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零点书院 > 历史军事 > 败寇列传 > 熊虎草莽卷_隋—刘黑闼传(七)

熊虎草莽卷_隋—刘黑闼传(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搜索
    答案是否定的。

    作为一个野心家,刘黑闼说什么也不会放弃争霸天下的梦想,且不说他还没有完成窦建德使命,但就说如今的损失,换做是谁都不会接受这个结果的。

    况且,他的失败,影响到的不光他一个人,还有诸多和他有所牵扯的利益关系,诸如:徐圆朗。

    盘根复杂的局势,注定要让刘黑闼无法从这场利益争霸战中退出,历史的浪潮还是会将他重新推回到风口浪尖。

    在逃亡突厥之后,刘黑闼开始借助突厥的势力,积蓄自己的力量,准备等待合适的时机,再度卷土重来。

    武德五年(公元622年壬午)六月初一,在沉寂了几个月之后,刘黑闼准备出山了。

    这一次,他带着从突厥借来的兵马直接进犯山东地界,打响了他回归的第一炮。

    李渊听闻这个消息之后,当即发布命令给幽州的罗艺,让他带着人马率军南下,阻击刘黑闼的人马。

    可是这次刘黑闼却学乖了,他不想直接与罗艺的部队正面交火,而是选择了改变进攻路线。

    人来我跑,人走我来,这是刘黑闼在总结几次失败经验后实行的既定套路。

    六月十七日,刘黑闼改变进攻路线,转而西向北上率领突厥部队猛攻定州。

    定州曾经也是刘黑闼的重要防线城市,同时在当地还残存有大量的旧部人马,此次攻打定州的目的除了又夺回定州以外,还有收拢旧部人马的意思。

    当时已经逃亡到鲜虞(位于今河北石家庄市正定县东北新城铺)的曹湛和董康买等人听闻刘黑闼带着突厥人马杀了回来,随即召集旧部士卒响应。

    朝廷一看刘黑闼势力的死灰复燃,也不敢有丝毫的松懈,当即决定再任命行军总管前去剿灭。

    七月十五日,李渊任命李道玄为河北道行军总管,总管此次剿灭刘黑闼任务。

    可是命令赶不上速度,此刻的刘黑闼已经将人马开拔到了瀛州,并且还将当地刺史马匡武杀掉,而盐州也没有抵抗就放弃了城池,投降了刘黑闼。

    李渊有点慌了,和之前的窦建德比起来,如今的刘黑闼显然如顽疾一样,难以应付,只派一路人马去招架似乎并不能起到什么好的效果。

    看来,只有多多加派人手,才能速战速决。

    武德五年(公元622年壬午)十月初一,李渊任命自己的第四个儿子李元吉前往山东平定刘黑闼,并且授予李元吉领军大将军,并州大总管的职务,除此之外,李渊还让太子李建成参与督战,学习指挥经验。

    使命是传达下去了,但是情况仍然不容乐观。

    观州刺史刘会以城

    池向刘黑闼投降

    诸如投降之类的消息多如牛毛,每天汇报奏折的重点已经不是打了多少胜仗了,而是损失了多少城池。

    当然,更要命的是,现在是连胜仗的消息都听不到,全都是战败的战败的战报。

    十月初五,贝州刺史许善护与刘黑闼的弟弟刘十善在鄃县交战,许善护所部人马全军覆没

    李渊心中是真的有点对朝廷的人马有点失望,面对区区的流窜势力,居然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既然有能不能打的,也就有能打的,李唐朝廷收到的也不都是战败的战报。

    十月初六,一封得胜的战报传回了朝廷。

    右武候将军桑显和在晏城(位于今山东德州市齐河县)将刘黑闼先头部队击溃,大获全胜!

    这样的消息或许是对李渊现在最好的慰藉,毕竟,一点获胜的消息都听不到,这心中实在是有点不痛快。

    可更不痛快的事情还在后面等着李渊。

    一个让他不想听到的消息还是传回来了。

    河北道行军总管淮王李道玄战死!!!

    十月十七日,李道玄所部人马与刘黑闼在下搏遭遇,由于李道玄所部轻骑兵人马是先头部队,没有等到副将史万宝的后援部队,最终不能力敌刘黑闼的人马并全数歼灭。

    这场仗其实完全是不会输掉的,而李道玄也不会战死,之所以现在闹到了这个结局,主要还是将帅不和。

    李道玄虽然是李渊的侄儿,但是年龄才十九岁,而副将史万宝是久经沙场的老将,首先就从年龄问题上来说,史万宝就有点不服气李道玄。

    史万宝始终认为李道玄是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孩,自己打了这么多年的仗,如今却要被一个小屁孩领导,史万宝有点不服气。

    李道玄当时的决定是自己先以轻骑兵出击,然后由史万宝殿后,可是真到了那个时候,史万宝却不干了。

    他选择坐观形势,而不是增援李道玄。

    身为副手,居然不听正职的话,这里面多少有点诡异的意思。

    不仅如此,史万宝还对他的将领说了一番有点傲慢的话语。

    “史某是奉旨前来讨贼的,论作战经验,他李道玄不如我,区区淮阳小儿,还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得依赖我,他才能玩得转吗?如今他自以为轻骑冲锋,我在其殿后,便可攻克敌军,殊不知这种没有脑子的事情,如果我要是真听了他的话,怕是诸位和史某都得跟着他陪葬。

    ”

    史万宝是打心里不服气李道玄的,而如今面对李道玄的决策,史万宝又觉得这是轻敌冒进,故意找死,所以,才在众将面前发牢骚,埋怨李道玄年轻以及对自己

    的不公。

    可接下来,史万宝的话就有点无耻了,甚至让人怀疑他有点居心叵测。

    “眼下淮阳王既然出兵,倒不如用他作为诱敌的诱饵,如果他要是败了,叛军必然追击,如此,诸位便可出兵一举将其击破。

    ”

    以领导作为诱饵,这样大胆且不要命的想法,或许在中国古代历史上也没有几个大将敢这么想,更别说去用了。

    可史万宝却用他的实际行动告诉我们,老子不仅敢想,而且敢干。

    李道玄轻骑打先锋的结果自然是全军覆没,连带他本人也葬身乱军之中,而史万宝见状,准备集结人马要与获胜的刘黑闼军队交手,可在交手之前,他却他发现了一个致命的问题。

    士卒们害怕出战!(主要是因为李道玄的人马全军覆没的结果所致)

    没有士气的部队是要命的,史万宝也大感不妙,但是叛军都杀过来了,死马也只能当活马医治了。

    史万宝带着这些惧怕出战的士兵前去应敌,却被刘黑闼率领的步兵,一举打败,而史万宝本人也只能灰溜溜的逃回长安。

    李道玄和史万宝的惨败,并非是判断的失误,更像是一场阴谋。

    为什么这么说呢?

    首先是史万宝对李道玄这个领导的蔑视,将帅不和导致失利;再者是李道玄冒进,史万宝不服从李道玄的命令,坐视不管,眼睁睁看着李道玄送命;最后是史万宝以李道玄为诱饵的想法,无一不反映出,整个事件完全就是一起有预谋的谋杀。

    可是细细回顾一下初唐的军队派系的话,或许也能看出一些端倪。

    在唐朝灭隋,攻伐天下之初,大唐有四路宗亲和嫡系率领的部队,他们分别是秦王李世民,淮南王李神通,赵郡王李孝恭以及太子李建成。

    四路虽然都是亲戚加嫡亲,可是却各怀鬼胎。

    李世民的作战范围基本是在关中河南一带,而李神通的作战范围则是在山东,河北一带;李孝恭和他们扯得有点远,作战范围基本集中在两川,两湖等地;而太子李建成的作战范围则在长安京畿地区。

    而李道玄是李世民派系的将领,史万宝则是淮南王李神通派系的将领(早年曾跟随李神通),两派基本各干各的,而为什么要说这是阴谋,还得从李神通当年在河北被窦建德击败说起。

    李神通当年在河北讨伐窦建德,曾经被俘虏过(《窦建德传》中有记载),而后李世民出手,捎带解决了窦建德和王世充,这基本上相当于是插手了李神通的河北事务,李神通肯定不爽,而旧部史万宝如今在李世民派系麾下,自然也会将情绪带到其中,因此李道玄的死,就不是单纯的将

    相不和了。

    况且,太子李建成派系对做大做强的李世民也有所忌惮,结合上文李元吉出兵讨贼的消息也可以看出,对于河北这块肥肉,太子派系的人也想有所染指。

    几方势力参与其中,都想瓜分这块蛋糕,自然也会让事态变得错综复杂,难以琢磨。

    其实李道玄并不是傻子,他当时决策应该是对的,因为按照李世民的作战经验来看,以先锋部队冲击,然后再以后军殿后,叛军必然崩溃,但很无奈的结果是,他本人在一个错误的时机,碰到了一个错误的人,最终得到了一个错误的结果。

    连李世民在李道玄死后都评价他,说他处处都在学自己,最终招致惨败。

    李道玄战死,后果和影响是相当大的,基本上山东诸部兵马听闻这个消息之后,都变得军无战心,丧失了斗志。

    其中最明显的一个例子就是庐江王李瑗。

    几个月前刘黑闼战败逃亡突厥的时候,李瑗就被朝廷任命为了洺州总管,如今刘黑闼卷土重来,而淮阳王李道玄全军覆没,这样的大消息,怎么能不触动李瑗最敏感的神经呢?

    他本来就是个胆小怕事的人,如今却把这么大一个雷扔个他处理,他能做的也只有把雷丢了,自己保命。

    他前脚刚走,刘黑闼的人马后脚就由重新夺回了洺州的所有州县,短短半月,刘黑闼就将曾经失去的土地又一次拿了回来。

    十月二十七日,刘黑闼重新回到洺州城。

    还不到一年的时间,刘黑闼便把自己失去的东西拿了回来,完成了自己的救赎。

    十一月初三,刘黑闼率军进攻沧州,逼的刺史程大买被迫放弃沧州,弃城逃遁。

    刘黑闼又一次将自己的威风树立了起来,影响到的不光是那些郡县的官员,更让齐王李元吉深感不安。

    李元吉听说刘黑闼击杀李道玄,重回洺州,料定如今刘黑闼士气必然高涨,不敢与之轻战,于是只好选择原地待命。

    确实,刘黑闼现在不仅士气高涨,而且目标也开始又北转向南,尤其是魏州城,刘黑闼现在有点迫不及待想要夺回来。

    魏州城的总管是田留安,此人是个厉害人物,也是个特别能抗的主儿,刘黑闼几次三番都没有能够拿下魏州,就是因为有田留安的缘故。

    田留安当年也是搞起义起家的,只不过后来归降了李唐,担任了魏州总管。

    他本身就是个不要命的人,更何况,他还熟知起义军的闹事特点。

    刘黑闼眼见田留安不好对付,只好绕开魏州,杀奔恒州而去。

    十二月十一日,刘黑闼率众攻克恒州,杀掉了当地的刺史王公政。

    可虽然现在刘黑闼攻势很猛,但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让他打的快,也丢的快。

    十二月十六日,从幽州赶来围剿刘黑闼的罗艺率军夺回了定州和廉州。

    刘黑闼这才意识到是自己的战线拉的有点过长,于是只好率军回返,准备重新夺回这二州。

    可就在路过魏州的时候,却受到了田留安的“热情招待”。

    十二月十七日,田留安主动进攻刘黑闼所部人马,并大获全胜,活抓刘黑闼将领孟柱,迫降数千人。

    在收编的这帮降卒里面,很多都是跟着刘黑闼起家的元老级士兵,但是在起义军内部,他们看到了他们在取得成功之后的互相猜忌,不信任,很多人早就已经对刘黑闼失望透顶了。

    可田留安知道这些起义军成不了事的原因,所以便推心置腹厚待这些降卒,并且毫不怀疑他们是不是诈降。

    更有甚者,为了让这些人安心,田留安还放出话来。

    “诸位既然归顺于我田某人,必当为国效力,共讨逆贼,若诸位有不想归顺者,大可带着田某的人头回去向刘黑闼邀功。

    ”

    此话一出,众人惶恐不已,纷纷跪下说道。

    “田公能够如此以诚相待,我等岂能做忘恩负义之事,从今天起,鞍前马后,定当誓死相随。

    ”

    的确,互相猜忌的部队终究是有离散的一天的,只有以诚相待,方能成就大事。

    所以,刘黑闼的败局从一开始,就一定注定了。

    几次都没有拿下魏州,而如今李建成和李元吉所率领的大军,已经到达了昌乐,再要是在魏州城僵持着,怕是连脱身都难了。

    于是刘黑闼在魏州附近摆下军阵,先阻挡一下李建成和李元吉的大部队。

    但双方似乎都没有要作战的准备,在简单交手几次之后,最终不了了之。

    李建成虽然前来督战,但却没有更好的应对方法,反倒是他的谋士魏征,给他提了一个不错的建议。

    “太子殿下,前番攻克刘黑闼,悉数将其将帅打为阶下囚,妻儿家小尽数成为囚徒,如今齐王虽带来了陛下的赦免诏书,但仍不足以令刘黑闼所部人马信服,不如将前番所擒之徒放归,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如此一来,刘黑闼上下必然军心离散,大事可成矣。

    ”

    “魏公莫不是让我效仿韩信当年的四面楚歌?”李建成问道。

    “正是!”魏征回道。

    李建成听从了魏征的建议,将之前抓获的刘黑闼将领悉数放回,让他们回去策反那些有了叛逃想法的士卒。

    其实魏征这个建议完全也可以不用采纳,因为此刻刘黑闼的军队进退两难,军中早就已经出现

    了叛逃的情况,很多别部人马已经开始抓了首领向李唐投降了。

    刘黑闼开始慌了,倒不是担心士兵们一个个叛逃而去,而是担心田留安出城和李建成,李元吉一起夹击他的部队。

    出于这个担心,刘黑闼再一次做了懦夫。

    他带着亲随部队连夜逃走,可是在跑到馆陶的时候,永济渠附近的桥却还在施工状态,根本无法通过,气急败坏的刘黑闼看到这个情况只能是干跺脚。

    与山开路,遇水架桥,若想要活命,只能是把这个桥先造好再说。

    于是作为逃犯的刘黑闼此刻却率领部队在夜间干起了民工的活,吭哧吭哧忙了好几天。

    八天之后,李建成和李元吉的大军赶到馆陶的永济桥,在桥边却只留下刘黑闼心腹王小胡摆下的军阵,而刘黑闼早就已经准备过桥去了。

    可大部队却在半路上被击溃了,而斥候也传回来王小胡战死身亡的消息。

    刘黑闼来不及悲伤和叹息,只能是如丧家之犬一样继续往前跑。

    走到一半的时候,因为过的人马太多,导致桥面不堪重负,后面还没有过来的大部队只能被阻隔在对岸,而已经过来的人马却只有几千人。

    刘黑闼也不打算管后面的几千人了,只是带着几百骑兵夺路而逃。

    而李建成也知道刘黑闼是强弩之末,只是派刘弘基前去追剿。

    他要往北逃,逃回突厥,再想后计。

    可是,出来容易,想要再回去,可就难了。

    就在他北上路过饶阳的时候,饶州刺史诸葛德威接待了他。

    当时的刘黑闼因为连日的奔波,早就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但是也没有放松丝毫的警惕。

    面对诸葛德威的好意,刘黑闼有点担心,并没有同意进城,而是再做打算。

    可是诸葛德威却站在城门楼子上哭着喊着要给刘黑闼接风洗尘。

    刘黑闼一看诸葛德威这么够意思,也没有多想,于是便同意了他的请求,率着仅剩的百人进入了饶阳。

    诸葛德威是猫哭耗子—假慈悲,故意哄骗刘黑闼率军进来,实则早就已经给他安排好了“鸿门宴”。

    刘黑闼虽然是答应进城了,但是并没有按照诸葛德威的要求把人马安置在相应的地方,而是将人马安顿在了饶阳的闹市区。

    这样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方便逃跑。

    诸葛德威赶紧给刘黑闼准备好了丰盛的饭菜,准备要好好“款待”他一下。

    刘黑闼也是饿急了,拿起来就吃,也不管什么餐前礼仪了,狼吞虎咽一顿猛嚼。

    可就在他吃到一半的时候,诸葛德威却突然发难,叫来早就准备好的伏兵,将刘黑闼来了个

    五花大绑,然后派人送到太子李建成那里。

    武德六年(公元623年癸未)正月初七,作为刘黑闼的旧部人马,饶州刺史诸葛德威带着城池献降给了李唐。

    至此,刘黑闼的起义之路,宣告终结。

    回顾刘黑闼的一生,有过低谷,也有过辉煌,有过挫折,也有过面对挫折的勇气,比起窦建德的恩威眼光来说,刘黑闼是比不上的,但是若论打仗,刘黑闼则远远胜过窦建德。

    他之所以每一次都能够从失败中再起来,这样的信心,我想,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拥有的,若非超乎常人意志,想必早就已经半路玩完了,而刘黑闼虽然败了,但这种百折不挠的精神,确实值得做一个榜样来标榜一下。

    (本章完)
手机用户请访问:m.00sy.net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