贴身婢女用刑,怕是根本就没将本宫放在眼里!”

    安禛原本只是打算吓唬一下王婉清,套套小姑娘的话,根本没想过要真对她用刑。

    可这下被叶安安撞见,真是有苦也说不清。

    再说,旁人不知道厂公到底有多看重公主,安禛可是最清楚不过的。

    面对厂公心尖尖上的宝贝儿,安禛只得乖乖低头认错,生怕叶安安一个不高兴在唐怀面前参他一句。

    不都说枕边风吹耳根吗,到时候别说丢饭碗了,命都可能丢……

    安禛立刻没节操的认错:“小的知错,请公主殿下责罚。”

    叶安安脚疼得要命,听到他这话吼道:“既然知道错,那还不快将人给本宫放下来!”

    “是。”安禛抱拳道,起身将王婉清手腕上的铁锁解开。

    叶安安想上前拉住王婉清,没想到脚趾一痛,膝盖一弯差点跪下。

    王婉清连忙扶住她:“公主殿下。”

    “没事没事。”叶安安笑了笑,柔声道,“咱们回去再说。”

    她又瞥了一眼安禛,声音冷漠:“清儿同刺客无关,本宫可以担保!本宫已经求了父皇放清儿出狱。你们若是有何不满,便去父皇那儿说!”

    安禛低头道:“小的不敢。”

    叶安安冷哼一声,拉着王婉清转身离开。

    她虽装得跋扈,但并未想过对安禛真的有所责罚。

    东厂查案一向如此,而且这事儿事关行刺圣驾,她本不应该搅扰查案。

    但东厂的手段她了解,她无法放任王婉清在牢房里遭受摧残,所以去求了承乾帝放她出来。

    这已经是破了例了,她不能再恃宠而骄,对东厂的人指手画脚。

    安禛到底是唐怀的人,唐怀那家伙最爱面子又护短。若是无理取闹责罚了安禛,就是当众打了唐怀的脸,她可不敢做这事儿。

    被叶安安拉着离开时,王婉清回头看了一眼,就见安禛朝她做了个鬼脸。

    这个人真是……莫名其妙……

    ……

    回到寝殿

    王婉清不由分说便跪在地上,朝叶安安磕了三个头。

    “奴婢无用,没有照顾好公主殿下,害殿下遇刺受难,求殿下责罚。”

    “快起来。”叶安安想要将她扶起,但脚趾生疼,行动不便。

    王婉清原本跪在地上,见她如此,连忙上前帮她褪了鞋子查看伤情。

    一瞧,大姆脚趾一片污紫。

    叶安安瞧见也吓了一跳,原本虽然疼但是没看到具体伤情心里上还好些。

    但如今瞧见了脚趾上的伤情,叶安安就觉得越来越疼,越看越疼,眼泪哇哇的就飙了出来。

    “呜呜呜,好疼啊!!!”

    春儿也吓得不轻,连忙去请了太医。

    等到脚趾上了清凉的药膏,整个脚被用纱布裹得结结实实的,叶安安才觉得痛意好些。

    她靠坐在床上,望着打理好一切,再次跪在地上的王婉清叹了口气。

    “你这是干什么,这事儿怎么能赖到你身上。”

    王婉清低头道:“是奴婢没有照顾好公主殿下。”

    叶安安见她死脑筋,无奈的低下身子将她拉到床边坐着。

    王婉清担心她碰到伤口,只得顺从的起身坐下。

    “敌在暗我在明,有人存心要害我,就是有十个侍卫成天守在我身旁,也不一定能防得住。”

    王婉清听到这话皱眉:“公主殿下的意思是……”

    “当时你离开之后,就有人悄悄潜入船舱将我扔下水中,之后才有了黑衣人当众行刺。”

    王婉清一愣,没想到其中还有隐情:“还有一波人?”

    “没错。”叶安安点点头,“那人明显就是冲着我来的,想要悄无声息的将我淹死并掩藏自己。他的目的已经达成了,又为什么要大张旗鼓的行刺,将事情闹大。这显然不是一波人。而且后来我同厂公逃亡时遇到的一波人,他们的目的却不是我,而是厂公大人。”

    听到这些话,王婉清垂眸思索。

    “按殿下的意思,那个想要谋害殿下的贼人,是想要悄无声息的做下一切,将自己摘得一干二净。而行刺的黑衣人却大张旗鼓,闹得人心惶惶。”

    “没错。”叶安安道,“你觉得这事儿是不是有些蹊跷?”

    王婉清微微点头,眉头紧锁:“会不会,是两拨人恰巧现在一天行刺?”

    叶安安摇摇头:“那为免也太巧了,我同父皇本就是临时起兴才微服出巡,此前并未有任何征兆,这事儿同厂公更是八竿子打不着边,怎么可能这么巧便凑到一处。”

    王婉清垂眸沉思,随即抬眼望向叶安安,目光复杂,“那……或许还有一种可能。”

    她缓缓道,“有一队人提前知道另一队人的刺杀消息,便借机完成自己的目的,再将一切栽赃到那一队刺客的头上。”

    。
手机用户请访问:m.00sy.net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