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零点书院 > 都市人生 > 江小姐,别来无恙 > 番外14,豚豚的叛逆

番外14,豚豚的叛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搜索
    尹萱一直在想,也许潜意识里,叶雪晴是没有安全感的。年少母亲出轨背叛,父亲再婚,娶了云宁。

    叶雪晴也是极力讨好云宁,可是内心里,也许她自己也不相信,云宁是真心的对她好,爱着她吧。

    尹萱的嘴角挂起一抹淡淡的嘲讽的弧度。

    现在圈内的人,就是看不懂云宁和江篱这一对婆媳了。

    现在他们生意是各做各的。

    别人都觉得,云宁多精明的一个人啊,可是对于自己的家事,怎么就理不清了呢。

    叶雪晴她再疼,说到底也是继女。陈意是她的亲生儿子好嘛。江篱是她的正牌儿媳,而且还给她生了一个这么可爱的孙子。

    却不见云宁和江篱处得像亲母女。

    也有人觉得,女强人不代表在感情上就能处得好的。女强人,你在外面可以强势,家人是要软和的对待的。

    如果拿外面那一套跟家人相处,肯定就不行了。

    是不是这样,反正真正的nèi mù谁也不知道,只是说说,看看热闹就是了。

    “雪晴,你说说你,你这一出可真是漂亮的。死都死了,还给人家添堵呢。如你所愿,现在云宁和江篱真是水火不相容。虽然表面上还是和和气气的,但江篱这一辈子,可能都没有婆婆缘吧。”

    尹萱也不常来这里。

    她就是偶尔会过来一趟。

    现下是放暑假的时候,她当老师的就清闲了。

    尹萱还没有结婚。

    不是不相信爱情了,而是缘份一直没到。

    她向往着江篱和陈意那样的爱情,可是也知道,可遇不可求。

    年少的真心,年少走来的感情,最是纯真,也最是不易。

    成年之后,一切都算得清清楚楚。谈真心,真心是什么?

    爱情是人人想求,却又最是奢侈的东西。

    她对孩子们是恩威并施,她在班上深受孩子们的爱戴。

    尹萱准备走人,云宁已经走了过来。

    云宁一个人。

    司机在下面等着她。

    见到尹萱,云宁的脸上就带了笑。

    “小萱,你来了啊。难得你还记得雪晴。”

    说到后面,云宁的神色就有一些落寞。

    最听话的那个,最先离她而去了。

    尹萱淡淡笑着点头,应是:“云姨,打扰了。我先下去了。”

    “等一下我吧。”

    尹萱礼貌的走到一边去。

    她看到云宁弯下身子,从身上拿出手帕,替叶雪晴的墓碑一一拭去灰尘,这样温柔。

    尹萱看了却并不觉得感动。

    她觉得云宁不过是因为,叶雪晴再也不能开口说话,再也不能出现在她的面前,那点好就无数倍的被放大。

    叶雪晴对云宁是真的从来没有违逆过。

    云宁喜欢乖巧的女孩,叶雪晴穿衣打扮都是往乖乖女那方面靠。

    同圈子里的女孩子爱玩的东西,叶雪晴是从来不玩。

    那时她的口头禅就是,我妈不喜欢。一句我妈不喜欢,她就推掉了很多事。

    不熟悉的人,一度以为云宁就是叶雪晴的亲妈。

    *

    云宁现在是越来越强势。

    儿子儿媳并不愿意按着她的规划走,也不跟她交心。

    而女儿呢,还小,什么都在她的掌控之下,若是长大了呢?

    云宁站在那里,百感交集。

    最近她觉得有点孤单,说不出来的孤单。

    也许身居高位就是这样,夜深人静的时候,那心灵却发出不和谐的声音,她只觉得一世繁华,又有什么用。

    但当白天一睁眼的时候,她又是斗志昂扬。

    她绝不允许自己退缩,自己懦弱。谁都说她错了,她没错。

    “雪晴啊,你这傻孩子。你怎么尽做一些傻事呢?有妈在,什么事还怕办不到?你就不能再等等?为什么要走上这样一条路?你伤了妈的心,伤透了,你知道吗?如果你还在,那该多好~……”

    云宁的声音渐渐低下去,被风一吹,飘散了。

    她的背挺得很直。她的头发扎了一个低马尾,发丝一根根的梳得一丝不苟,没有一丝散乱。

    没让尹萱太久,云宁脸上带着坚毅的神情走了过来。

    她现在脸上仍然是带笑的,但那笑容,很难达眼底。

    “小萱,还没结婚吗?阿姨给你介意一个男朋友,条件挺好的。你们明天见一下。”

    云宁说的是命令式语气,不是征求意见。

    尹萱摇摇头,笑容恬淡:“不用了,阿姨。我自己会看着办的。我现在这样单着也挺好的。”

    云宁的脸色就有点沉了下来。

    不识抬举的东西!

    她的人脉是一般人想要都求不来的。

    她能认识的男孩子,自然是一般人也比不上的。

    尹萱居然拒绝了?

    这样的人,还跟叶雪晴是朋友?

    “随便你。小萱,你也不年轻了,错过了就没有机会了。”

    尹萱面上的笑容仍然没变:“云姨,谢谢你的好意了。”

    不管云宁再说什么,尹萱都是面带微笑的拒绝。

    云宁上了车,吩咐司机开车。

    看了一眼尹萱,女孩还站在那里,恭恭敬敬的目送着云宁的车离去。

    她呢,手上的好货是真的不少。

    刚刚就是看到尹萱还记着叶雪晴,念着她的好,就想着介绍一下认识,做个媒。

    结果呢,人家还不识好歹。

    “把车窗摇下来一点。”云宁说。

    觉得这车里真的有点闷。

    车窗一摇下,带着腥气的海风就灌了进来。

    回到家里,司机刚把车停好,云宁没动。

    司机来替她拉开车门。

    云宁下了车,对司机说:“你明天不用来了!”

    司机一怔,继而追问:“老板,我哪里做得不好?我可以改。”

    这份薪水真的很优渥,他不想被辞。

    云宁扇了扇鼻子,说:“我说过的,绝对不允许抽烟。刚刚你等我的时候,抽烟了。”

    说完,云宁伸出手来,向司机讨要车钥匙。

    司机无奈的把车钥匙给她了。

    回到家里,豚豚上兴趣班还没有回来。

    冼彬在书房里忙碌。

    云宁进来,把车钥匙随意一放,坐在一旁的沙发上,腿翘着,说:“阿彬,你明天帮我重新物色一个新司机。一定不能抽烟,只要抽了烟,就要辞退。”

    冼彬有点无奈:“宁宁,你已经辞退第五个了。”

    还是这两个月的。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两年也不知道怎么的,对烟味特别敏感,闻到烟味我就反感,尤其暴躁。其他人我管不了,但为我开车的司机,身上的气味必须干干净净。”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明天我找人留意一下。”

    “算了,我还是叫人事给我招一个。你这几次找的人,都不太满意。”

    都干得不长,就被云宁辞退了。

    冼彬垂下眸子,没看云宁,点头应道:“那好。你自己看着办。”

    “豚豚是几点钟下课?七点?”

    云宁刚坐下,又准备出去。

    “阿姨会接她回来,你坐下。你不用再出去了。”

    云宁哪里坐得住。

    “我得去看看,看看这孩子练得怎么样了。”

    钢琴呢,云宁请的是私教,上门教的那种。

    绘画的话,豚豚坚持要跟同学一起上,所以才让她在外面。

    要云宁说,就是不太放心。

    一个班十来个学生,还不如请私教一对一的教的好。

    叫不住,云宁还是出去了。

    冼彬叹了一口气,放下手里的活,跟云宁一起出去了。

    *

    到了绘画课那里,前台左边墙挂着一个屏幕,屏幕里展示着监控器,可以看到几个房间的情况。

    豚豚就在里面画画。

    云宁看向监控,觉得自己的女儿是最出众的。

    十一岁的豚豚,亭亭玉立,气质出众。

    拿着画笔的手,都是比别人细长比别人白上一截。

    他们到的时间也是刚好了,豚豚收笔。

    她来画画的,有一个是同班同学。

    家里家境一般,这一般是跟她家比起来的。

    这同学是三岁开始学画画的,没有别的爱好,就这个一直坚持下来了。虽然也挺费钱的,但她父母也很支持。

    少男少女们都笑笑嘻嘻的出来了。

    豚豚在他们当中无疑是最引人注目的,气质却也是最恬静沉稳的。

    同学看到云宁和冼彬了。

    有点羡慕的口吻:“云姗,你爸爸和妈妈来接了。”

    云宁和冼彬一个长得美,一个长得帅。虽然年纪比别的父母看起来大一些,但因为保养得好,又气质出众,是很惹眼的。

    豚豚在他们班,就是白富美的存在。

    豚豚多才多艺,成绩也特别的好,一般是稳居年级前三。

    就是豚豚在班上不太爱说话,也显得有点不合群。

    这个同学跟她同桌,两人自然要比一般的同学要好。

    豚豚抿了抿嘴,朝云宁和冼彬走过来,唤了一声:“爸,妈。”

    云宁慈爱的摸了摸她的头,说:“我看过你画的了,画得还好,还需要继续努力。”

    豚豚扯了扯嘴角,要在她妈的嘴里听到一句,画得真不错,很棒,实在是难于登青天。

    有时她真的想问问,夸她优秀很难吗?

    说了,也被云宁无视了。

    至于冼彬,不用指望了。这就是一个妻奴。

    豚豚发誓,她长大了,绝对不找爸爸这样的老公,也绝对不要成为妈妈这样的女人。

    她要哥那样的老公,要成为嫂子那样的人。

    “云姗,再见。”

    同学笑眯眯的朝她挥手。

    “要不你坐我们的车一起回去吧。”豚豚建议。

    同学是个挺外向的,也不拒绝。

    再加上,她是真的挺崇拜云宁的。

    云宁做生意这么大,同学中基本都知道。

    “好啊,不会太麻烦吧?”

    云宁笑笑:“不麻烦。你是一个人来的?”

    同学点点头。

    “是啊。我自己坐公交来的,反正也就十几个站。”

    “我们豚豚就不行了,娇气得很,她还从来没有自己坐过车。”

    云宁话语里却还透着浓浓的宠溺味道。

    豚豚翻了一个白眼。

    她不愿意她不会吗?是没给她机会而已。

    将同学送到家门口,云宁看着同学挥手,车开了,云宁脸上的笑容就没有了。

    “你那同学住这个小区的啊。”

    “妈,你想说什么,你就直说。”

    “以后少跟她来往吧。住这里的,不过都是一些工薪族。以后你是要出国留学的,别在这样的人身上浪费时间。”

    豚豚看着这样的妈妈,只觉得陌生和可笑。

    她做慈善时,一脸的道貌岸然,说着人人平等,人人都有机会,只要努力,命运会被改变。

    现在,她说什么?不过是一些工薪族,不是一个阶层的?

    “妈,你不觉得你现在面目可憎吗?既然这样,你还去捐什么款,你还做什么好人?你不如直接说,不如你的,都是一些垃圾!”

    “啪~”豚豚的脸上挨了一巴掌!

    云宁气得浑身颤抖!

    “我拼了命也想把你生下。我拼了命要给你创造好的条件,拼了命的培养你,你就是这样对我说话的?你的良心被狗吃了?”

    豚豚捂着一张脸,那脸火辣辣的,那脸通红,那眼睛像是要喷火。

    “我不稀罕!你以为这些是我想要的吗?你一直在逼我,你一直在逼我!你给,我就要?我要的,你肯给吗?”

    豚豚忍云宁忍了很久。

    今天云宁对自己的同学又是表现出这样一副不尊重的样子。少女的心,叛逆的心被激发出来了。

    冼彬都惊呆了。他连忙将车往旁边靠边停了下来,解开安全带,去看女儿的脸。

    “豚豚,你没事吧?”

    “不要你管!你这个窝囊废!”

    豚豚吼完,拉开车门就冲下了车。

    冼彬刚想下车去追,云宁冷冷地道:“不要去!让她跑,我看她能跑哪里去!”

    说完,她疲惫的靠着车。

    冼彬眼里有着无奈。

    他转过身来,拉着云宁的手。

    “宁宁,你不该这样说豚豚的。那可是豚豚的同学。”

    “呵,我这样说错了吗?她还小,她太天真了。现在这社会,本来阶层固化已经很严重了。豚豚交这样的朋友有好处吗?她应该交那种可以带着她进步,可以跟得上她步子的人。”

    “你看看那姑娘,随随便便就上人的车了。万一我们是坏人呢?她的父母到底是怎么教的!”

    “真不管孩子了?”

    “别管,回去吧。”

    ------题外话------

    亲们,花花新书《婚期渺渺随远而安》求收。

    许渺渺年少时,是个淡漠的美少女,人长得美,性格沉稳懂事,成绩总是年年第一。

    别人都说,许渺渺将来一定是前途无量。

    十八岁的时候,许渺渺说:“妈,我要跟宁远在一起,以后我们还会结婚。”

    许妈妈没忍住一个巴掌呼了上去:“就宁远这样的人渣,你要跟他在一起?他那样的家境能给你什么?你如果跟他在一起,我就打断你的腿。”

    宁远年少时,狂傲不羁,是个街头霸王,叛逆少年。

    人美心狠手段毒辣。

    长大后的宁远,圆滑世故,做生意雷厉风行。

    他对着许渺渺,却是笑容温暖又纯净。

    宁远成了业界大佬,传闻身边女人不断。

    有不怕死的去问宁远:“宁先生,你长得这样好,生意做得这样大,应该有过不少女人吧?”

    宁远的嘴角,有了温暖的弧度:“我往后余生,只得一个渺渺足已。”

    PS:编辑说精品就快到我了,到时会三更。其他时间先一更更着,这一段时间家里的事情还没解决,心难以静下来。16
手机用户请访问:m.00sy.net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