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零点书院 > 综合其他 > 吞噬万古 > 正文 第四十五章 吞噬血胎

第四十五章 吞噬血胎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搜索
    “为什么……”神秘人低沉地嘶吼道,用手捶向地面,“我的术法怎么会失效!”

    遽然,他似乎是想到些什么,抬起头来,望向天上的那对母子,突然癫狂地大笑起来。

    禹柒夏见状,脸色古怪起来,有种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感觉。

    之后,禹柒夏也望向神秘人所看的地方,他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

    只见,星光点缀的夜色天穹上,竟飘浮着一颗血色的胚胎,散发着极其浓郁的血腥味,但其中蕴含的血气也是极为磅礴。

    啵——啵——啵!

    胚胎外层不断聚起一颗颗血色气泡,气泡也在不断地炸裂,其内散发出一股股血腥之意。

    “哈哈哈哈……”神秘人狂笑,犹如是收获到宝物后的喜悦,“血胎成了!只要和寒教使分而食之,我们的力量,修为又能再次获得提升!”在那一刻,他眼中尽是癫狂之意,随时都可能有爆发的可能。

    他朝思暮想的血胎,在那一刻成功凝聚,浓郁的血腥味犹如他心底里的欲望,极其强盛。

    而这颗血胎是依照异神教教主所留下的血胎至圣大法的根基来凝聚的,拥有提升修士修为的神效,但唯一的缺点,也是天下正义之士所厌恶乃至仇视的的行为,便是需要养血凝胎!

    顾名思义,便是蕴养血子至一定的数量后,便可借助血灵大阵来凝聚血胎。但这种惨无人道的做法是令人神公愤的!不仅如此,有不少修士都痛恨这些异神教教徒肆意妄为的举动,也因此而不断大肆追杀这些异神教教徒。

    之所以称异神教为魔教,想来也是因为异神教教徒养血凝胎这种灭绝人性的做法。

    其实,在乾州境内乃至各大州中,存在着不少异神教教徒,他们是修士中的异类,离经叛道的人,因为他们信仰一个叫做异神的人或者说是一种神明的生物,而聚集起来的教派。

    而这个神秘人以及他口中的寒教使,明显是在这个地区负责异神教教会活动的主要头目,主脑。

    “那又如何,你今日无福消受了!”禹柒夏一步一步地走向那名异魔教教使,杀气缠绕在那名教使周身,犹如一双虚空之手扼制住了他的脖子般,使得他难以喘息。

    禹柒夏低沉地嘶吼,充满杀意的话语犹如一柄柄利刃剜着教使的心神:“你残害那么多无辜村民的性命,天理不容!”

    “今日,就由我来为他们报仇!”禹柒夏将每一个字都咬得极其清楚,落入那名教使的耳中,犹如死亡宣判般,冷漠而又阴寒。

    “不……不……”那名教使因恐惧死亡,在地上不断往后挪动,每根手指都死死镶入石板中,丝丝鲜血流出,犹如血色小蛇蠕动般。

    他现在唯一想做的事,便是离开这里,将血胎夺到手,然后提升自己的修为。

    “我堂堂异神教教使!”他一边后退发出低吼,语气中充满不甘,“我不可能死在你

    一个毛头小子的手中!”

    “那我就让你看看,你是怎么死在我的手中!”只见禹柒夏双目通红,充满了仇恨的目光,他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杀意,杀意如同狂潮般,席卷着禹柒夏的心神。

    只见禹柒夏抬起手臂,无尽的杀意破体而出,融入黑龙枪内,使得黑龙枪枪身猛地颤动,枪尖更为肃杀森寒,而两道湛蓝色的铭纹自虚空中闪过,附着在枪身上,其气势更为强盛。

    “真的是法器——”那名教使看见黑龙枪枪身上所跳动两道铭纹后,惊呼一声,脸上闪过一丝难以置信之色,“你究竟是什么人?”

    “杀你的人!”禹柒夏冷声道,每一个字犹如一层层寒冰般,冰封住教使想要活下去的念头。

    禹柒夏提枪,左手握住枪身前端,右手握住枪尾,右手猛地一转,黑龙枪仿佛化作一条震天撼地的威猛黑龙,旋转而出,隐约间还伴随着愤怒的龙啸声,在教使耳中不断回荡。

    这是他死前所听到的最后的声音。

    哗——哗——哗!

    长枪如电,枪过血溅!

    长枪以无与伦比的穿透力洞穿了教使的身躯,而在那一刻,教使的脑海也被无尽的黑暗所笼罩,不断吞噬着他的意识,眼神逐渐失去光芒,黯淡了下来。

    噗嗤——

    禹柒夏缩回长枪,一道血柱喷射而出,溅在了他衣袍上,但他面无表情,他只知道自己是在做正确的事情,是在为死在教使手上的村民报仇。

    禹柒夏将黑龙收回眉心,而吞噬也早已回到他的丹田内。

    “小子,快去将那血胎吞食下去,你我一人一半!”吞噬催促道,毕竟这等血气宝物,不可多得,能有助于禹柒夏的修炼,这样也好趁早恢复他的修为。

    “老大,这样做真的是对的吗?”禹柒夏平复了一会儿心情后,毕竟是他第一次杀人,心中有所起伏也是理所当然。

    接着,他质问道:“这样做跟那邪修有什么区别?”

    “臭小子,烂泥扶不上墙!”吞噬闻言,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竟如此顽固不堪,你怎么不想想,就算是本大爷我再怎么有逆天之能,也无法救回这些村民的性命,你还不如直接吞噬掉,莫让他们浪费了才好,居然还敢怼本大爷?”

    “可这……”禹柒夏还是在意心里的那一道坎,不敢逾越,怕误入雷区。

    “他娘的,你麻利点,如此高等的血气之宝,你要舍弃?快点!不然你怎么提升修为,讨回公道。”吞噬还是拿出了克制禹柒夏的一招,便是讨回公道,从一开始便支撑禹柒夏修炼的执念!

    “……”禹柒夏无言,但脸上尽是挣扎之色,仿佛内心在承受极大的痛苦般。

    过了半晌,他露出一个释然的表情:“我吞!”

    “那好,只要你将其尽数吞食,本大爷便把剩下的村民都解救出来!”吞噬再次诱惑

    道。

    “成交!”

    只见禹柒夏蹬地一跃,整个身体直接飞向那颗血胎,紧接着只听噗通一声,他整个人都融入到血胎当中,而当他全部融入后,在他面前,是一片磅礴的血海。

    虽然其内的血腥味使得禹柒夏反胃无比,但血气之力也极其浓郁,仿佛其内一滴血便可救一个将死之人般的磅礴。

    “小子,放松心神,让本大爷来帮你。”吞噬命令道。

    禹柒夏照他说的做后,将自己的心神放松,只见一股强大的吸力自他的丹田凝聚,不断外放,而血胎内的血海受到吸引后,便疾速汇聚成一道血气龙卷,不断涌入禹柒夏的丹田。

    当这磅礴的血气融入他的丹田后,便随着灵力一起运输到全身各部,一起沉浸入他的筋脉,血肉中。而他也感受到了这血胎之气所带来的好处。

    他感觉自己更加气血方刚,血气犹如一条血龙在他体内游走,不断洗涤着他的肉身,全身充满了精气与力量。

    一刻钟后,当吞噬把所有血气,以及血胎都吸入丹田后,说道:“小子,这血气不是重点,这血胎才是真正的珍宝!”

    “刚才的血气只不过是强化了你的肉身罢了,而这颗血胎,只要将其炼化,给你带来的好处,便是寿域那一方面的变化了!”

    “寿域那一方面的变化?”禹柒夏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并不理解吞噬的话语的含义。

    “别磨蹭,先炼化再说。”

    禹柒夏点点头,便催动体内灵力,涌向血胎,将其包裹在内,用心神控制着灵力逐步炼化血胎每一处。

    血胎在他丹田内不断跳动着,俨然像一颗巨人的心脏般,每一次跳动,都有一股难以言说的灵气汇入禹柒夏的灵力中,让他沉浸于其中的玄妙,禹柒夏也因此慢慢闭上双眼,全身心投入其中。

    一丝丝生命之力的气息!

    一个时辰过后,禹柒夏从天上落了下来,他睁开双目,一道奇异的光芒在他眼中闪过,丹田中的血胎早已不见踪影,已然尽数融入禹柒夏的身体之中。

    “小子,你好好感受一下,你寿域的变化。”吞噬此时急切道。

    “怎么感受啊?”禹柒夏迷茫地摸了摸脑袋,疑惑道。

    “……”吞噬哑言,随即便气结道,“你他娘看了这么多年古籍,莫告诉本大爷你不知道?”

    “噢……噢……”禹柒夏这时突然想到古籍中记载的如何感受寿域的方法,尴尬地摸了摸后脑勺。

    随即,他再次闭上双眼,心神都融入到神魂之中,以神魂之力内视其身。

    只见他的脐下两寸处,丹田之上,那里有着一处犹如一颗翡翠玉石所雕刻而成的岛屿,其上的植被仿佛是吸天地之灵气,取日月之精华般,绿芒与星点的交汇恰到好处,引人入胜,若是能在其中畅游,想必也极为愉悦人心。

    …………

    (本章完)
手机用户请访问:m.00sy.net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