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丹劫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这等妖兽材料,只能说是下等品,眼光高的筑基修士自然看不上。
但是张世平自己都还没怎么锻造过法器,这头死掉多时的风鸷鸟双翅,用来练手那是再好不过。
“这位道友你这头风鸷鸟可实在是……”张世平传音给他,语气揶揄,能压价的话,他自然是想将这头风鸷鸟价格压的更低。
而在张世平心里,则想着这头风鸷鸟怕不是这人猎杀的,不然怎么会存到现在尸身灵力的几乎溃散,价值大减的程度。
如果是刚死掉的二阶上品妖兽,早点将尸身处理保存好,那远远抵得上自己这些心魂丹,并且还能富余许多。
黑色面具修士见张世平没有直接拒绝,心中也是高兴,他也知道这在雪峰顶捡到的风鸷鸟尸身,因为妖兽死去多时,灵力溃散,价值也已经不大了,就当做废物利用,省下一笔灵石。
双方一个想卖一个想买,两人商量了几句,谈妥以后,张世平取出心魂丹,那人仔细一瓶一瓶查看丹药质量,确认以后又传音给张世平,随后就在自己储物袋中又取出四百五十块灵石在地上。
自己则将心魂丹全部收进自己储物袋中,张世平也立马将这具风鸷鸟尸身和四百五十块灵石,也收进自己储物袋中。
张世平事情了结以后,就不再逗留,就直接驱使飞行法器下了第九层楼,飞向其中一处洞口隧道后,收起法器,快步通过。
在快到出口的时候,张世平伸手从自己储物袋中取出飞舟捏在手中,在踏出去的一瞬间,青灵古舟一扔,在半空中清蒙蒙灵光闪烁,他人直接一闪,踏在飞舟上。
飞舟在张世平操控下立马朝着天上飞去,速度比正常时候要快几分,在空中,张世平把穿在身上的黑色斗篷一脱,毫不迟疑地扔出飞舟灵光护罩之外。
黑色斗篷瞬间被天上大风卷走,飘飘忽忽,辗转落在几座山之外,挂在一颗老树树梢上,不多久,有两个修士驱使飞行法器,远看着挂在树梢上的斗篷。
随后,其中一人坐在飞行法器上,脸上青红灵光流转,这个筑基中期修士的神识,竟然在秘法的加成之下探知到近乎四十里外,不差于筑基后期修士。
另外一人则驱使着一面绣着青色蛟龙的旗子,注意四周。
过了一会儿后,那个坐着的修士,脸上青红两色灵光收敛,他站起来对着同行的那人摇了摇头,“没有人在附近。”
随后两人有些心不甘情不愿地离去,不过走了没一盏茶功夫,两人就又重新转回来,发现真的没人在以后,才真正离开。
而在远处,张世平摘下绿纹面具,换上一身月白色长衫,青灵古舟速度丝毫不减,朝着焦作宗地界飞去。
只不过他仍是那副黑脸模样,和身上这套衣服根本不相配,夸张点说就好像一根炭条裹着层白布。
丢掉黑色斗篷之后,张世平又仔仔细细检查了自己全身上下,没有发现别的标记以后,他才松了一口气,但是青灵古舟的速度可没有丝毫放缓。
张世平接连赶了近三天的路,才回到焦作宗也昆山洞府之中。
一进到洞府之中,张世平就立马从储物袋取出那头冰冻在寒冰之内的风鸷鸟,小心翼翼融化掉冰块后,连根将风鸷鸟那双翅膀取下,放在聚灵阵法之中,先用灵气滋养,让其双翅灵力不至于继续流失。
其余的皮毛骨肉,张世平卖给了宗门其他的筑基修士,当然这头风鸷鸟尸品质也就那样,价格自然不会太高,也就是回个本而已。
张世平他没有直接炼制和风鹏御配套的翅膀法器,原因是《金石录》上炼制方法记载不完全。
为了真正解读兽皮书原文,看书中到底有没有记录翅膀法器炼制方法,张世平一头扎进藏经阁中,将古文古字这等金石考据书籍玉简全部都复制一份后,就回到洞府之中不断钻研,希望能从那兽皮书中获取到法器炼制方法。
毕竟那莫谷只不过是一个练气散修,所能接触的东西肯定比不上焦作宗藏经阁中所珍藏的古文书籍玉简。也许并没有全部翻译出来这兽皮书的内容。
……
半年以后,张世平靠着从莫谷那里得来的《金石录》,再加上藏经阁中几十本有关各种古文书籍,终于把那兽皮书原文全部翻译出来,连带着古文读音,张世平也自学着。
在也昆山洞府静室之中,那静室顶镶嵌着明珠月石,室内光亮清幽,但是张世平仍旧习惯地点燃着青铜灯火。
张世平落笔完最后一字,将狼毫笔搁在笔架上,这笔架像老树根,蟠曲万状,长止七寸,宛若行龙,鳞角爪牙悉备,摩弄如玉。若是世俗文人墨客见此,定然欢喜若狂。
不过张世平现在脸上半分喜色都没有,他盯着自己所翻译出来的兽皮书,与其中那莫谷《金石录》所记载的风鹏御功法相互对照,又极其仔细地查看玉简,反复琢磨。
原来在那本《金石录》当中记载的,竟然有两处灵力运行流转经脉出错,其中一处无关紧要,错了也只不过是灵力运转稍微不畅,转化为自身法力慢了一分,另外一处也只不过是个小问题,但是也不知道是不是那莫谷散修故意为之,那两者一齐出错,如果修行此功法,起初正常无事,但是自身丹田会慢慢受损,怕是几个月后,伤势就会爆发。
这等丹田受损的重伤,如果换成普通筑基修士,那少则也需要修养两三年时间,期间还得服用许多珍贵灵丹妙药。
张世平拿起《金石录》,皱着眉头,这本书籍通篇除了那两处之外,都没有任何错误,看来对于从其他修士得来的功法,最好还是自己先揣摩揣摩,不能盲目无脑修行。
这让张世平额头不禁冒出冷汗来,他擦了擦,心中除了后怕之外,还有几分幸庆自己不是风属性灵根。
不过这种想法刚出来,张世平面色古怪,自己一个三属性灵根的修士,竟然会冒出这种想法来。
而那与之配套的翅膀法器炼制之法,那兽皮书上还真的就只有炼制开头几句,这样一来,张世平就只能干瞪眼。
在洞府静室内,青铜灯火摇曳,张世平看着靠灵石灵气滋养的风鸷双翅,在这小半年时间已经耗费了张世平七颗灵石。
他在静室之中静坐了半夜,想了许久,最后下定决心,起身走出洞府,朝着无心湖方向飞去。许师叔作为一个金丹修士,见多识广,不知道是否知道这种法器的炼制方法,不知道的话,最起码也能给点建议,指导一下自己。
张世平驱使青灵古舟,想着许师叔会不会看在先祖份上,接见自己。
毕竟大半年前,他已经赠与了自己这一艘二阶飞舟,先祖那时候应该也只不过是传授许师叔修行功法而已,这一艘二阶飞舟已然足够还上领路授法之恩。
张世平觉得自己可不能自以为是,让许师叔以为自己不知进退,白白恶了这位许师叔。
清晨,焦作宗中,远处群山中有飞鸟展翅,阳光柔和,透过晨雾,青灵古舟在离着树冠几十丈高的地方飞过,转眼就飞过一座又一座山峦。
前方突然传来一声惊雷,挈带天地之威,让张世平心中一阵,本能地激荡自身法力,火鸦罩瞬间浮现在自己周身。
这不是普通的惊雷,张世平立马停下飞舟,浮悬在空中,惊骇望着传来的磅礴灵压。
他施展天眼术,驱使青灵古舟缓缓飞上前去,在距离五六十里的地方停下来。
那传来惊雷的地方离焦作峰不远,张世平远远看到在那里,已经凝聚出一大片乌云,足足有数里方圆,乌云浓重如墨,银紫色闪电在云中穿行,分裂,跳动,好似狂蟒乱舞,发出震耳欲聋的惊雷,直传到几十里外。

章节目录