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又见阵营任务,独自为战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楚歌足足在网上搜了一个多小时,都没有翻到大毛的照片。

他只能放弃。

他叹了一口气,看来大毛真的不是在这个世界。

也有可能,那个摄影小队的纪录片没有上传到网上。

心情沉重的他起身走到衣柜前,他找了一套衣服,然后出门前往卫生间洗澡。

楚飞强躺在沙发上看电视,韩余娟则拿着手机打麻将。

楚英英前几天就回到学校,黑瞎子被击毙,学校自然不会放太长的假。

楚飞强瞥见楚歌的身影,他微微皱眉。

“这小子怎么感觉壮了一些?”

他心里嘀咕道,但也没有多想,或许是他太累了,产生错觉。

洗完澡后,楚歌让韩余娟帮自己换了一套床被。

韩余娟抱着脏床单离开,走之前她轻轻关上房门。

她来到沙发前,低声道:“孩子他爸,你觉不觉得小歌有些不对劲?”

楚飞强盯着电视机屏幕,随口回道:“这几个月,他不是一直都不对劲吗?”

韩余娟瞪了他一眼,然后抱着床单被套前往卫生间。

明天是星期日,楚歌不用上学,他可以睡懒觉。

这一晚,他梦见自己带领大毛与狮群驰骋大草原,所向披靡,战无不胜。

一只西伯利亚虎忽然闯入大草原,到处捕猎,许多强大的掠食动物都败在它的爪牙之下。

作为草原之王,楚歌准备挑战这只西伯利亚虎。

就在决战之时,西伯利亚虎突然变为黑瞎子,身后还出现比特犬,惊得他大梦破碎,猛地睁眼。

阳光从窗外洒进来,他深吸一口气,往墙上瞥去。

现在是十一点半。

马上就该吃午饭了。

他揉了揉眼睛,开始起床。

洗漱之后,韩余娟便已经做好午饭。

楚飞强今天有事外出,家里就剩下他们母子俩。

“你先吃,我再烧一个汤。”

韩余娟的声音从厨房里传出。

楚歌端起两个碗盛饭。

过了一会儿,韩余娟端着萝卜排骨汤上桌。

她一边为楚歌乘汤,一边问道:“小歌,你没睡好吗,眼睛里的血丝这么重。”

她表面镇定,心里则被吓到。

刚从野外回来的楚歌还保持着野兽的眼神。

他无法在短时间内调整过来。

楚歌温和笑道:“是啊,卷子太多了,睡得晚。”

韩余娟心疼,安慰道:“不要给自己压力,大学不代表人生的高度,放轻松,即便没考好,也没关系,只要尽力就可以。”

楚歌点头,笑道:“放心吧,我不会让你失望的,下午的话,我想待在房间里学习,你不用管我。”

韩余娟迟疑问道:“你该不会又要跑吧?”

楚歌无奈,道:“我以后如果要离开,肯定事先告诉你,从小到大,我出过什么事?别担心。”

闻言,韩余娟只能作罢。

午饭后,楚歌直接将自己关在房间里。

他进入生存屋,开始锻炼全新的狮身。

现在的他比成年雌狮还大,鬃毛有十公分长,四肢的肌肉很强壮,霸气威风。

他的身体素质得到大幅度的提升,但速度比之前还稍微减少几点数值。

增重之后,速度自然会减缓。

在下一次生存竞技来临前,他必须适应现在的身体。

如果再遇到黑瞎子,他有信心与其一战。

……

第二天一早,楚歌前去上学。

他努力调整状态,可依旧让同学们感觉毛骨悚然,尤其是他的眼神,即便是上课老师也有些心悸。

就连一向多话的同桌陈迅杰也不敢主动跟他搭话。

楚歌很无奈,但也没有办法。

气质这种东西很难改变,需要日积月累。

他只能尽量不抬头。

这一天,楚歌待得很不舒服,同学老师也是如此。

每当他去上厕所,班上就会立即讨论他。

期间,唐雪佳给他传纸条,关心他怎么了。

他将身子往前倾,对着她的后背轻声道:“我没事,谢谢关心。”

他这句话吓得唐雪佳浑身起鸡皮疙瘩,十分不自然的点头。

楚歌看得发笑。

放学的路上,他给高飞打电话,询问那位大佬城战结束了吗。

高飞无奈道:“兄弟,又得鸽你了,那位大佬在城战中惨败,心情不好,再等等吧,你缺钱吗?要不要我先借你?”

楚歌倒也不生气,毕竟失败在生存竞技场也很正常,换做是他任务失败,肯定也不想见人。

两人就聊了一会儿,高飞罕见的没有纠缠他,似乎有什么急事。

日子又恢复平常。

习惯了每日要捕猎来进食,楚歌现在还有些不适应。

好在他还能吃熟食,没有去冰箱翻生肉。

……

时间来到生存竞技的前五天,楚歌得到任务即将开始的提示,但无法了解环境与具体规则。

楚歌也不慌,现在的他很强,根本不虚火。

他甚至期待快点开始。

他要大杀四方!

展现草原之王的霸气!

剩下这五天,他依旧分配好锻炼、学习的时间,他发现自己的身体素质仍在缓缓增强,记忆力也是如此,学习起来更加轻松。

或许这就是生存天赋觉醒的好处?

最后一晚。

楚歌将韩余娟叫到厨房,说出自己要离开几天。

韩余娟顿时惊慌,拉住他的手臂,紧张道:“小歌,你……”

“妈,我都提前告诉你了,说明我尊重你,你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楚歌语重心长道。

他不能解释太多,只能拼感情。

韩余娟犹豫不绝。

楚歌摆手笑道:“反正我准备走了,你们别再报警,多不好,下一次考试,我的成绩肯定更好。”

说完,他便回到卧室里。

韩余娟连忙回到屋里跟楚飞强说此事。

楚飞强大怒,准备找楚歌算账,被她拦下来。

夫妻俩商量半天,决定将楚歌的卧室反锁,这样他就出不去。

至于翻窗,是不可能的,他们可不是住在一二楼。

……

第二天早上五点半时,楚歌就醒来。

他躺在床上,等待着生存竞技的开始。

大概在六点四十分时,冷漠女声如期而至:

“本次生存竞技任务为阵营生存竞技!”

“本次参加阵营生存竞技的生存者有二十六位生存者,分为三个阵营,其中一个阵营只有一人,他将随机降临于另外两个阵营,另外两个阵营各有两位卧底!”

“本次阵营生存竞技场为神农架,竞技时长为7天,离开神农架范围为失败,每杀一位敌对阵营的生存者可获得200生存积分,若错杀到己方卧底,扣除400生存积分!”

“竞技结束后,如果没有杀敌,将额外扣除400生存积分。”

“阵营生存竞技正式开始!”

话音落下,熟悉的晕眩感传来,楚歌跟在消失在卧室内。

(QQ群7:399062588)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