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零点书院 > 综合其他 > 天降神农混都市 > 正文 第七十五章 诡异的美容院

第七十五章 诡异的美容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搜索
    “小玉,你觉得这事是什么情况?”

    小玉全程都在一旁听着,默不作声,这时白朴看着她的神情,不禁问她。

    “我觉得,咱们旅馆附近的那家美容院很可疑,而且缅甸这里好像有那种秘术.”小玉之前也上网看过类似的新闻,心中有些忐忑。

    “是什么秘术?”白朴疑惑的问道。

    “就是有的人花钱找到中介,然后把别人弄到家里来,用他们的脸来益寿延年。”

    这听起来很不正常,白朴不信邪,再次的问小玉:“用脸?益寿延年?”

    小玉点点头:“是的,美貌对于一个人的诱惑是巨大的,他们这样做不亚于吸毒。”

    “但是真的有那种方法?吸收别人的美貌来换自己的?”白朴问道。

    这么多年,他都没有经历过如此诡异的说法。

    “这个.就不得而知了,但是听上去好像是这样。”小玉也在思考着。

    “我们要不要去看看?”白朴看向小玉。

    那家美容院看起来不安全,白朴并不想带着小玉一同前去。

    小玉看着白朴:“哥哥,我可以的。”

    白朴看着她的眼里写满了坚定,也没有多加劝阻,直接将时间定在了黄昏。

    这个时候,正是这附近的繁华开始的时候。

    黄昏。

    缅甸的街头车水马龙,白朴和小玉穿着一身当地人的服装,和即将到来的夜色融为一体。

    走到了那家美容院的楼下,白朴定了定神,带着小玉走了进去。

    “欢迎光临。”老板娘听到风铃声响起,朝着门口看了一眼。

    “老板娘?”白朴有些质疑。

    这个女人,就是自己在住的旅店的那个老板娘。

    “这也是我的店铺。”看到他们,老板娘似乎被勾起了极大的兴趣般。

    “怎么?来美容?”老板娘的眼光看着小玉细嫩的皮肤,嘴角上扬。

    这时,白朴发现这个女人脖子上戴了一条很精致的项链,上面好像是当地产的小石头,价值不菲,十分闪亮。

    没有多在意别的,白朴直接开门见山的道:“这个是我妹妹,我带她来做些美容项目。”

    老板娘从前台走了出来,开口道:“里边请。”

    白朴刚要带着小玉走进去,就发现两个壮汉在门口堵住了他的去路。

    老板娘回头,万种风情的说道:“你要呆在这里,屋里面是女孩子的事情。”

    白朴想了想,怕小玉会害怕,只见小玉忽然回头,笑了笑。

    她不怕,为了完成任务,并且直觉告诉她,白朴不会让她受伤害。

    “好吧。”白朴定定神,没有再走向前。

    老板娘对着两个壮汉使了使眼色——两个壮汉就这样在白朴身边,没有离开。

    这边的小玉在房间里,有些不解的看着老板娘的动作。

    其实老板娘也没有让小玉做什么,只是让她平躺在一个小床上,然后去点燃了熏香。

    “这熏香很好闻,对吗?”老板娘轻轻的问道,语气里有不易察觉的势在必得。

    “嗯。”小玉闻了闻,发现这香没毒,就顺其自然了。

    “闭上眼睛。”老板娘安静的说。

    小玉仿佛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这梦里仿佛还有争吵声。

    争吵声维持了不一会,然后又回归了平静。

    第二天一早,小玉发现自己居然在旅馆的床上。

    再环顾四周,小玉并没有发现白朴的身影。

    至于白朴——在昨天小玉进入了美容院的单间后,他就一直观察着里屋的动静,一切都很安静的进行。

    直到他鼻尖一动——里屋传来了不一样的香味,那种香味很像是迷药!

    小玉有危险了!

    看着眼前的两个壮汉,白朴从袖子里掏出一个小药包,然后迅速的向空中一撒——

    不就是迷药么?他也有。

    那两个大汉显然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倒在了地上。

    在倒地的一瞬间,白朴将他们放在了沙发上,所以没有弄出什么声响来。

    只见白朴悄悄地走到了房间门口,从门缝看了进去!

    果然,小玉躺在床上,不省人事。

    但是从她的呼吸可以看出来,还是很安全的。

    那个老板娘不知道在做些什么,只见她仿佛在举行什么诡异的仪式。

    女人安静的跪在一个小壁橱前方,然后好像在祭拜着什么,嘴中念念有词。

    然后只见她拿出了一个小针管,朝着小玉走去!

    说时迟那时快,白朴拿着手中剩下的迷药,冲了进去。

    老板娘有一瞬间的迟钝,就这一瞬间,白朴将最后的迷药全都洒在了空中。

    老板娘也终于中招了!

    她拿着针管,不敢置信的倒下。

    白朴抱起了小玉,顺便拿走了老板娘手里的针管。

    回到了旅馆,直接收拾完行李,去了城西的一家新的旅馆。

    看着小玉的睡容,白朴疲惫的揉了揉眉心。

    这都是什么鬼?诡异的祭祀仪式,诡异的针管。

    对了,针管!

    只见他拿出了那条针管,看着里面透明的液体。

    这就是让人们脸上长诡异胎记的罪魁祸首吗。

    白朴凝视着里面略微粘稠的液体,陷入了沉思。

    夜晚,终于降临。

    白朴拿出手机,联系了孟极。

    老板娘所做的一切,都指向一个结果——邪教。

    白朴回忆着当时所看到的景象,真的是越想越觉得靠谱。

    这不就是邪教么?至于让人觉得胎记会动,应该是下了幻觉的药物。

    神经控制,真是有趣,这个邪教的背后,到底是什么东西,在支撑着?

    孟极想了想白朴所说的邪教,还有缅甸当地的一些传闻,然后给白朴科普了一下他所了解的这些。

    “据说,缅甸当地有那种邪教,就是靠迷药将人迷晕,然后让人产生幻觉。”孟极回复道。

    “至于你所说的胎记,应该是某种药物,为了达到掩人耳目的目的罢了。”

    “是吗。”白朴顿了顿,想了想手中的针管”

    “现在我手中有一个针管,是我从那个邪教里弄出来的。”白朴回复道。

    可惜他根本不知道,这针管里面的东西,是怎么组成。
手机用户请访问:m.00sy.net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