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2章 前后矛盾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好了菲菲,我想问的问题都已经全部问完了,你好好休息,我就不打扰你了。”
“洛少爷!你就要走了吗?!”菲菲立马激动的身子往前倾斜,急迫的想要从轮椅上站起来,但无奈却只能做无用的挣扎。
若说方才的落炎还会顾及菲菲的感受,体验她的不易,那此刻的他便是没心没肺的行尸走肉。
如今他脑海里满是自己的哥哥杀死上官钰的事情,此事经过菲菲的口述,虽然是间接表达,但几乎已经是贴板上钉钉的事实了。
他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面对自己的哥哥,也不知道接下来思涵和盛有娇会如何对付他?
恍恍惚惚的回头看了菲菲一眼,“恩,你好生将养着。”
“洛少爷!”菲菲又朝着他的背影喊了一声,语气里颇有一种撕心裂肺的感觉,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像是疯了一样,上次落殇走的时候,她也是如此悲伤,感觉全世界瞬间就灰暗了下来,难受的几乎无法呼吸。
“你又怎么了?”落炎语气有些不耐烦,他现在满脑子都是乱的,菲菲还要说什么?
“你……你还会再来看我吗?”
她一个人在这小山村里面,就像是孤魂野鬼一般,等待洛少爷的到来,是她唯一的信念。
“看你?”落炎精神都似乎有些恍惚了,看着眼前这个爱慕他哥哥的可怜女人,淡然笑道,“有时间的话,我会再来的,让绿儿好好照顾你,她要是依旧不能照顾好你,下次来,我一定好好教训她。”
听到那句还会再来,菲菲的心又瞬间从九霄云外落了下来。
就在方才那一瞬间,她感觉自己的心就像被烤焦了般,痛到几乎麻木,她觉得她这样已经疯了,但她却无法控制自己。
“恩!洛少爷,菲菲还在这儿等着您!”
落炎敷衍一笑,没有再多话,径直朝着屋子外面走了去。
绿儿此刻还在战战兢兢的在院子里发呆,看到那个恶魔出来,吓得瞬间僵直了身子,“洛、洛少爷,您要走了吗?”
“是啊,我要走了,但……说不定我明天还会来。”【# . #…】
“啊?”绿儿有些怔忪,眼底闪过一丝害怕。
看她这贼兮兮的样子,落炎就知道,他若是不说这话,绿儿很有可能又要恢复成以往的样子对待菲菲,甚至用更可恶的手法。
“或者……明天不来,但我后天会来呢?或者大大后天也会来?总之,往后本少爷若是有时间,就都会来的,你听清楚了吗?”
“听、听清楚了。”
“那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吗?”
绿儿被他两三句话就吓得眼眶红红的。
“知、知道,绿儿一定会好好侍奉菲菲小姐的,绝不敢有半点马虎。”
“你知道就好。”说完这句话,落炎也不想和她多费口舌,转身几个闪身就消失
在了羊肠小道。
盛有娇和庄思涵就在前方一公里左右的地方等他。
看到落炎的时候,三人有短暂的沉默,空气似乎也有些尴尬。
彼此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尤其是庄思涵此刻看落炎的眼神都不一样了,他这张脸和落殇的一模一样,如今她心情复杂,感觉眼前的人都魔幻了起来。
落炎也相对无言,虽然人不是他杀的,但是他的同胞哥哥杀的,他的哥哥杀死了思涵最爱的人,他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思涵会杀了哥哥吗?
那他呢?他和哥哥的命理是连在一起的,哥哥要是死了的话,那他也要死,他死了,那乔儿怎么办?
盛有娇看两人再这样看下去,都快成石雕了。
连忙拍了拍庄思涵的肩膀,感觉她整个人都快要魔怔了。
“思涵,有什么事回去再说吧。”
落炎也低呼一口气,“恩,先回去吧,这件事情……一定会有一个交代的。”
交代?庄思涵此刻很想问到底能有什么交代?
只要一提起上官钰的死,她的情绪就格外的激动。
可现在盛有娇既然都已经开口让她回去再说了,她自然也就先憋着。
并且她也知道,这件事情和落炎无关,落炎虽然嘴毒,但他其实一直以来都是一个很好的人。
————
鬼藤皇宫。
三人一路无话,但都默契的来到了关押落殇的帐篷。
可在即将要进入帐篷的时候,庄思涵却犹豫了,她不知道进去之后她能干什么?杀了落殇为上官钰报仇吗?
她承认她很恨落殇,但落殇这段时间也确实为鬼藤和古虎做了很多,为她做了很多,在天启都城的时候,没有他的话,她极有可能就被烧死在火海里了。
重重的捂住头,她内心无比的纠结,甚至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做什么?
盛有娇看她痛苦的样子,试探性的问道,“思涵,你要不要先回去休息一下?你现在的状态很不好。”
庄思涵听得盛有娇的这句话,反倒是松了一口气,不用让她即刻就做出决定,这让她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旁边的落炎也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朝着里面走了进去。
此刻沈乔儿还站在门口负责‘看管’落殇,张易也在旁边陪着她。
盛有娇朝着张易打了一个手势,“张易,我们先离开吧,让他们兄弟两个好好说说话,横竖落殇不会逃走的,毕竟,他要是想走,早就走了,谁也拦不住。”
“恩。”张易的心情也无比复杂。
两人来到住处,盛有娇先叹了一口气,而后倒在了床上,无奈道。
“张易啊张易,你说现在该怎么办?”
张易向来是个冷静且有主见的人,但此刻也很纠结迷茫。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觉得在做决定之前,可以先好
好的问问落殇的动机是什么?为什么既要帮助我们,又要帮助庄可君逃到敌国协助天启?还要处心积虑的帮助安稷薇偷走我们的能量石,而且他素来与上官钰无冤无仇,为何又要杀了他?是否受人胁迫呢?”
盛有娇听得他说,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恍然道,“是啊!说不定他是有难言之隐呢?也相处这么长时间了,虽说这个人阴鸷不苟言笑,但我总感觉他内心也是个好的,要不然也不会多次出手相助,而且就像我之前和思涵讨论过的,按照他的武功,要是真想对我们不测,他有无数次的机会,为何这样煞费苦心?对了!安稷薇!一定是安稷薇用了某种方法威胁他,才让他顶下这个罪名的!”
总之,现在盛有娇和张易都想找为他一个好的解释。
而且落殇前后所做的事情,实在是太诡异蹊跷了,感觉怎么也说不通,定有隐情!
(本章完)

(QQ群7:399062588)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