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零点书院 > 都市人生 > 秘境有食材 > 正文 第0024章 吓得打哆嗦

第0024章 吓得打哆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搜索
    约十分钟后,院门再次被推开。

    吴富贵和他的拎包谄笑着,侧身站在两旁,迎进四个人来。

    走在最前面的男人是个大高个,四十岁左右,皮肤细嫩,一看就养尊处优。

    傅光明瞅着他有点眼熟,低声问福伯:“认识他吗?”

    福伯说:“见过,好像姓刘,叫不出名字来。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一定是您手下某个公司的负责人。怎么办?”

    傅光明说:“不过分就当不认识,我们是来隐居的,没必要为了他破坏心情。过分的话就敲打敲打他。”

    “可是你为他做饭,他祖坟冒青烟也受不起!”

    “不要这样想,我们现在的身份不就是个开饭店的吗?况且坐到他这个位置,有这样的消费层次很正常。”

    两个人正窃窃私语,吴富贵冲他们大吼:“你们瞎瞅什么呢?贵客到了,不知道伺候人吗?”

    “哦……好好好,来了来了……”

    傅锦玉和福伯答应一声。刚要上前,吴富贵又斥责道:“不要你们!让你们老板亲自来!这可是贵客!!!”

    傅光明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

    “废话,不是你是谁?乡下人就是呆!!”

    这句话激怒了福伯,他这就要扯下头巾和口罩去教训他们,被傅光明一把拉住:“淡定淡定,不值当。”

    “可是……”

    “算了……”

    傅光明的涵养是从小培养起来的。

    不管多少事情压在心头,他总是乐呵呵的。

    傅光明急忙跟在六个人的身后,福伯和傅锦玉也急忙跟上,一边走一边听吴富贵山大海大地谄媚邀功!

    “刘总,‘至尊私房菜’是一个生意上的伙伴介绍给我的,据他说,美味无敌。不过想来这里吃饭不容易,至尊私房菜的规矩是两天才开一席,而且是预约制。

    “今天中午本来已经被人预定了,我就给预订者打电话,好说歹说,总算请人家把时间腾让了出来,为此我赔了人家5000块的订金。”

    “让你破费了。”

    “这不算什么,能请您吃顿饭,这是我的荣幸。您给我脸我能不接着吗?对了,至尊私房菜还有一个规矩,一席最多接待三个人。”

    “最多接待三个人?”

    “对。不过您放心,我提前赶来已经全都摆平了。一开始我好说歹说,老板就是不开面,说定下来的规矩就得遵守!后来你猜怎么着,我就把您的名号抬出来了。

    “我说,‘你知道是谁要来你这里吃饭吗?,是绿方圆集团的董事长刘小流,整个hj市的首富,他的钱可以买下整个千峰镇!

    “人的名树的影,这句话一说出来,这里的所有人眼睛都亮了,‘原来是刘总来吃饭,那妥了,别说六个人,六十个人也得接待’,瞧瞧,这就是金钱的力量,不,这就您的影响!”

    吴富贵在前面侃侃而谈,傅光明在后面听着啼笑皆非。

    原来是刘小流,这个名字有印象,的确是下属公司的负责人。

    问题是,你又不是大明星,有几个小钱村里人就能认识你了?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一个真敢拍,一个真享受!

    你瞅刘小流那自鸣得意的样子:“哪里哪里?不是我的能力大,无非是电视上太多,混个脸熟而已!再说了,我就算是hj市的首富,也不能买下千峰镇啊,当然了,买下傅家寨这一片还是绰绰有余滴!!”

    傅光明差点儿听不下去了!

    hj首富,买下傅家寨?

    满嘴胡吣!

    就冲你俩这样,这顿饭你们别想吃好!

    说话间来到了水上凉亭。

    凉亭的柱子上挂着招牌——“至尊私房菜”,刘小流频频点头:“乡野小地方也有小地方的特色啊。”

    可是,当他注意到宽大的凉亭内只有一张石桌、三张石凳的时候,就用询问的目光望着吴富贵:“这个……我们怎么坐啊?”

    吴富贵立刻瞪圆了眼睛,冲着傅光明吼道:“嘿,你们怎么做事的?这么久了还没有把桌椅布置好?”

    裹着头巾、戴着口罩的傅光明不慌不忙走上前来。

    心说你铺垫了那么久,该我揭穿你的老底了!

    他笑呵呵地问道:“各位,有什么不对吗?”

    吴富贵斥道:“你是呆啊还是傻?没看到我们是六个人,你只有三个位子,还不赶紧搬凳子去?”

    傅光明笑着说:“我们这里只有三个石凳。两天最多接待三个人,这是至尊私房菜的规矩,不会变的!”

    “规……”吴富贵顿时慌了,目光望向傅光明身后的福伯,“我们不是说好的吗?”

    福伯的态度变得异常高冷:“说好什么,我不明白!”

    “六个人啊!我们说好的六个人,我还给了你钱?”

    “我收你钱了吗?”

    “……可是你说……”

    “我什么都没说,到一个地方就得守一个地方的规矩,这不光是规矩,还是最起码的常识。”

    吴富贵的脸涨得通红,瞅瞅福伯和傅光明,又很歉意瞅瞅刘小流。

    刘小流面带愠怒,早已没有了刚才众星捧月的舒坦。

    不过,这个时候他的目光锁定了傅光明,头巾之下、口罩之上的眉眼看上去好面熟。

    这是谁啊?

    吴富贵却恼怒了,一拍石桌子,右手虚抬着刘小流说道:“你们到底什么意思,知道他是谁吗?”

    傅光明轻轻摇头:“不知道,食客太多,记不住!”

    这下子不光吴富贵挂不住,连刘小流也挂不住了。

    一分钟之前吴富贵还捧着刘小流吹牛,说至尊私房菜所有的员工都认识他!

    摆明了打脸!

    吴富贵的额头上全都是汗,声音都劈了:“他可是全省有名的大老板,他的财力足够把你们傅家寨给买下来!不,把整个千峰镇给买下来!!”

    傅光明十分从容:“哦,知道了!”

    “知道还不去搬凳子?”

    傅光明笑着说:“这跟搬不搬凳子没关系,至尊私房菜每一席只接待三个人。请问今天中午用餐的三个人是哪几位,请入座吧。”

    “你?!”吴富贵彻底发狂。

    他劈手从给他拎包的年轻人手里抢过皮包来,抓出好几沓子现金,怒斥傅光明:“你们什么意思?是不是为了这个?去搬凳子,搬过来,这些钱都是你的!!”

    吴富贵咬着牙在傅光明面前抖着手里的钱,把一把钱挥得哗啦哗啦响。

    他不相信一个乡间野厨子见了这么多钱不动心!

    傅光明的眼睛微眯了一下。

    就这一下,刘小流突然一惊,他认出了傅光明:“这不是……”

    再把目光锁定福伯,刹那间脸色突变、两腿发软。

    妈呀,这是老板傅光明和他的管家福伯。
手机用户请访问:m.00sy.net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