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零点书院 > 科幻灵异 > 鬼校迷局 > 皇天玉玺 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 算人者,人恒算之!

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 算人者,人恒算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可是,你们还是失算了,要不是含烟误打误撞地用鬼门十三针,破了旱魃李自成的罩门,估计我和黑衣人一号他们,都会死在那里吧”我冷哼一声说道。

    “或许吧,但就像你说的一样,误打误撞之下,到底还是让你得手了,或许,这也是你气运加身的另一个证明吧!”秦梦空叹了一口气说道。

    我闭上眼睛,努力压抑心中的怒火,好一会才睁开双眼问道:“我一直以为,我从湘西回来时,你遇到的那次抢劫车祸案件,是幕后凶手,不,现在应该说是蚀天邪道,为了阻止我们提前布置七邪逆天,而策划的一场拖延事件。现在回想一下,那应该是你使的苦肉计吧”

    秦梦空点了点头:“不错!你这个人,太聪明,柳天启假取真送狐仙尾的计划败露,加上帮你取得旱魃心的事,也被你看穿,所以你早就开始猜测,烛天邪道会用什么方法,从你手中把七邪捞回去。而我,是你身边,除了你自己和你叔叔以外,唯一一个知道你要用七邪逆天改命的人,也是唯一一个能接触到七邪的人。如果,我这边出现问题,你会前功尽弃!”

    “这让我不得不警惕。虽然以我对你的了解,你应该不会怀疑到我,但不经历这么一场苦肉计,让你彻底消除疑心,在心中断定将我和蚀天邪道的人不是一路的,你又怎么可能在事后,将七邪放心的交给我研究布阵呢”

    “所以,你就和蚀天邪道的人商量,利用他们掌握在手中的那个地府逃犯,不惜自己重伤,演了一场苦肉计!”我咬了咬嘴唇,不自己觉地握紧了拳头。

    “是!正常情况下,如果我真的有问题,肯定会第一时间过来,从你手中取走旱魃心以及其余六件邪物,带回去研究,而我故作不知的来了一场车祸,反其道而行,尽量延后接触到七邪的时间,这样,你不但疑心尽去,还开始怀疑这是幕后凶手拖延时间,为暗中夺取七邪创造机会!”

    我冷笑接口:“然后,等一切准备就绪,找一个你孤身一人研究七邪逆天的时候,让精通五鬼搬运术的柳老鬼,在我和我大叔眼皮子底下,玩了个狸猫换太子,成功盗走七邪,并且施施然地从大叔眼前离开,就此人间蒸发是吧”

    “基本上,是这样吧!”秦梦空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似乎向我叙说完这些,也放下了心中的一些包袱。

    我心里本来一直憋着一口闷气,可看着秦梦空有些萧瑟落寞的样子,没来由地突然平静了许多,虽然被欺骗,被算计,可算计欺骗我的人,似乎也不好过。

    这是不是应了一句话,算人者,人恒算之!

    “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秦梦空仰首看了一眼天空,淡淡问道。

    “当然有!”

    “你说!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

    我微微一怔,惊讶地问:“你身上没有像唐明亮和明楼一样,被烛天邪道在魂魄里留下禁制”

    秦梦空摇了摇头:“没那个必要!”

    “为什么”

    “作为从加入烛天邪道的最开始,就被蒙在鼓里的秦氏一族,在延续了这么多代以后,其实已经是蚀天邪道手里的面团了,任由他们捏扁搓圆,塑造成他们想让我们变成的样子,也就是说,除了那个该死的宿命以外,他们想让我知道的,我们就知道,他们不想让我们知道的,我们就一无所知,所以,对他们来说,我的威胁不大,尤其是在我帮他们拿到了七邪之后,他们花费在秦家身上的心血,已经得到了回报,之前的所有布置,也已经成为过去式,他们根本不怕我说出来。所以,我也和唐明亮、明楼一样,成为一颗无用的弃子,出现在你们眼前。”

    “怎么会是无用的弃子呢至少,你可以告诉我,他们的身份!”我皱眉道。

    秦梦空再次苦笑摇头:“说来,你可能不信,虽然我出身蚀天邪道,是他们名义上的少主,可是,我对他们的了解,并不比现在的你多多少,尤其是那个首领!”

    “这怎么可能”

    “平时和我打交道的最多的,除了一个老仆以外,就是你见过的黑衣人一号那几个,他们出现在我面前时,也从没有摘下过面罩,露出真正的面貌,还有那个首领,他比黑衣人一号等人,还要神秘,这个人,似乎一直存在,却好像又不是……”

    “什么意思”

    “我很小的时候,我父亲曾经跟我提起过,这个所谓秦氏一族倚为最大臂助的神秘人,从烛天邪道成立之初,就一直存在,我秦氏一族传承了这么多代,每一代人的身边始终都有这么一个人的身影。可是,这个人却又似乎不是一个人,因为虽然他每次出现时都遮掩了外貌,但体型还是有些差异的。也就是说,在这中间,这个位置上的人,似乎换了很多次,换了很多人,但无一例外的,他们对烛天邪道的熟悉和控制,都和以前一样。父亲说,他怀疑,这个人也和秦氏一样,也是一代传一代!”

    “那么,这一代或者说现在的这位首领,你见过吗”我眯着眼睛问道。

    “见过,但距离不是很近,而且对方在外围罩了一个宽大的斗篷,看不出体型。关于他,我能告诉你的是,这个人离你我都不远,而且他个头应该也不高!”

    “为什么”

    “离你我都不远,是我的直觉,而个头不高,是因为我偶然一次,看到过他走路的步伐,发现他每一步跨的并不大!”

    “那他是男是女”

    秦梦空摇头:“不清楚,听嗓音是个老迈的男子,但不排除他用了变声器!”

    我缓缓点了点头,沉默一会,又开口问道:“关于我老爸的事,你知道多少,你知道……他在哪吗”

    秦梦空的反应,再次让我失望了,他摇了摇头:“我没见过你爸,甚至没有从蚀天邪道那里,听到过你爸的任何消息。”

    “怎么可能景南大学不是一直都在你的监视之中吗我爸是冲着那个小池塘去的,你会不知道”

    “你忘了,那段时间,我不在景南……”
手机用户请访问:m.00sy.net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