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六章 招惹众怒(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沈岩为难道:“此人奸诈,所处的位置恰好在我们射程之外,用八牛弩又怕准确度不够好,误伤了自己人。”

家主一挺胸膛,气恨道:“将我当做那石头发射出去。让我杀了那小贼。”

众人只当做是玩笑,花千树却扭过脸来,从腰间抽出一根软绳,递给沈岩:“沈副将,寻工匠将这蟒筋接在弩床之上,再试一试。”

这蟒蛇全身舞动就靠这一根筋,又是活了数百年的神物,花千树特意寻人捶打熟制,随身捆带。

沈岩接在手中,使了大气力去拽那蟒筋,竟然韧性极好,而且弹力特别大,比起牛筋还要理想。他顿时领会了花千树的意思,转身兴冲冲地去了。

工匠们这些时日在花千树的指导之下,已经熟悉了弩床构造,将那蟒筋接在手中,替换了原有的部分牛筋弓弦,大力撑开再发射出去,箭声呼啸,那速度竟然又快了几分。

箭矢是直接朝着金格尔的方向,身边虽然有护卫保护,但是这种箭力道大而且猛,杀伤力比那流箭要大上许多。

长安这里接连发射,准头又极好,令金格尔无处躲闪,即便后退数丈,箭矢仍旧如影随形。

有箭直接射熄了金格尔附近的灯火,指挥台上一片昏黑,西凉士兵看不清他的指挥,顿时也陷入一场混乱之中,被长安士兵反击。

南宫金良一看这阵势,立即下令,命令大开城门,士兵们冲杀出去。

城门一开,士兵们犹如猛虎下山,直接冲向敌军,如挥刀割菜。

金格尔一看阵法被破,自己在城墙之下又无所遁形,有性命之危,便不得不命令鸣锣收兵。

长安军队如何能轻易善罢甘休,乘胜追击,直接追出十余里,又歼灭敌军无数,令西凉人丢盔弃甲,溃不成军。

将士们凯旋而归。

南宫金良得意一笑:“西凉人不过尔尔。”

顾家家主一声不满轻哼,不做辩解,转首关切地催促花千树:“城墙之上风大,我们回营。”

花千树身子虚弱,将斗篷遮在头顶,抵挡如刀寒风,就要转身悄悄回营。

可南宫金良可不打算就这样放过她。

“抢夺帅旗,又命人以下犯上,对着本帅刀剑相向,凤萧夫人就打算这样一走了之吗?”

南宫金良,你还要不要脸?

花千树转过身来,望着南宫金良,这才有闲情逸致打量他一番,虽然看起来眉清目秀,但是一看他那鹰勾弯鼻,高凸的颧骨,也知道是个小肚鸡肠而又阴冷之人。

夜放竟然派了这样一个人来挂帅,究竟是朝廷无将可用,还是他夜放识人不清,不会用人?

她略一思忖,眨眨眼睛:“南宫元帅,想来是江北南宫世家的人了,当科武状元?”

南宫金良倒是没想到,她一个见识浅薄的妇人竟然也知道自己的身份,不由有些飘飘然:“算你还有点见识。”

那便是了,朝堂上的局势自己虽然不太懂,但是花千树也知道,这南宫世家现任家主那是谢心澜舅舅,这南宫金良乃是谢心澜的人。

当初南宫家主向着茶娘巧取豪夺她传家的天蚕软甲,想必就是为了给这南宫金良保命所用。

她微微一笑,仍旧满是淡定:“那南宫元帅打算如何处置我这罪人?”【~…. ~¥免费阅读】

“自然是按照军法处置,以儆效尤。”南宫金良被她那一笑,竟然镇住了,说话也变得没有底气。

顾家家主能够号令武林,那就不是莽夫。但是面对这样卑鄙的小人,竟然一再地忍不住火冒三丈。

别人刚愎自用那顶多是害几个人,此人不仅连累那么多将士惨死疆场也就罢了,还没事找事,寻他的晦气。

他若是武林里的败类,早就一巴掌被拍死了,压根就轮不到自己动手。

“凤萧力挽狂澜,大败西凉,功不可没,若是没有她,今日这一场战役还不知道谁胜谁负呢。元帅大人竟然是非不分,奖罚不明!”

南宫金良为难花千树,那就是因为花千树抢占了他的风头,被顾家家主这么一说,脸面更是没地儿搁。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