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义庄之变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余元没有九叔那样的手段,可前面有了九叔的叮嘱,他也不好用一些让普通人惊奇的法器、法术来对敌。

只得用最笨的办法,将飞剑施法变大,手持着去劈砍那些行尸。

虽说这样的办法很笨,效率也快不起来,但是他所对付的行尸,也不是什么厉害的敌人。

飞剑幻化出来的长剑不是凡物,劈砍这些没什么走位可言,身体僵硬的行尸,犹如砍瓜切菜,轻而易举。

在九叔和余元的努力下,混乱的情况立刻就得到了控制。行尸或被制伏,或被砍掉头颅,剩下的村民聚在一起,也不是那么恐慌了。

村长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见到是九叔和余元站出来,帮助村民们解决了危机,站出来说了一些感谢的话语。

只是九叔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根本没怎么听。他眉头紧皱,对今晚发生的事情感到特别奇怪。

如果说突然燃起的大火,是谁家不小心造成的,说的过去。

可是突然出现的二十来具行尸,就很蹊跷了。九叔刚才顺便检查过,行尸是近日被咬后转化的。

可是白日里没听说过,哪里有僵尸袭击人的事件。

还有这个时间点,行尸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啊!

有蹊跷,或者这就是人为的,九叔下了这样的一个结论。

忽然,九叔挂在腰间的铜铃铛叮铃铃的作响,发出了刺耳的声音。

“不好,是义庄出事了!”

九叔脸上有了一丝惊容,匆忙叮嘱村长不要乱动那些行尸,便叫了余元往回奔。

与此同时,留在义庄的秋生和文才,遇到了大麻烦。

他们师兄弟两个,按照九叔的命令留守,闲着没事正在讨论那边的大火。

突然,一口阴森森的棺材突然砸在院门口,棺材盖直接飞起,从棺材里跳出了一个黑漆漆的人影。

人影两眼通红,獠牙外露、指甲发黑,双臂猛的伸直起来,发出兽吼一样的声音,一蹦三四米远,直接向他们两个杀过来。

“是黑僵!”

秋生对这东西再熟悉不过了,一眼就认了出来,一拍储物袋取出专克妖邪的桃木剑法器。

在秋生的施展下,桃木剑法器上散发着朦胧的青光,飞出去劈在黑僵的胸口上。

将它劈飞了出去,并在其胸口上留下了一道淡淡的焦痕。

但也仅仅是这样罢了,黑僵直挺挺的立了起来,好似一点儿事儿也没有,一个蹦跳继续向秋生扑了过来。

文才取出了属于他的那把桃木剑法器,见到师兄很容易的就击退了僵尸,大喊一声:“师兄,我帮你。”

他也操控着桃木剑法器,向着僵尸劈砍了过去。

秋生见状惊呼道:“不要!”

不要什么?

文才还没有反应过来呢,他的桃木剑法器就已经被僵尸双手按住,夹在了手里。

僵尸抓着桃木剑的双手,像是按住了一块烧红的烙铁似的,发出刺啦刺啦的声音,阵阵青烟冒出,也不好受。

文才额头上冒出了豆大的汗珠,用尽全力驱使着桃木剑,想要摆脱僵尸的控制。

可黑僵诺大的名头也不是白给的,根本不是文才能够对付的。

只见黑僵血盆大口一张,吐出了一股黑烟,桃木剑的灵光闪烁,也发出刺啦刺啦的声音,被黑烟不断侵蚀。

直到秋生的桃木剑法器,一下劈在了黑僵的额头上,黑烟才顿时止住。

文才的桃木剑趁机脱离了僵尸的控制,飞了回去。

望着手中一半被染成黑色的桃木剑,他猛的吐出了一口黑血。

这是与法器心神联系紧密,在法器被污后造成的反噬效果。

文才的修为还是太弱了,战斗经验不足,区区炼气四层敢跟黑僵尸斗,那是老寿星吃砒霜,嫌命长了。

要不是秋生出手相助,僵尸毁掉桃木剑法器,趁其被反噬走神的时候一扑一咬,文才就得留下小命。

吃了亏的文才,这回不敢轻举妄动了,听了秋生的话,回屋去找九叔的金钱法器,再来助他除黑僵。

秋生和黑僵斗得起劲,依仗着茅山法器的克制,把这具黑僵压着打。

黑僵从哪里来的,他有想过吗?

趁着文才和秋生被僵尸牵制,神秘的黑袍修士手里提着一人,溜进了存放任老太爷的停尸房里。

见到任老太爷棺木上的封印,他不屑的冷笑了一声,两只长满了黑色长指甲的手掌,狠狠的一拍棺木盖,便将其掀飞了。

秋生和文才布置下的墨斗封印,主要是用来对付僵尸的,并不会对人产生什么威胁。

棺木里躺着的任老太爷,脸上的皮肤不再是刚出土的干瘪,而是像活人一样饱满圆润。

封印已被揭开,任老太爷立刻跳了出来,对于鲜血的渴望,已经冲昏了它的头脑,它他迫切的想要饱饮鲜血。

尤其是至亲的血液,那味道更美妙!

黑衣人对此情况并不意外,刚才被他扔在地上的人,又被他一把抓了起来,抛给了任老太爷。

只见任老太爷的双眼一下变得血红,极为兴奋的抱住了飞来的食物,一口咬在了这人的脖子上。

剧烈的疼痛让人醒悟,可是喉咙被咬破了,连个惨叫声都发不出来,只能瞪大了眼珠子死不瞑目。

神秘的黑袍人得意的笑道:“吸吧,吸吧,好好享受我为你带来的美味,小可爱。”

经过他的一番炮制,任老太爷吸完了鲜血后,舒服的站在原地不住发抖。

要是僵尸能出声的话,那恐怕还要加上舒服的呻吟。

神秘的黑袍人取出一个阴森森,似乎快要腐烂的棺木,把任老太爷装了进去,施法封住了棺木,背起来就往外跑。

此时,得到示警的九叔和余元已经赶回,见到神秘的黑袍人从停尸房跑出来,九叔大怒:“原来是为了任老太爷的尸首,你们该死!”

被秋生操控用来对付黑僵的金钱剑,蓦地飞向了神秘的黑袍人。

黑袍人大约也是练气十一二层的修士,面对筑基期修仙者愤怒一击,他并不慌张,而是十分从容的扔出了一张符篆。

符篆化作一朵散发着阴冷之光的火焰,接住了金钱剑。金钱剑就像被一张网束缚住了,动弹不得。上面的灵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漆黑覆盖。

法器被毁,主人受伤。

九叔吐出了一口鲜血,惊怒道:“结丹期的魔焰!”

神秘的黑袍修士趁着机会,背着棺材跳过墙壁逃走了。

九叔正要去追,与秋生打斗的黑僵,似乎是得到了什么指令,直奔九叔而来。

(QQ群7:399062588)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