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零点书院 > 综合其他 > 灵渡先生 > 第四十四章 轮回眼(上)

第四十四章 轮回眼(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搜索
    当然了,我是放下了,可是不代表我马上就要开口。

    明天外公就要下葬,所以今天晚上爷爷和那些要做一些准备工作。

    爷爷手里面拿着一只大公鸡走进灵堂,然后将鸡绑在法坛的桌角上,在周围撒一些米给公鸡进食。

    之后那些先生开始敲锣打鼓,念着经书,还将符咒点燃扔进水里化成浮水,在用柳枝沾着符水洒向公鸡,我大舅跪在灵堂面前,他头上戴着孝帕,身子弯曲。窝从他的后面望去,感觉他的身上背着千斤重,这么一个大家庭全部要他一个人去承担。

    法事做了一个多小时才完毕,而这时也已经十二点了,我也有些困,我就在我昨天睡的躺椅上躺着,章晨雪给我递来一床毛毯说:“哥,要不你陪我睡吧,这里睡着怕着凉。”

    我接过她手中得毛毯说道:“你进去睡吧,这个躺椅是外公生前躺得,外公明天就下葬了,我想这样可以离外公更近一点,我没事,你早点休息,明天还有很多事忙呢。”

    “哦”

    章晨雪嘟着嘴显然有些不开心,看着她走进房间我也有些无奈得笑了一下,将毛毯盖在自己得身上。

    第二天早上我们都起的很早,因为外公早上十点就得出丧,还得请那些抬丧的人吃饭呢,看着一大群人陆陆续续得来窝把老梦喝章晨雪叫上吃了早饭。

    九点得时候那些先生做了一场法事,掌坛师手里抓着大公鸡东跳西跳,向着四面八方跪拜,又朝着灵堂里面刮的那些挂案跪拜厚永手指甲掐断大公鸡得鸡冠,鸡冠上流出来鲜红色得血液,这时候其他人连忙把法坛搬开,找来两张长木椅,七八个人讲棺材抬到木椅上,然后掌坛师拿着公鸡的头在棺材得顶端写上一个鲜红的福字。

    “开馆,所有家属快来看王老太公最后一眼。”掌坛师把嗓子放开大声喊到。

    我和窝舅妈她们进入灵堂,我外婆坐在门外看着我们,我们围着外公的棺材走了一圈。

    棺材里面得外公穿着一身黑色得寿衣,他就像睡着了一样,走的很安详。【!*. ~】

    我舅妈和大舅他们都跪在我外婆面前,眼泪哗啦啦的往外流,她们得收紧紧得抓着窝外婆的手,我和老梦将我外婆扶进客厅里面坐着,我妈和我舅妈大舅她们跪着进入客厅,一直跪倒我外婆面前,我外婆白色的头发和她沧桑得脸,眼泪留在脸上,口里不断不断的说着我外公为什么走这么早这些话。看上去很可怜。

    我退出门外看着她们哭,我心里面酸酸的,可是站在我妈旁边的奶奶看着我妈哭她也哭了。

    这时我知道她们留得眼泪不想以前,这次是他们感情得流露,是她们对外公的不舍,是她们对外婆的照顾不周而哭。

    我在这一瞬间我没有忍住我

    的眼泪,我眼泪一直掉,但是我不敢哭出声,我用嘴巴咬着我的手臂,这样可以不让我发出哭声,我并没有觉得我的手臂疼,当我表弟看见我时我立马收起眼泪,我走向火房里面,里面坐着我爸和我爷爷他们。

    他们看见窝红肿得眼睛问我:“小阳,你哭了?”

    我给他们露出一个微笑然后说道:“我没哭。”

    我赶紧离开他们,我想着走进灵堂在看外公一眼,可是我到灵堂的时候已经合棺。那个掌坛师手里提着公鸡,用鸡冠血不断得画着符咒,不过那些符咒都是安魂得喝超度的。

    画完以后七八个人抬着一根九点米长得木头进来,木头上面雕刻着龙。

    这个在我们这里叫做龙杆,用来抬丧的。

    我看着他们将龙杆紧紧的绑在棺材上,然后又盖上一床新的毛毯,在将那个公鸡放在棺材中央,站在龙杆上面。

    “战龙鸡叫,出丧。”

    掌坛师大喊一声。

    十多个人开始抬棺材,而最前面的就是我爸和我大舅两个人。

    我连忙戴上孝帕跟在人群后面,而我妈她们只能走一段距离,然后她们回到家里面陪着我外婆。

    我们来到墓地,我看了一下,这里确实是一个好些,四面环山,有气进,也有气出,前有水后有靠山,形成一个聚宝盆。不用说,这个肯定是出自爷爷得手笔。

    坟墓里面提前烧了一些冥币,那些灰撒在里面,然后我大舅跪在坟墓前面,掌坛师站在我大舅后面,他将九个铜钱扔向坟墓里面要我大舅一个个找出来。

    大舅花了七八分钟将九枚铜钱找到,然后七八个人抬着棺材进入坟墓。

    这时掌坛师在棺材板顶部中间用小道弄了一个口,又在尾部中间弄了一个小口,掌坛师拿着一根绳子卡在里面,他拿出一个罗盘放在棺材板上面,罗盘上面有着八卦、方位、十二生肖等东西,现在又是正午,太阳比较大。我站在一个较高得地方看着安葬。

    我的眼睛被一束光照了一下,那个光是太阳通过罗盘中间的镜片反射的,这时我感觉我眼睛一阵刺痛。

    “啊”

    我捂着我的眼睛在哪里喊叫。然后我一下子软在地上不省人事。

    我爸连忙跑到我身边抱着我问道:“小阳,小阳,你醒醒。”他的手不断的掐着我的人中。

    一群人都朝着我围过来,害怕我发生什么事。

    这时我爷爷好像没什么事一样走了过来。

    “他没事,把他交给我吧,你们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别担心,他就是昏迷而已,不用大惊小怪”我爷爷把我从我爸手里抱过来,爷爷又看着老梦说到:“小梦,你跟着我走

    ,来帮我。”

    不一会儿我被爷爷抱进屋里,我妈和我奶奶还有我外婆他们看见我昏迷一个个都急得不可开交。

    “小阳这是怎么了?”

    “爸,他怎么了?”

    “爷爷,我哥有事吗?”

    我爷爷说:“你们放心吧,他没事,只是昏迷了。”

    我奶奶走上前问道:“他到底怎么了?”

    “他刚才站在高处,掌坛师用罗盘在测量棺材位置得时候太阳光照射在罗盘中间然后发射照射到他的左眼,所以他昏迷了。”我爷爷解释说到。

    我奶奶可能知道些什么也就没多问,反而是章晨雪这丫头好气重。

    “爷爷,这样也不至于昏迷啊,我哥是不是得什么病了。”章晨雪问道。

    “要是别人不会有事,可是你哥是个特例,不用一般人得眼光看他。”爷爷说到。

    “哦,那我哥有啥不一样的?”章晨雪追问道。

    爷爷白了章晨雪一眼:“我说你这个丫头咋回事呢,雨蝶都没你好奇心重,你以后自己问你哥,我先把你歌的事解决好再说。”

    爷爷把我抱进屋里,老梦也跟着走了进来。

    章晨雪看着我爷爷不会说什么就用手挽着我奶奶说:“我知道奶奶疼雪儿,你给我说说我哥怎么了。”

    我奶奶用手摸着章晨雪得手说:“你哥有阴阳眼,和小梦一样,他们两个都有阴阳眼,可是他们得阴阳眼在他们小的时候就被你幺爷给封印了,小梦的在前几天就解封了,可是你哥没有,而且你哥得阴阳眼可能还会进化,至于进化到什么地步我也不知道,估计今天你哥是因为那个阳光反射的原因刺激到他的阴阳眼,罗盘将就阴阳平稳,可是棺材又是属阴,而切现在是正午,俗话说物极必反,也就说刚才你哥是被一束带着浓烈的阴气所照射,可是他扛不住那个能量得波动所以他会昏迷,也正因为如此,你哥的阴阳眼才会呗解封,因为一年前得一些事导致你哥的眼睛异变,所以你哥得阴阳眼还会进化,只是不知道这次会进化成什么眼,不过你放心吧,有你爷爷在这里,你哥没事。”

    章晨雪好像听懂了得样子说:“这样啊,奶奶,我知道了。”

    奶奶有些诧异得问道:“你懂我说的?”

    章晨雪点了点头说道:“我懂啊,我爸给我说过,而且爷爷还通过视频叫我武术让我防身呢,同时我还问爷爷叫我法术,我现在可以使用黄色符咒呢。”章晨雪有些嘚瑟,而奶奶却不这样看。

    没收藏的小伙伴们赶紧收藏起来吧,有推荐票得记得给我一张推荐票哦,君之临在这里谢谢大家对我的支持。

    (本章完)
手机用户请访问:m.00sy.net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