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零点书院 > 科幻灵异 > 疑云迷踪 > 第37章 梅林范之十五

第37章 梅林范之十五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搜索
    挂完电话,刘行看着谢局。

    “谢局,这一下你该相信了吧!这又出命案了。”

    谢局一张黑脸吓得铁青,拿手扶了桌子沿,半晌才回过劲来。

    “你,你快去出现场,我这立马向上级报告。”

    F市城楼区新城公寓,都是一些小户型公寓。

    崔佳和她老公闹离婚之前就在这里买了一间单身公寓住,这里离她上班的保险公司也不太远。

    新城公寓地处城市的中心,交通四通八达,是一处不错的地方。

    房价自然不便宜,崔佳虽然搞的是保险销售,而且成绩也不错。

    但以她的财力想要买下这一套高档公寓,应该还是吃力的。

    以警方对崔佳的调,了解了她的私生活之后,让人不由得生出许多不太好的想法来。

    去往新城公寓的路上,刘行觉得头特别大,即使这一起案件与小丑没得关联,要调查起崔佳的社会关系那得费老大工夫了。

    许凡是第一个到达现场的人。

    许凡说,他到达新城公寓18楼23楼的时候,崔佳的房门紧闭。

    来之前,他给崔佳打过电话,但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为防自己空跑一趟,许凡又给保险公司打了电话。

    保险公司某部门前台接了电话,说早上例会的时候,崔佳就没有来。

    刚好部门主任在一旁接过了前台的电话,他说,崔佳在部门的业绩是最好的,虽然为人有点妖艳,但工作起来还是十分敬业的。

    今天早上的例会本来是崔佳的主场,她前两天签了好几单,早上是表彰大会和分享大会的。

    结果崔佳偏偏没有来,打她的电话也一直没有人接听。

    主任说,因为最近公司都在传崔佳和罗毅的事情,再加上秦小岑跳楼自杀,他以为崔佳的压力大,在家里躲清静,也就没有在意。

    主任这么一说,又联想到刘行的猜测。

    许凡心里头一紧,莫非……

    崔佳的公寓房门紧闭,敲了许久也没有人应答。

    门锁是密码锁,不知道密码是进不去的。

    许凡再一次打了崔佳的电话,电话的铃声从屋内传来。

    挂断了再打,如此反复好通电话,却始终没有人接听。

    过道窗户一阵风吹来,隐隐飘着一股血腥之气。

    踹门踹不开,许凡脑瓜子倒还好使,联想到罗毅与崔佳的关系。

    许凡给罗毅去了电话,当许凡问罗毅崔佳房门密码的时候,罗毅还顾左右而言它。

    当罗毅说他压根就不知道崔佳家密码的时候,许凡当时就发了火。

    “你娃别它妈的给我说不知道,我现在就在崔佳的门外头,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有绝对的理由怀疑是你干的。”

    罗毅在电话那头的声音有点冤。

    他说:“警官,不是我有意要黑崔佳,她的私生活混乱,在外头的男人又不止我一个。你觉得他会让我知道她家的密码吗?再说了,她那间公寓我也没有去过,我和她约会的时候都是去酒店开的房。那套公寓她才买没有多久,你知道的,以她的能力能说买就买得起那套公寓房吗?密码你应该问一问她背后的金主。”

    许凡声音又高了个八度。

    “罗毅,你它妈的别跟我卖关子了,她背后的金主是哪个快点告诉我。”

    罗毅又说他不晓得,让许凡问一问崔佳部门的主任就晓得了,听说最近那个金主下了一个几百万的单子。

    再一次将电话打给了崔佳的部门电话,很巧是主任接听的,起先主任还不肯说,他对于电话那头自称是人民警察的身份有点怀疑。

    倒将许凡给急成啥样了,直接骂了娘。

    “孙子,这都人命关天的事情了,你还他娘的给我扭扭捏捏的,回头出了命案,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主任总算给了那个金主的电话,接通金主的电话,电话那头的声音听不出来是男的还是女的。

    许凡说尖了,再也不说他是警察,直接就崔佳家着火了,快当点给密码,不给密码里头的人就死翘翘了。

    这金主倒是好说话多了,立马给了房门的密码。

    崔佳仰面躺在客厅的沙发前面,与刘燕与方青一案的作案手法极其相似,脖颈之处的动脉被割来。

    头部下面一大滩血迹已经呈干涸之状,一把带血的水果刀握在她的右手处。

    与刘燕与方青的案发现场不太一样的是,满地的小丑鼻头,与地上那一大滩血迹相辅相成,成就一副触目惊心的凶案现场。

    虽然觉得多此一举,许凡还是伸手探了探崔佳的鼻息,传递过来的是一种死灰死灰的冰冷触感,气息全无。

    从现场情况看来,崔佳死亡时间至少已经过去了几个小时。

    刘行赶到的时候,其它的同仁们也陆陆续续赶到了。

    与前几起案件有太多的相似之处,现场除了崔佳一个人的痕迹之处,并没有找到第二个人的痕迹。

    特别是那把带血的手果刀,与刘燕与方青现场的凶器一模一样。

    在上面也只发现了崔佳的指纹。

    不同的是,在沙发前的茶几上,发现了一个削了一半皮的苹果。

    半拉苹果皮还挂了苹果上。

    看得出来,崔佳遇害之前正在削苹果,这个苹果是给自己削的,还是给别的人?只有死去的崔佳知道。

    有人猜测,刀握在崔佳的手中,上面也只有她的指纹,崔佳有没有可能是自杀?

    凶案现场表面上看来似乎有这一种可能。

    许凡被带偏,他也觉得有可能,这崔佳有没有可能正是谋害秦小岑的凶手,警方查得紧,她畏罪自杀?

    刘行白了他一眼,这娃还有一点原则吗?

    崔佳身着一身得体的西服套裙,脚上已经穿上了一双漂亮的高跟鞋,沙发上是她包包,里头装有好几份客户的保险合同。

    她脸上还化着精致的妆容。

    崔佳所在的部门主任说过,今天早上的例会是崔佳分享的主会场,看样子她应该是收拾好一切去上班。

    在出门之前,家里一定来了不速之客。

    这个人崔佳一定认识,她还特别重视,因为桌子上还摆了一杯龙井茶,还有那个没有削完皮的水果。

    凶手没有给她太多的时间,或许是崔佳削水果的时候,客人提出要喝一杯茶。

    那一杯茶上来的时候,凶手就直接动了手,崔佳倒下的姿势看,她对于凶手一点防备都没有。

    这一个晚上,城楼公安分局灯火通明。

    青阳分局,市局都派了人来,一干人等齐聚会议室。

    F市数年以来没有发生过如此恶性的连环杀人案,关键凶手是谁,警方居然一点线索都没有。

    凶手只给警方留下了一地的红扯扯的小丑鼻头。
手机用户请访问:m.00sy.net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