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零点书院 > 综合其他 > 名门凤归 > 第三十七章 哄她

第三十七章 哄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搜索
    从地下爬出来,吕徽在单疏临身旁坐正,命近侍重新给她沏一盏茶:“祸水东引,激发德妃同皇后的矛盾。单疏临,你这手算盘打的不错。”

    单疏临瞧她一眼,见她仍旧脸色微微发白,叹道:“你又何苦要来。”

    吕徽笑:“我不来,怎么知道你究竟会同他说什么。”

    再者,单疏临已经有了反水的先例,自己若是不来,又被他出卖一次怎么办?

    看出她心中所想,单疏临只笑,并未辩解,也未动作。

    “只是......现下不是个控告皇后的好时候。”吕徽捧茶,说出了她的疑问。

    单疏临祸水东引,看似单单只是想要引发矛盾,但究其根源,也有不想让皇后简简单单逃出这一场官司的意思。

    若他不想控诉皇后,这件事完全没有必要做。

    同皇后正面碰撞,实在不是个好主意。毕竟皇后代表的可不是她一个人,而是整个梅家。

    “想告就告,无需挑时辰。”单疏临抿唇,面上略过一抹不自然。

    吕徽凑近,仰头笑问:“单疏临,你不会是为了我罢?”

    单疏临面上不自然更甚。他张口,终究什么都没说出来。

    “我就说,怎么可能是因为我。”吕徽回正身子,哼道。

    单疏临道:“我......”

    “想想也对,反正你已经和皇后撕破脸,告不告她,她都会竭尽全力对付你。”吕徽笑道。

    单疏临想要说话,刚张口,却又被吕徽打住:“不过,你这般贸然将事情告诉给吕圩,怕是他会对你起疑心。”

    此语,叫单疏临敛容:“在他看见你的那一刻起,怕是就会对我有所怀疑。”

    如今还能在宫中保命的人,又有哪一个会是傻子?

    吕徽笑,目光不明。

    其实她心中再清楚不过,单疏临之所以会执意要和皇后过不去,分明就是因为她。

    如今和皇后对立,不是个明智的选择。虽说未必会触及根本,但对日后的发展终究不利。

    除了替自己出气,吕徽实在找不到第二个单疏临非要报复皇后的理由。

    不过,如今吕徽已经学会了不将自己在别人心目中的地位看得太高,以免日后再被背叛一次。

    “你可想好对策?”吕徽问道。

    单疏临既然已经知道吕圩会对他起疑,那便一定会有相应的法子,去瞒过吕圩的耳目。

    “走罢。”单疏临打开吕徽身下暗道,伸手要去拉她。

    吕徽不动声色避开,自己跃下暗道:“你莫不是将太子府同刑府的路给打通了罢?”

    “嗯。”单疏临收手,只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负手跟在吕徽身后。

    吕徽见他半晌不出声,便也安静下来,怎奈她只识得太子府下的暗道,却不知道要出府应该怎么走。

    走到岔路口,吕徽停了下来。

    两边都是新砌的密道,青石砖上头还残存湿润的泥土,密道的两侧摆着两只樟木箱子,看样式很是笨重。

    她不知道该往哪边走了。

    转头看向单疏临,吕徽想开口,却又不好开口。

    毕竟刚刚将关系弄僵的人是她,她怎么又好开口要单疏临带路?

    单疏临又不是她婢子,没理由在自己驳了他脸面后,还要对她顺从。

    “先将衣服换下罢。”单疏临叹,只能自己开口,“左边女服,右边男服,你瞧瞧,可还好?”

    吕徽记起,她回到刑府是女人,理当换好衣服再回去。不然身上这四爪龙袍,也实在太显眼了些。

    上前两步,打开箱子,吕徽将里头一件淡青色襦裙抖了出来,抓着中衣转过头,瞧见单疏临已经背过身子。

    他倒也还算明理。

    吕徽想着,脱下衮服,将襦裙和小衫穿好。

    自从上回被单疏临摆了一道以后,她就开始自己穿衣,以免下回再遇见这样的尴尬事。这不,这回就用上了。

    将衮服丢进箱中,吕徽理理自己的衣裳:“好了。”

    单疏临这才回过头来走在前头:“走罢。”

    不用吕徽开口,他自行引路。

    密道果然通往邢府,甚至直接从吕徽屋里的梳妆台下进来。

    坐在桌边,吕徽瞧着单疏临在自己跟前半蹲下,知道他是要替自己掩去面上伤口。

    稍稍扬首,她由着单疏临将她额头上缠着的纱布拆开,再将一块冰凉的膏药贴粘在自己面上。

    那药贴同皮肤颜色相近,不细看根本瞧不出来。

    单疏临做好这一切后,将吕徽束好的头发打散,稍稍遮掩住她的额头。如此一来,只有站得极近,才能看见吕徽面上的伤口。

    吕徽看着披在自己肩头的散发,忽然笑道:“单疏临,你有没有那种艳红色的长布条?”

    单疏临拧眉:“要那何用?”

    “我可以咬在嘴巴里,挂在房梁上,待会吓来人一吓。”吕徽咯咯笑道,“就像这样。”

    她站在凳子上,扶住单疏临的肩膀,要去抓房梁上挂着的帷幔。

    “下来。”单疏临不满。

    他伸手,皱紧眉头。

    吕徽却偏偏不依。她看着窗口夹着的一点鲜红色衣角,唇边挂上一个讽刺的笑。

    居然有人守在这里许久不动,以至于她和单疏临竟然没有发现她的存在。

    这着实失策。

    也不知她看了有多少,知道了些什么。

    单疏临也注意到了窗外的动静,不过他没有太放在心上。

    “刑南歌,你下来。”他张开手,示意吕徽不要胡闹。

    瞧着窗外红色衣角被抽开,朝门边来,吕徽心生一计,踩在圆凳上,冲单疏临使了个眼色。

    然而单疏临并没有看懂。他不知道吕徽又想要闹一出什么。

    门口有人敲门,吕徽弯身,瞧见那人贸然将门推开之时,故作脚崴,从椅子上头栽了下去。

    “你们在......”刑曼筠推门进来,刚想质问,就瞪大了眼睛。

    她瞧见吕徽单手环在单疏临颈脖上,头搁在他肩膀,似乎在对他耳语什么。

    刑曼筠涨红了脸:“你们!你!刑南歌,你厚颜无耻!”

    单疏临手搁在两旁,略显僵硬。他抱吕徽也不是,不抱也不是,两难之下,实难抉择。

    吕徽笑,在他耳边低声道:“子启哥哥,你曼筠妹妹要生气了,不去哄哄她?”
手机用户请访问:m.00sy.net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