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零点书院 > 都市人生 > 神针王 > 第160章 黄炳均!

第160章 黄炳均!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搜索
    青竹蛇通身翠绿色,细长而矫捷,长有锋利的牙齿,奇毒无比。

    而七步青竹蛇更是青竹蛇中最毒也最有灵性的一种,毒性越大其药用性越强,故而很多邪派的中医高手都擅长豢养此蛇,一来炼药,而来克敌。

    方寒在看到这七步青竹蛇的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一个门派,鬼医门。

    说起这鬼医门可是大有来头,它和神医门一样在武林中都有着极其显赫的地位,可谓并驾齐驱。

    按照古籍所载,这鬼医门和神医门溯本同源,都是扁氏一脉的传人,简单的理解,他们都是神医扁鹊的后人或者徒弟。因为同出一门,所以在医术上都各领风骚,因为行医理念以及治病手段的不同,在不断发展之下,逐渐形成了这神医门和鬼医门两大派系。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武林中就赋予了神医门正义之化身,而鬼医门深居浅出,甚至一些诡异偏门的医治手段不得武林人认同,渐渐的鬼医门就被贴上了旁门左道甚至奸邪的标签。这种观念在古武林中尤其严重,直到外敌内战纷乱四起,武林人同仇敌忾一番洗礼,再加上新华夏国成立之后对武林人的统一管理,鬼医门才渐渐的得到了武林以及社会的认可,那些颇有名望的鬼医门高手,也逐渐被武林人接纳和认可。

    方寒相信,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这七步青竹蛇的主人,一定是个鬼医门人,而从这小木屋来看,这人很有可能就是那个在医科大学里赠给百里文清小院而自己一直没有见过的黄炳均。

    记得之前孙有继给自己说过,他师父百里洪安从天山派逃出后深受重伤,便是这黄炳均出手治好的。还有百里文清所中的那种衰老几十年的毒药,虽然自己已经从邵英杰那里得了天山神水,但也只能缓解一时,并未完全祛除百里文清体内的毒素。现在即便有麒麟珠在手,方寒也不敢保证能不能将百里文清治好,而黄炳均一定知道百里文清的情况,说不定他那也有解毒之法。

    所以不管是为了百里文清还是张子阳,方寒都有必要去见一见这鬼医门的前辈。

    随着‘沙沙’的声响越来越大,方寒面前已经出现了十几条青竹蛇,这些青竹蛇在方寒面前一字排开,竟如列队的士兵一般挡住了方寒的去路。如果方寒再往前一步,便会踩在这些青竹蛇的身上,毫无悬念,到时候青竹蛇就要攻击了。【 ~. …】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一个洪亮的声音从小屋里传了出来,紧跟着又听这声音说道:“我以为你会在万花谷多呆几天,没想到这么快就出来了,当真是后生可畏”。

    方寒心里一怔,他只是一时兴起来拜会黄炳均,却怎么也没想到他竟是知道自己回来,而且还知道自己是从万花谷而来。这也就是说就连他也知道自己去了万花谷的事,而且还知道自己一定能从万花谷活着出来。

    意外,比他师父出现在落日酒吧还要意外。

    “晚辈方寒拜见前辈,临夜惊扰,还望前辈莫怪”,方寒有礼貌的回应了一句,不待主人回应,就直接向前走去。

    这七步青竹蛇对别人而言也许是拦路之虎,但方寒还真没当回事。且不说他手腕上的玉玲珑就是一条神蛇,就是让这七步青竹蛇在身上咬上几口,只怕连可牙痕都留不下来。

    而且此时的方寒得到天命真人的先天真气护体,一举一动都有真气流动,这区区毒蛇岂能近身。

    果不其然,七步青竹蛇似是感应到了什么,在方寒的脚落下之时便四散而逃,瞬间钻进了两旁的花草之中没了声息。方寒走到小木屋前,小木屋的门也随即而开,一缕微弱的灯光从屋内照射过来,一个年约七八十岁的花甲老人佝偻着药站在方寒面前。

    “进来吧,我这里平时也没客人来,也没怎么收拾”,黄炳均淡淡的说了一句转身就进了屋。

    方寒跟着走了进去,看到满地的坛坛罐罐以及各种草药,不禁苦笑了一声。

    这何止是没有收拾,简直连站的地方都没有。方寒看了一圈,出了一张能容身的小床外,连个吃饭喝茶的桌椅也没有,也不知道这老人平时都怎么生活的。

    “玉竹、滑石、川木通、瓦垄子……前辈这是在炼回春丹吗?”看到地上的几味草药以及空气中弥漫的味道,方寒莞尔一笑说道。

    黄炳均抬头看了方寒一眼,笑着点头道:“真不愧是方无疾的孙子,一眼就看出老夫在炼回春丹。在电视上看到你做的手术和姓胡的对你的吹捧,我还觉得你们是在哗众取宠,现在看来你的确有些本事”。

    “前辈能一眼看出晚辈的身份,想来前辈也是医林杏手中的好手,只是晚辈下山时日尚短,我爷爷也没有给我说过武林之事,所以晚辈才斗胆前来拜会前辈,往前辈不吝赐教”。

    方寒自幼跟爷爷除了学医术之外,学的更是四书礼仪,虽然有时候他也有点轻狂,但在这跟爷爷年纪一般大的前辈跟前,他还是很懂礼数的。

    黄炳均哈哈一笑,道:“年轻人谦虚是好,但太多谦虚就让人感到虚伪了。你也爷爷是一代医王,他不给你提老朽的名字,是因为在他眼里,老夫的本事不值一提。你能有这般礼数,已经让老夫很欣慰了。”

    方寒尴尬的笑了笑,这黄老的话中之意就是说自己爷爷不把别人放在眼里,方寒自不会说爷爷不是,只好岔开话题道:“敢问前辈可是姓黄,在医科大任教,与我一位姓百里的朋友大有渊源”?

    黄炳均摸着胡子笑道:“你能这么问,说明你还不确定,也就说明了我在这里的事不是姓平的告诉你的,那也不是他让你来找我的。”

    方寒无奈的笑了一声,道:“看来确是黄前辈了,平前辈的确没给我说过您在这里,甚至我都可以肯定,平前辈自己都不知道您老待着的是什么地方”。
手机用户请访问:m.00sy.net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