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零点书院 > 都市人生 > 鉴宝直播 > 第092章 触目惊心的红

第092章 触目惊心的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搜索
    他口中说着,已经迈着八字步,一溜儿小跑就向着古窑洞跑了过去。

    “我也去看看。”顾安可笑道,“这还有什么宝贝?下面不是只有一堆烂骨头?”

    周黎也是好奇,问道:“教授,刚才有发现吗?”

    陆羽和胡墨都是面面相窥,然后,两人一起摇头,说道:“我们开始没有留意。”

    然后,让周黎想不到是——陆羽竟然也转身再次下了古窑洞,胡墨自然也是跟着就跑了。

    看到陆羽再次跑进去,裴山就有些坐不住了,陆羽是他们家的老夫子,也是他们家的财神爷。

    他就是一个吃土饭的人,在京都生意做得很大。

    但是,这年头,含金量高一点的古墓可不是那么好找的,你没有资料,一切都是浮云啊。

    陆羽在这方面非常有能耐,这些年带着他们就没有少干活。

    所以,对于裴山来说——闻鸷哪怕是死在这里,他都不在意,陆羽却是绝对不能够出事。

    “周公子,下面还有什么宝贝?”裴山诧异的问道。

    “一直以来,老太监都有全葬的说法。”周黎说道,“但是这个问题,在考古界一直都被闹得纷纷扬扬,就是因为没有出土之物可以佐证。”

    “什么全葬?”裴山愣然问道,“这老太监就是一个变态,把自己分尸了,零零散散的装了五十多个瓶子,打开棺材里面就是这些瓷罐瓶子。”

    “那些看着没有骨骸的,那位胖爷说了,里面原本有……”裴山感觉,他不应该拿着这些东西恶心周黎。

    因为现在周黎的脸色不怎么好看。

    “我知道,哪怕看着我没有什么东西,事实上里面也有尸块,年深日久,腐烂外加被瓷虫吃掉了,我……”周黎感觉,他一个月都不想吃肉了。

    喵的,这——果然很变态。

    “那还有什么全葬的说法?”裴山问道,“都被人切成这样了……”

    这一次,周黎没有说话。

    “就是男人的尘根……”李涵风听不下去,插口说道。

    他不是考古学家,但是,他却是名副其实的历史学家,自然也曾经关注过这些问题。

    “我也下去看看。”瞬间,裴山也来了兴趣,竟然二话不说,再次跑下去。

    “喂——”周黎笑道,“李馆长,你不会也对这个有兴趣,想要下去看看吧?”

    “我是想……可我没有那个狗胆。”李涵风叹气,看着那些大大小小排在一边的瓶瓶罐罐,大大小小。

    这些瓷器中,大部分都是甜白瓷,他数了数,共计四十个甜白瓷,其中有七个是龙凤纹,他挑了出来,让人帮他摆放在一边,另外的却都是普通的花纹,各种各样,有花鸟虫鱼,还有一些人物。

    剩下的十一个,却是祭红釉和甜白瓷的结合体,甜白瓷也有龙凤纹。

    李涵风一边整理,一边说道:“在那个年代,张善这行为就是找死啊。”

    “也不见得!”周黎摇头道,“他应该是没有彻底的完善祭红釉和甜白瓷的结合,所以,没有上报宣德皇帝。”

    李涵风点头,说道:“他当年获罪,据说就是因为把御用瓷器赠送了同僚,但是我感觉他这么一个从小就在权力中心跌打滚爬长大的人,想来也不至于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周黎认同的点头,笑道:“应该就是他烧制出了这等瓷器,找同僚炫耀了,然后被人同僚举报了,权利中心的倾轧?”

    “有可能,当然,如果里面有文字记载,我们可以著书立传,也算是一件美事。”李涵风哈哈笑道,“但是,闻老头有兴趣。”

    “你们可以联合签名啊。”周黎笑道,“学术研究,不都是如此?”

    对此,李涵风只是笑笑,他和闻鸷的关系很好,是联合签名还是让闻鸷一个人签名,他都没有意见。

    但是今天这个事情,并非只有他们两个,还有胡墨。

    另外,周黎说是学中文的,但似乎对于历史、考古等等,也是有研究,富家豪门,他们不图钱,难道还不图一个名?

    两人说话的时候,裴山再次爬了上来,拿着洛阳铲下去。

    “怎么了?”李涵风问道,“你们可有找到宝贝?”

    裴山摇头,说道:“李馆长,我们发现,缺了很重要的一块骨骸。”

    “什么?”李涵风皱眉,说道,“裴老板,我很害怕,你别吓唬我。”

    “少了什么?”周黎问道,“会不会是你们胡乱折腾,弄碎了?”

    “不会,少了天灵盖。”裴山摇头道,“头骨应该是被人凿开的,现在,没有天灵盖那块。”

    “陆老夫子在棺材地下,发现另外有些东西,我去挖一下子看看。”裴山说着,就要下去。

    “小心点。”周黎嘱咐道,“你们可不要栽在这里,我还指望你们给我找裕陵宝藏呢。”

    “周公子放心。”裴山答应着,向着古窑洞里面爬去。

    这一次,周黎和李涵风并没有等多久,陆羽和胡墨首先上来,然后就是裴山等人。

    两人还抱着一个老大的殷红如血一般的大瓷罐,另外还有一个黑漆漆的铁盒。

    “怎样?”周黎问道。

    “周公子,确实是明代宣德督窑官张善。”陆羽点头道,“铁盒中藏着一卷羊皮卷,保存得不太好。”

    “哦?”周黎听了,倒也没说什么,他不是史学家,对于羊皮卷记载的东西,他兴趣不是太大。

    “这个瓷罐怎么回事?”周黎诧异的问道。

    “这个红……不是祭红釉?”周黎拿着手电筒照着,他见过祭红釉,自然知道这种被渲染的极端美丽的红色,事实上也就是这样了。

    宣德祭红釉事实上很素,就是单纯的红色,不夹一点别的颜色。

    但是,这个瓶子的红色和他以前见过的祭红釉的红明显不同,这应该才算是真正的正红,绚丽宛如鲜血一般,重点就是,在其中还有一块宛如美玉一般的白色,打光之下,隐约可见龙凤呈祥。

    周黎说道:“这张善可真有本事,如果说这种红色是无意中发现,那么,结合甜白瓷就绝对是人为的。”
手机用户请访问:m.00sy.net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