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零点书院 > 科幻灵异 > 暗月纪 > 正文卷 第四百六十二章 龙咆天下惊

第四百六十二章 龙咆天下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搜索
    我该愤怒吗?就因为唐龙要杀我而愤怒?!他,不是一直想要杀我的吗?

    可是为什么,我的怒火还是无法抑制?!就因为他杀我的决心如此坚定,坚定到连一丝生机都不想留给我?坚定到绝招接连而出,那架势是想要将我碎尸万段?!

    但我的愤怒啊,不是应该来自于对死亡的恐惧吗?至少卢卡的战技里是这样提示的。

    大恐惧产生大愤怒!

    结果,我只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却产生不了大恐惧,自然也感受不到大愤怒!

    因为我的心从那个雨夜以后,就再也没有畏惧过死亡。。。。。

    原来我该感谢唐龙啊,用死亡压迫我,用他的决心点燃了我的愤怒。。。。

    一瞬间,唐凌的脑中掠过了无数的想法。

    一抹冰冷的笑容从他脸上浮现。

    火球围绕在他的身旁,七道光剑以极快的度,分别朝着他身体的七个要害飞驰而来。

    “还不松动吗?!”在心中唐凌怒吼了一声,火球也好,光剑也罢,在唐凌的眼中都渐渐的淡去。

    剩下的,只有唐龙那张淡漠平静的脸。

    在这一霎,唐凌明白了他为何会如此的愤怒!因为从始到终,他只想要胜利,而且是堂堂正正的胜利,却从未想过胜利是一定要杀死唐龙。

    在他心中甚至有这样的设想,就比如将唐龙打得毫无还手之力,然后自己也假装无再战之力。。。。

    毕竟,他是哥哥啊!一声哥哥似乎有奇妙的力量,不管再多的恩怨纠纷,只要想到这是哥哥啊,总觉得内心就会浮现出一丝丝说不出的羁绊。

    可就因为是哥哥,他竟然杀死自己的决心那么浓重!

    而他,其实早就知道自己是他的弟弟!

    唐龙的脸在唐凌的眼中定格,眼角的余光扫过了那一块站着星辰十六少的岩石,其中还有龙十二。。。。

    那我为什么要死?我还大仇未报!我还不想死在所谓哥哥的冷漠之下,这样显得我自己不是很讽刺吗?!

    在这一刻,唐凌的愤怒终于彻底的爆了。

    死亡的压迫也终于到了极致。

    随着这极致的出现和愤怒的爆,唐凌蓄满能量的丹田也开始震动,一股奇异的力量出现了。

    它开始牵引着唐凌丹田中聚集的能量,进入了唐凌的经脉之中。。。这原本是根本就不可能动用,只能累积的能量啊!

    竟然被这股奇异的力量牵引了。

    一丝丝,一缕缕,一波波,最终如同怒潮一般的汹涌而出,瞬间涨满在唐凌的丹田!

    这股奇异的力量究竟是什么啊?

    这一刻没人知晓唐凌内在的变化,只是看见唐凌全身的青筋忽然涨起,就在光剑将要刺中他的一瞬。

    终于产生了变化吗?

    周围的看客有的人紧张的握紧了拳头,有的人额角出现了细汗,有的人呼吸变得粗重。。。。

    即便不是唐凌和唐龙的忠实拥趸,也会被这紧张的一幕所感染。

    毕竟,唐凌已经到了必死之局!在这个时候出现变化?是还有翻盘的希望吗?

    人们往往不喜欢看什么顺理成章,作为看客喜欢看得是一波三折的刺激!

    在这个时候,唐凌会让他们失望吗?

    只有在沙滩石椅上坐着的那位对战技研究颇深的老者,心中无限叹谓的感慨了一句:“终于,又创造奇迹了吗?”

    **

    是的,奇迹小子再次创造了奇迹。

    人们看见了静止。

    在这一刹那,无论是火球还是光剑都静止在了唐凌的身侧。

    那是为什么?

    在场的高手一眼就看穿了,那是因为唐凌的身侧有浓厚的能量溢出,包裹了唐凌。

    而唐龙出的绝招,无论是火焰陨星也好,还是流光闪剑也罢,都根本不能突破这层能量!

    这就是唐凌的终极绝招,他最有信心的一招?在山头上观战的人们虽然震惊,但也有些迷茫。。。。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怎么没有攻击力?

    在这时,只有一个裹着显得有些破烂的黑袍,戴着头巾的身影非常得淡然。

    她的双眼在半透明的黑纱之下熠熠生辉,她的目光深情愉悦缠绵,似乎有了实质,想要拥抱擂台上那个拥有着一往无前气势的身影。

    四个多月的跋涉,穿越了千山万水,经历了寒冬暖春,在初夏的光阴中,我终于。。。再一次看见了你。

    黑纱下,嘴角荡起了笑容,惊人的妩媚动人心魄。。。生死决战什么的,重要吗?它有什么规则又重要吗?

    这一刻,我只想要拥抱你,没有什么比这个还重要。

    于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这个穿着黑袍的身影竟然从山顶上飘然而下,朝着擂台的方向一步步的走去。

    人们震惊于唐凌现在的情况,并没有多少人注意到这个走向海边的身影。。。。

    靠近海滩就会被拦下,这个事情已经无数人试过了,多一个傻子也不可能成功。

    **

    唐凌,他又做了什么呢?

    看着自己的绝招失效在唐凌的身前,看着唐凌再次闭上了双眼。

    唐龙的心中也忍不住浮现出了这样的疑问。

    可是,在擂台上哪里还有多余的思考时间?当两大绝招失效在唐凌身前的时候,一股巨大的危机感便包裹了唐龙。

    会输,我有可能会输!

    唐龙的心中忽然冒出了这样一个念头,然后一股巨大的恨意便从心中升腾而起!

    不,只要我还有余力!我就要挣扎,我怎么能甘心如此的命运?生生的承认我就是一个该不被承认的儿子!

    那么,就继续。

    想着,唐龙再一次的动了,其实他还能做得也不多了,接连两大绝招已经消耗了太多。。。。

    可是,不能甘心啊。

    而唐凌的绝招真的没有攻击吗?不,只能他的能量还没有完全释放完毕,以他准紫月战士的阶段累积的能量,不可能一释放就形成那惊天的大招。

    毕竟,同样的绝招也有强弱。

    只是唐凌‘贪吃’,加上前一段时间用金钱疯狂的累积,形成那惊天大招也算勉强够了。

    这才是唐凌真正的底气。

    “唐龙还能动用绝招?”看见唐龙的动作,人们在议论。

    也在猜测唐龙新的大招又是什么?

    而仅仅五秒的时间,人们还没有注意到唐凌身体外溢出的能量已经在慢慢的流动变化。

    渐渐地,一丝丝青色开始在唐凌逸散的能量中出现。

    ‘能量最终凝聚之际,必须引动生机,用自身生机去牵引自然之中流动的生机之力’。

    生机之力不就是木属性?精准本能本质上能模仿一切天赋,虽然唐凌也好,唐龙也罢,都还做不到实质的模仿,只能模仿皮毛。

    但牵引一些属性之力,还是能够轻易的做到。

    所以,那凝集的能量从一丝丝青色开始,继而开始快的泛青。。。。

    在这时,终于有人注意到了唐凌这边的异象。

    “那是。。。。什么?”山头上,许多人惊呼出声。

    因为,随着青色气息的蔓延,一个粗略的青色轮廓也出现在了众人的眼中。

    那轮廓如今还不清晰,但就只是粗略的线条,都能让人感觉到一股惊心动魄的气势。

    渐渐地,线条越来越精致,无数的细节开始出现。。。。

    渐渐地,这轮廓也越来越清晰,一个巨大的头颅已经成型。。。。

    在这个时候,不管是唐龙之前出的火焰陨星也好,光剑也罢,统统的被这个轮廓挤开。

    而人们在这个时候,也终于看清楚了这个轮廓,那是分明就是一个——巨大的龙头!

    龙!在前文明里,不论是在东方传说中,还是在西方传说里,都是一种神秘的顶级生物。

    虽然东方的龙,和西方的龙形象是如此的不同,可它们都代表着一种巅峰。也从来不缺乏无数的人为它们着迷。。。。

    而到了如今的紫月时代,甚至有传言,因为无序的进化,一些传说中的生物已经真的出现了!

    它们就在钢铁血城之外!

    而科技者对此只评论了两个字——返祖!至于人们怎么去理解这两个字,那就是人们自己的事情了。

    反正科技者对此并没有更多的解释。

    可就算有这样的传言,绝大多数人是肯定没有见过什么传说中的生物的。

    所以,此时唐凌勾勒出来的龙头是如此的让人兴奋。

    那是一个标准的西方巨龙的龙头,一出现就带着令人颤栗的气息,还有一种属于巨龙的独特的,又带着一些邪恶的魅力,让人忍不住想要膜拜。

    为什么不是东方巨龙?唐凌其实并不是不想,毕竟他是东升洲华夏古国的血脉。

    只是唐凌郁闷的现,他如何的努力也勾勒不出东方巨龙的形象,一旦想要如此,能量的流动就会凝滞,甚至有崩溃逸散的危险。

    反而是勾勒西方巨龙的形象,能量的流动就无比的流畅。。。。莫非因为卢卡是西方光明洲的人才会如此?

    这个问题唐凌并没有多想。

    因为十几秒的时间过去后,西方巨龙的龙头已经成型了,现在只剩下最后一步。。。。。

    唐凌望向了唐龙,这最后一步对于唐凌来说其实再无难度。

    只需要。。。。唐凌抬起了右脚,对面的唐龙依旧在蓄势着下一个绝招,望向唐凌的双眼依旧是如此的冷漠无情。

    这样的冷漠折射在唐凌的眼中,即便他想要无视忽略,还是带起了一丝丝的刺痛。

    ‘咚’,唐凌的右脚重重的落地,再无犹豫!整个人忽然大声的咆哮了一声。。。。

    最后一步,不就是用自身的气机带动起巨龙咆哮吗?这气机需要的是面对绝境时一往无前的勇气!

    这一点,唐凌永远都不会缺乏。

    于是,神秘战技龙咆终于第一次在众目睽睽之下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人们看见的画面是一个少年仰天长啸,随着他咆哮的声音,在他身前的那个巨大的头颅也张开了嘴,出了一声巨大的呼啸之声。

    这呼啸之声是如此的惊人,只是第一声就掀起了周围海面滔天的巨浪,巨浪中一条条吞金鲨在翻滚,竟然六级凶兽在一时间都无法抵挡这咆哮之力!

    接着,随着咆哮带来的震荡。

    唐龙出的三个火焰陨星一个接着一个的破灭了。

    然后,是那七柄光剑一把一把的熄灭了。。。。

    最后那咆哮的能量几乎凝聚成了实质,朝着唐龙席卷而去。。。。

    翻盘了!

    所有人看着这震撼的一幕,心中都只有这样一个想法——唐凌,竟然真的依靠着一式绝招,就这样翻盘了!

    这力量是如此的磅礴,唐龙如果不能抗住,那么死得就是唐龙!

    这究竟是什么战技啊?!真的有如此的威力!让人从心底感觉到无力抵抗。。。。

    在山头上观战的人们,有的竟然已经抵挡不住这股冲天的气势,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而在沙滩上观战的大人物们,心头却是另外一番滋味。

    当看见龙头环绕唐凌,当看见唐凌仰天长啸带起龙头虚影,他们心中竟然升起了同一个念头——时代帝王!

    他,就是帝王!

    这简直是一个荒谬的念头,当沙滩上这些大人物冒起这个想法之后,也几乎同时认为这是荒谬的。

    虽然唐凌的表现已经接二连三的让人震惊,虽然唐凌是那个传奇唐风的儿子,因此拥有无限的潜力。。。。

    可是时代的帝王哪有那么轻易就出现的,要成为帝王至少要得到那真正的。。。。

    怎么可能凭借着一式震撼的绝招,就认为唐凌已经是帝王了呢?

    人们否定了这个念头,勉强平静心情继续观看着这一场战斗,想要知道接下来是不是唐龙就输了呢?

    只有那个研究战技的老者在心底感慨——这就是王者,这并不是因为绝招啊,这分明就是王者的气势啊!

    也只有深刻的研究了战技的人,才能对气势更加的敏感吧!

    **

    唐凌并不是知道,这一招龙咆的成功是如此的让人震撼。

    在无声的转播画面中,许多人即便不能听见那龙咆声,惊天动地的气势,可从画面中依旧能感觉到那一股让人心惊,甚至无力的气息。

    无数的大人物在这一刻沉默了,心中对唐凌的重视又上升了一个等级。

    露娃躺在翰皇的怀中,看着画面中的唐凌,声音带着困意的问道:“这是不是阿爹最看重的那个?”

    “如果是的话,露娃认可未来他就是你的夫婿吗?”翰皇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语气中带着一丝调侃。

    露娃并不回答,只是双眼盯着画面中的那个少年,莫名的觉得脸好像有些烫。

    而在此刻,岂止是正京城的翰皇动了心思。

    钢铁血城,三大元帅沉默的看着唐凌同巨龙一起咆哮,终于烈日元帅开口了:“少年团,将二十个顶级五星重点名额分给唐凌一个。”

    翰皇和烈日元帅已经是人们公认的巅峰之人。

    可在这个世界上,真正的巅峰只有此二人吗?

    远远不是!

    东方的五脉圣山,西方的奥斯神城,原生洲原身之地的图腾森林。。。。

    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唐凌的身上。

    “父亲,我认的哥们是不是不错?”在如此肃穆的气氛之中,东方的五脉圣山,洞天圣堂中,一个略显猥琐,又有些怯懦,还带着几丝鸡贼的声音破坏了这气氛。

    说话的人是一个胖子。

    而被他称之为父亲的那个严肃中年男人,难得没有火,而是深深的看了一眼那胖子。

    然后声音低沉的说道:“既然如此,你出吧。他的麻烦不小,就当为父还你这个人情了。”

    “是!”胖子脸上流露着兴奋,飞一般的跑出了洞天圣堂。

    龙袍一出天下惊!哥,这可不是我给你争取的人情,而是你自己挣来的!

    **

    唐龙会死吗?

    唐凌的一式绝招果然扭转了局面,如果唐龙死在这一招之下,那么这一场生死擂台就彻底的结束了。

    但唐凌的这一式绝招究竟是为什么会具备这样的威力?这让所有人都疑惑。

    而且,一个准紫月战士哪来那么多的能量?除非。。。。

    沙滩上的这些身份崇高之人很快想到了这个可能!一下子震惊无比!

    谁都知道能量分为两种。

    一种是被人吸收在身体之中可以运用的能量。

    而另外一种则是累积在丹田内,为冲击更高的阶段所储备的能量。

    第二种能量,人们都已经形成了共识,那是根本不可能被动用的能量!如果这能量能轻易的动用,那人人都可以出一招惊天动地的绝招。

    毕竟储备的能量动用了之后,大不了再耗费时间和资源储备就是了。

    唐凌究竟是如何做到的?卢卡的战技就那么神奇吗?

    如果要唐凌来回答这个问题,他会明确的说是一股奇异的力量把能量牵引出来的。

    可那奇异的力量到底是什么?

    其实答案很简单,它被卢卡称之为生命的谜题——生命潜力!它是诸多奇迹的创造者,在前文明就一直存在着。

    比如悲伤绝望的母亲可以在某一瞬间,抬起汽车,就因为车轮下压着她的孩子。。。

    又比如某个被遭遇饥饿灰熊的飞行员,在情急之下,竟然一跃而起跳上了停泊着的飞机机翼。。。。

    这种在平常绝对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在生命潜力被激了的情况下,就会诞生一个又一个的奇迹。

    卢卡撰写战技,但是他真正想要完成的战技是一本能够熟练运用生命潜力的战技。

    在这种情况之下,龙咆诞生了!

    可龙咆并不是卢卡想要的战技,它最终还是没有打开生命潜力这个闸门,它还是需要厚重的刺激,才能偶然成功。。。。相当于没有从根本上改变什么。

    所以,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四个人成功的运用了龙咆。

    其中两个人死了,那是生死大危机下运用了出来,可惜没有办法改变结果。

    另外两个人却是顶级的传奇,他们有能堪称神奇的领悟力。

    现在,终于出现了第五个人。

    顺理成章的第五人——唐凌!他既有着神奇的领悟力,又面对了厚重的刺激!

    这刺激不是应该感激唐龙吗?

    瞬间,龙咆的能量已经冲击到了唐龙的身前,而唐龙冷漠的神色至始至终没有改变。

    他手中的剑刺出了最后一剑,一股巨大的风夹杂着雷电迎向了龙咆。。。。

    风雷涌!同样也是出自卢卡的战技,被唐龙再一次的使用了出来。

    可这能抵挡唐凌的龙咆吗?答案是肯定的——不能!

    龙咆以惊人的度消耗着风雷涌的力量,在这个时候让唐龙再出一招绝招已经不可能了。。。

    既然如此,那么风雷涌消耗完毕的那一刻,就是唐龙失败死亡的那一刻!

    结局就应该是如此了吧?

    可是,唐龙好像并没有认命的打算,他依旧漠然的看了唐凌一眼。

    果然啊,自己想要杀死这个弟弟。同样,这个弟弟不也同样不遗余力的想要杀死自己吗?

    他总是创造着一个又一个的奇迹来证明自己不应该存在,不配有一个身份。。。。

    真是让人恼怒!

    既然已经把自己逼到了这一步,那就用最后的一张底牌来结束这一切吧。

    这一张底牌,只有自己和义父知道。如今。。。。

    唐龙想着,伸出了一根指头抵住了自己的眉心,然后微微的用力用指甲划破了眉心。

    一滴殷虹如宝石一般的鲜血从眉心流了出来。

    唐龙接住了这一滴鲜血,然后抹在了身上银狐纹身的双眼之上。

    下一瞬,诡异的事情生了,那滴被抹在银狐双眼上的鲜血瞬间就消失不见,然后唐龙身上的银狐就像活过来了一般,那原本就活灵活现的纹身竟然动了起来。

    是真的动了起来吗?注意到这一幕的人们不约而同的眨了一下眼睛。

    接着,才现并不是唐龙身上的银狐纹身动了起来,而是一道虚影从唐龙身上的银狐纹身之上飘动了起来,然后环绕着唐龙开始不停的变大。。。。

    只是这一切生的太快,才给人以一种银狐纹身动了起来的错觉。

    “封印战种!”看到银狐现身,沙滩上有好几位高手站了起来,几乎是不约而同的吼出了同一个词语。

    什么是封印战种?!在这几人吼出了这个词语以后,周围好几人都开始好奇起来。

    但这知情的几人已经来不及回答。

    就只见擂台之上出现了一只巨大的银狐虚影,活灵活现的摇摆着它的三条尾巴,然后冲向了唐凌的龙咆!

    唐龙竟然有封印战种!到底还是唐龙强大啊,就连战种也强于唐凌。。。。

    而伴随着知情人的这个想法,最后的强强对决已经来到。

    生死擂台的谜底最终就要揭开!
手机用户请访问:m.00sy.net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